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现代文学 > 乔布斯传,苹果以强化保密提升企业竞争力

乔布斯传,苹果以强化保密提升企业竞争力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8编辑:现代文学浏览(200)

    企业文化

    曾有记者问乔布斯:「你的特长在于招聘最好的人才?」

    乔布斯回答说:「不完全是招聘。招聘到人才后,还必须为人才创建最好的环境,让这些人切实感觉到,他们身边到处都是与他们一样出色的人,他们的工作有巨大的影响力,且是一个强有力的、清晰的远景目标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除了招聘到最好的人才,乔布斯也会努力为这些人才创建一个最好的工作环境──这个包含各种软硬件因素在内的大环境,通常也被称为企业文化。

    今天的苹果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库比蒂诺无限环岛路(Infinite Loop, Cupertino),是一组排列方式别具一格的办公楼群。这一片办公楼群由6幢低矮的办公楼组成,整个园区建成于1993年,最初只租售给研发型的公司,6幢大楼也因此被命名为「研发1号」到「研发6号」。事实上,「无限环岛」这个名字就是从编程里「无限循环」的概念得来的。

    乔布斯主管Macintosh团队时,苹果就开始逐幢逐幢地搬入无限环岛及其附近的办公楼。乔布斯回归后,园区内除了苹果公司占据的办公室以外,又搬入了一些非研发性质的公司,6幢大楼随之被改名为「无限环岛1号」到「无限环岛6号」。苹果员工还亲切地把园区西南角停车场外一家孤立的连锁餐馆戏称为「无限环岛7号」。

    驾车行驶在无限环岛1号及其周边,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别样的稳重与内敛。道路周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外观缺少变化的办公楼在路两旁错落有致,园区里很少能看到在谷歌总部园区经常见到的动感色彩与造型。园区正门的商店除了销售苹果产品外,还销售带有苹果商标的T恤、帽子、马克杯、水壶、衣服等纪念品。走到园区6幢办公楼中央的庭院里,访客总会感觉到,这里是一个优美、恬静的花园,而不是那些正在开创未来的、激情四溢的工程师们办公的地方。

    实际上,乔布斯想在苹果内部营造的,是一种既面向未来、面向技术精英,又井然有序、制度严明的企业文化,这种文化既不像谷歌的企业文化那样完全以技术和创新为主导,又不像IBM的企业文化那样过分强调等级和结构。可以说,乔布斯的苹果所代表的,是一种专制氛围烘托下的创新文化。

    顺便说一句,随着公司规模不断扩大,苹果正在距离无限环岛路大约1英里的地方兴建新的办公园区。2011年6月7日,乔布斯在库比蒂诺市政会议上,亲自为大家展示了新园区的设计方案。新园区预计在2015年完工,将成为一个占地150英亩,可容纳12000名员工的超级办公区。那块地皮原先归惠普所有,乔布斯显然是利用早年积累的人脉,说服惠普将地皮转让给了苹果。乔布斯说:「你会发现新园区看起来像一艘正在降落的飞船。大楼将是环形的,且全都是曲面玻璃。我们将之前建造苹果专卖店的经验搬到了这里。」

    一方面,苹果的企业文化充满自由创新、不循规蹈矩的因素。曾在苹果工作6年之久的李开复回忆说:「苹果的文化是工程师文化。当年,有一位工程师自称可以做出比英特尔更好的芯片,斯卡利就给他买了一台价值1500万美元的克雷(Cray)超级计算机。后来,在发现根本不可能跟英特尔竞争,几千万美元都是在白白浪费之后,这个项目才被取消──对苹果来说,这是一次错误,但也是苹果工程师文化的一种体现。」

    苹果的工程师在工作中一派天马行空的作风。1994年,苹果的工程师们在研发Power Macintosh 7100电脑时,把项目的内部代码命名为卡尔·萨根(Carl Sagan),这是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兼科幻小说作家的名字。尽管项目的内部代码并不公开,但卡尔·萨根先生本人却不知从哪个渠道得知了这件事。极其在乎名誉的萨根先生怕这个内部代码真的变成了产品名字,一怒之下起诉苹果,并发了律师函,要求苹果改名。苹果同意改名,但工程师们却报复性地把项目名字改成了「BHA」,这个缩写其实是「大头鬼天文学家」。萨根再一次被激怒,将苹果告上了联邦法院。不过,法官还是没有支持萨根先生的诉讼。为了取笑萨根,苹果工程师又改变了项目的内部代码,这一次,Power Macintosh 7100被工程师们称做「LAW」,这实际上是「律师都是胆小鬼」的缩写。

    在乔布斯的感染下,苹果员工真心地认为,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工作改变世界。在苹果,工作几乎被上升到为信仰献身的程度,就像宗教一样。例如,一遇到新产品发布的日子,员工们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彻夜不眠地为第二天的主题演讲做准备。乔布斯或其他高管在台上开始演讲后,苹果的员工们则会狂热地聚集在办公室、食堂或咖啡馆里观看直播,这些员工几乎和参加发布会的「果粉」一样兴奋。一位苹果员工说:「参加或观看发布会是在苹果工作时最美妙的体验。」

    另一方面,苹果也差不多是现代IT企业里对员工要求最严格的公司之一。苹果可不是一家可以随便打哈哈的工作场所。一位苹果前设计师说:「当然,苹果是一个非常严格、无情的工作环境。」而一位苹果前产品高管则说:「虽然要求严格,但苹果的态度是,你在一家生产全世界最他妈酷的产品的公司工作,你够荣耀的了。那么,请闭上你的嘴,好好工作吧。」

    与Macintosh的「海盗团队」时代不同的是,在今天的苹果总部,你看不到太多穿着短裤和人字拖的工作人员,也看不到装饰得很有个性的办公隔间。乔布斯当年回归苹果后,就对员工作出过严格的规定,包括园区内不准吸烟,禁止带狗进入园区等。这种情形完全和谷歌的办公环境相反。要知道,在谷歌,不但可以带狗上班,甚至还有「穿睡衣上班日」、「带小孩上班日」这样的活动,公司里随处都是好吃的和好玩的。

    乔布斯还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给园区内的上万名员工。因为学佛的缘故,乔布斯自己是一个只吃鱼和素食的「鱼素食主义者」。有一次,在公司会议上有人问乔布斯,他对公司内部什么地方最不满意。乔布斯回答说:「员工餐厅。」很快,乔布斯更换了餐厅的全部厨师和食品采购员,并专程从他喜欢的一家餐厅聘请了新的厨师。大家不久就发现,乔布斯自己最爱吃的豆腐成了员工餐厅菜单里的主角。

    保密是苹果企业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每个加入苹果的员工都被近乎苛刻地要求遵守各种保密制度,例如,员工不得在博客或任何其他公开渠道谈论任何与工作有关的内容,也绝对禁止和配偶讨论有关公司的事情,在公司工作时,很多涉及保密或法律相关的事情都不能在电子邮件中讨论。对于外界关于苹果的负面报道,苹果的公关部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保持沉默,普通员工更是禁止对外发表任何看法。保密项目或艾维所负责的工业设计团队的员工,每天上班都要穿过严防死守的安全门,每道门都要刷卡、输入密码才能通行。办公室的保密区域都装有摄像头,最保密的东西甚至用黑布包裹,一旦取下黑布,就有红灯亮起,以提醒员工加倍小心。

    实际上,各代iPhone和iPad发布前的几次外观泄露事件,大多是通过苹果的合作伙伴特别是代工厂泄露出去的。2010年,苹果的工程师在一家酒吧喝酒时,不慎丢掉了他当时正在测试的iPhone 4原型机,好事者将手机卖给科技网站Gizmodo,造成了苹果历史上最著名的员工泄密案,这也许是苹果自身近年来出现的最大保密漏洞了。

    严格的管理也体现在员工日常工作的方方面面。一位苹果中国的员工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到上海出差,住在公司规定的五星级酒店里。在苹果,员工出差住酒店必须住公司建议的酒店,对于不在公司清单里的酒店,即使价格便宜,也不能住。这位员工在酒店里为即将召开的会议准备材料。大会要求同声传译,必须为每个同声传译员预先准备好所有幻灯片的打印稿。这位员工算了算,所有打印稿共有1千多页,如果在酒店的商务中心打印,每页价格高达10到12元人民币,总计费用将超过1万元,还不如就近买一台轻便的打印机,在酒店房间里自己打印便宜。但即便是为公司省钱,这样的事情也必须报请上级批准。这位员工给经理发了电子邮件,直到收到经理肯定的回复后,才去买了打印机,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

    虽然苹果的企业文化以严格著称,但苹果人还是很喜欢苹果的工作环境。苹果的人才流失率一直很低。

    苹果公司的一位猎头说:「人们加入苹果并留在这里工作,是因为他们信仰公司的使命,尽管对他们个人来说,可能不是每时每刻都会开心。」

    苹果一位前副总裁则说:「在乔布斯的团队,员工工作起来还是非常开心的,不会因为乔布斯是天才,就觉得自己的创造力受到了压抑。乔布斯在预测未来方面非常出色,想法通常领先所有人三年左右。虽然他也不是一贯正确,但员工还是很高兴能有人预见到未来的产业趋势,他们为拥有一个对产业有如此深刻认识的领导者而骄傲。」

    苹果是高端设计的代名词,但是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这家传奇企业内部的设计流程。即使是苹果的内部员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无缘接触传说中的苹果设计工作室的。所以,我们只能尽力搜集并拼凑相关的采访,进行有限而合理的推断,来还原这家传奇企业里的设计师是如何进行设计工作的。

    铝道网一个自闭的“王国” 与大多数公司侧重对外保密不同,苹果以加强内部保密为重点。竞争对手窃密成功主要是由于内部泄密。 美国《财富》杂志主编阿达姆·洛辛斯基今年初发表他的新着《苹果内幕——较令人敬佩而秘密的公司运作情况》,指出严格的保密是苹果(NASDAQ:AAPL)获得竞争优势的诀窍。作者通过广泛采访苹果已退职的员工,了解到公司加强保密的背景及措施。本文证明了乔布斯不仅是杰出的技术创新天才,也是企业管理独出心裁的高手。以下是该书的基本论点。 保密的指导方针 一,侧重内部保密。保密是技术公司竞争优势的基本保证。与大多数公司侧重对外保密不同,苹果以加强内部保密为重点。竞争对手窃密成功主要是由于内部泄密。但加强内部保密往往与提高工作效率相矛盾,也给管理工作带来麻烦,而且透明度是企业的美德,因此内部保密之难远远超过对外保密。 苹果保密工作另一特点是事事保密。苹果明知这样做有点过分,但他不厌其烦地告诫员工祸从口出,不要让自己丢了饭碗。公司内部商品出售的T恤衫上面标印着:“我参观了公司的园区,但我能讲的仅此而已。”这句话体现了苹果对保密的基本要求和原则。 二,确定了解不同机密深度的员工,这是决定保密重点的依据。在苹果掌握机密较深的有以下三类员工:一是工业设计工程师,其中一部分人与乔布斯共事过,他们终身供职。他们工作的场所工业设计实验室蜚声世界,但由于集中了公司的核心机密,能进入者寥寥无几。二是杰出的工程师、科学家和技术专家,这一由少数人组成的团队简称DEST。他们无管理责任,但熟悉公司重大技术机密。三是参与开发现售重要产品与服务的科技人员。比如随着iPhone和iPad的热销,现在开发移动通信操作系统的软件工程师较“酷”,他们掌握着热门关键技术。接下来是同iTunes、云计算与在线服务机构有关的硬件工程师和重要产品推销员。较后是一般产品推销员、人力资源与客户服务人员。 三,加强对新产品投放市场前的保密。苹果把新产品投放市场视同好莱坞大片周末首映,要加大轰动效应,要的就是出现其粉丝们漏夜排队争购新产品的场面。保密愈严密,粉丝悬念愈深,购买欲愈强。泄露新产品信息愈早,负面作用愈大,包括为竞争对手准备回应对策提供时间,招引评论家对产品的挑剔等风险。尤其重要的是由于客户等待新一代产品面市造成现售同类产品滞销,结果大批产品积压,较后被迫削价处理,造成严重经济损失。这方面的教训,在产品勤换代的IT产业界已屡见不鲜。把握新产品投放市场时机是一门大学问。 具体的保密措施 首先是有利于保密的建筑设计。公司园区的足球场、排球场、内部商店、咖啡厅、室外餐馆等遮掩着机要办公楼。办公楼都是密封式,客人难以随意进出。窖式办公室大部分无窗,有窗也是整天拉紧窗帘。它们没有正式的门。 其次是严密的保密系统。规定各类人员接触机密的范围。会议讨论某个课题时,优选要查清与会者的身份。实际上每个课题都只是公司要解决难题的一个部分,难题的整体情况只有公司的顶层才知晓。公司要求员工把基层研究组当做是“敌后战线的抵抗组织”,时刻注意发现违规人员,发现后就不再向他提供信息。 再次是严格的纪律。公司明确规定:泄密者,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发现后立即解雇。乔布斯习惯利用内部广播谈论机密问题,但他在较后总要说,泄漏会议机密者不仅要被除名,而且要面临律师的面起诉。工程师在参加某个项目时,要专门签订保密的协议,保证不对外谈论项目机密,包括自己的妻子与子女。公司向员工发放专门记录机密的手册,纸张有水印。如果手册被无关人员翻阅,本人要被解雇。硅谷各公司员工相聚时经常交流情况,但苹果人守口如瓶。有时人们谈笑正欢,看见苹果人来了,立即改变话题,他们被认为是“自外于技术世界”。 第四,隔开科研小组。尽量把它们隔离得远些,禁止相互串联,互通信息。 第五,限制员工活动范围。员工都佩戴标牌,规定行动的地点。禁止走近在建工地。 第六,对新员工的考察。他们报到后的靠前课是保密教育,要他们知道苹果是与众不同的公司,必须严守公司机密,并进行告诫。他们先到不是被分配的单位工作,由所属经理考察是否靠得住。 费解的谜团 一向崇尚个人自由的美国人,为何会对苹果的清规戒律俯首帖耳,颇令人费解。实际上许多苹果人都感到在公司工作没有乐趣。作者认为苹果的环境与企业文化是合作与相互配合,它的组织结构是指挥与控制的军队模式,个人活动的空间和时间很有限,苹果被称为“顽固的奇客,痴迷工作,两耳不闻窗外事”。 苹果的待遇较高,由于员工据有股权,公司已造就不少百万富翁。但是硅谷的公司工资都不低。苹果人像一匹戴着眼罩的马,只知一直往前跑。但苹果人都有一种自豪感,认为自己研制的产品很“酷”,当他们在酒吧间看到90%的人都携带本公司制造的器件时,感到自己也“酷”了。这种教徒式的信念,也许是他们循规蹈矩的原因之一。不过在今年2月“财富”杂志发布的《员工较乐于竞争力的100家较佳公司排名榜》中,高居榜首的是管理宽松的谷歌,苹果则名落孙山。

    不是天才就是笨蛋

    安迪·赫茨菲尔德在《苹果往事》里讲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

    1982年1月赫茨菲尔德和乔布斯一起面试一个资深的应聘者。不过,应聘者一走进会议室,赫茨菲尔德就猜到这家伙会遇到麻烦。那个应聘者看起来十分紧张,回答前几个问题时总是支支吾吾的。

    乔布斯开始不耐烦了,他不时朝天上翻着白眼。

    突然,乔布斯问应聘者:「你是几岁失去童贞的?」

    「什么?」应聘者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处男吗?」乔布斯用另一种方式重复了自己的问题。赫茨菲尔德和在场的人笑出了声。应聘者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根本不晓得乔布斯在干什么。

    看应聘者不答话,乔布斯又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你嗑过几次迷幻药?」

    应聘者涨红了脖子,目光呆滞地看着乔布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赫茨菲尔德把话题引回了技术讨论。但应聘者还是不能很好地回答技术问题。

    乔布斯再一次不耐烦了起来,他开始学起火鸡的叫声:「呱、呱、呱、呱。」

    赫茨菲尔德实在受不了了,开始大笑起来。乔布斯自己也笑了。

    可怜的应聘者总算还有些自知之明,他站起来对乔布斯说:「我想我不适合这份工作。」

    「你的确不适合。」乔布斯说,「面试到此结束。」

    不知道当年的赫茨菲尔德在送走应聘者之后,到底对这次奇特的面试经历作何感想。相信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不会理解乔布斯为什么要这样当面羞辱应聘者。事实上,在大多数美国公司里,面试官是绝对不可以问应聘者任何有关个人隐私问题的,别说是不是吃过迷幻药、是不是处男了,就连宗教信仰、家庭情况也不能问,否则就有歧视和侵犯隐私的嫌疑。可所有这些条条框框,在乔帮主面前,全变成了没有任何意义的臭狗屎,只要乔帮主喜欢,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后来很多讲乔布斯的书在提到这个故事的时候,都试图给乔布斯的出格做法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一种最流行的说法是,乔布斯之所以问对方迷幻药、处男之类的古怪问题,完全是为了考核应聘者在面对各种非常情况时的应变能力,这是乔布斯考察和鉴别人才的一种方法──拜托,就算是想为乔帮主脸上贴金,也不要做这种侮辱读者智商的事好不好!乔布斯当众羞辱应聘者,这件事要什么理由!乔布斯本来就是那么一个人嘛,只要兴之所至,哪管你什么规矩方圆,既然可以劈头盖脸臭骂做不好事情的员工,为什么就不能冷嘲热讽地赶走一个回答问题不靠谱的应聘者?

    这件事背后的理由有且只有一个:在乔布斯这种二元性超强的人看来,来应聘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笨蛋,没有过渡状态。对天才,乔帮主热烈欢迎;对笨蛋,乔帮主就是要亲眼看着对方狼狈地滚蛋。

    其实,在苹果内部,乔布斯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对待那些做不好工作的笨蛋的。苹果市场经理比尔·库里(Bill Curley)回忆说:「有一次,我和乔布斯还有几个其他经理在一个会上,乔布斯穿着短裤、跑鞋,没穿袜子。他对一个人不满意,就干脆脱掉自己的鞋,然后把光脚丫子放在桌子上,用脚底板对着那个人的脸。」

    还有一次,在公司食堂,乔布斯摇着一头棕色半长头发,对着100多位负责内部IT系统的员工,怒气冲冲地说:「你们都是一群笨蛋!如果你们有本事,你们就应该去研发电脑。」当时那100多个笨蛋里的一位,前苹果员工彼得·卡瓦诺(Peter Kavanaugh)说:「见到乔布斯就意味着被羞辱,你会被鄙视。乔布斯必须是正确的,即便他错了。」

    这就是乔帮主的识人、用人之道。在乔帮主的眼中,世界上的人只有两种:是天才,就要千方百计地抓住;是笨蛋,就要毫不犹豫地鄙视。

    拿Macintosh的「海盗团队」来说,乔布斯的信条是,「海盗团队」里每一个人都应该是最出色的海盗,而且,因为最好的海盗一定也有同样出色的朋友,乔布斯鼓励团队的每一个成员推荐自己的朋友加入苹果。

    乔布斯说:「每个最好的工程师都是一个巨大的人才倍增器。」

    乔布斯为成功推荐朋友的员工开出了500美元的奖励,这在当时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而且,Macintosh团队还经常让最好的工程师定期回到自己的学校去,在他们的师弟、师妹中招聘最好的人才。

    1980年春天的一个下午,乔布斯和苹果其他员工一起到斯坦福大学作招聘演讲。当时的斯坦福大学学生,后来成为苹果市场总监的迈克·莫瑞回忆说:「我们坐在一个屋子里,演讲正在进行,一个年轻人突然闯了进来,他穿着马甲和蓝色牛仔裤,就和我们这些学生没什么分别。他不顾当时还有苹果的人正在演讲,就直接跳上桌子说:『嗨,我是史蒂夫·乔布斯。你们想让我说点儿什么?』我当时听了他的演讲,特别兴奋,就直接逃课跑回宿舍,查到苹果公司的电话,打电话给他们。我说:『有一个叫史蒂夫的人,因为他的演讲,我想成为苹果的暑期实习生。』」

    2007年,有一位普通的华裔女学生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加入了谷歌公司。《纽约时报》一篇报道谷歌人才策略的文章采访了这位女学生。没想到,乔布斯看到了这篇报道。求贤若渴的乔帮主居然亲自拨通了这位女学生的电话,在电话中问她为什么不选择苹果,请她谈谈自己选择雇主的原因。

    即便是在近几年,乔布斯也经常亲自面试重要岗位的人。据苹果中国的员工透露,苹果中国的核心管理者,以及重要的销售代表,进入公司时都经过了乔布斯的亲自面试。

    乔布斯面试一位应聘者时,通常不会预先准备什么方案,许多问题都是一边和应聘者聊,一边想到的。他喜欢从应聘者不熟悉的角度提问题,经常会让应聘者设计一个全新的产品,还经常在面试时与应聘者展开针锋相对的辩论。他只想雇用那些对于产品有着完美的理解,可以经得起他的周密盘问,与他当面交换意见时也毫不怯场的应聘者。

    乔布斯把他最想雇用的天才员工称为「A级」,也就是比「B级」和「C级」都出色的那种人。他常说的一句话是:「一旦你雇用了一个B级的人,他们就会带进来更多的B级和C级的人。」

    只要符合乔布斯关于「A级」的定义,那无论你有没有资历、有没有文凭,他都会迫不及待地把你招进苹果。当年初创苹果公司时,乔布斯就雇用过一个名叫兰迪·威金顿的小伙子。威金顿当时还是一个高中生,加入苹果后成了苹果的第6号员工。后来,威金顿主持开发了著名的MacWrite软件,证明乔帮主看人的确很准。

    当然,并不是每个天才都有机会被乔布斯的慧眼发现,有的天才进入苹果纯粹是靠自己的执著。后来成为Palm公司CEO和Handspring公司创始人的唐娜·杜宾斯基当年曾是苹果的员工,她加入苹果的经历就很不寻常。杜宾斯基毕业于哈佛商学院。在课堂上,她看到了运行VisiCalc软件的Apple II电脑,被Apple II和VisiCalc处理电子表格时的神奇魅力所震惊,她决定到苹果找一份工作。可经过面试,苹果拒绝了她的申请。原因是,此前苹果从来没招过哈佛商学院毕业的学生,苹果的大多数员工都是技术背景出身。不服输的杜宾斯基干脆赖在苹果公司不走,她一整天就坐在面试的房间门外。每次看到苹果负责招聘的女士走出房间,杜宾斯基就迎上去攀谈。直到当天快下班时,杜宾斯基的执著感动了苹果员工,她获准进入后续的面试并成功得到了一份工作。

    不得不再次提到,乔布斯回归苹果后,从庞大的设计团队里慧眼识英雄,发现和提拔大师乔纳森·艾维的故事,实在是乔布斯识人、用人经历里最得意的一笔。回归后的乔布斯对当时苹果所有产品的设计都不满意,想把负责设计的一班人全部换掉。乔布斯专门找了猎头公司,让他们四处寻觅符合自己要求的设计师,而苹果当时的主要设计师,包括乔纳森·艾维在内,都在乔布斯的裁员名单里。幸运的是,乔布斯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合适的替代人选,就惊喜地发现,原来自己苦苦寻觅的大师级人物就在公司内部。乔布斯像所有知人善任的君主那样放手使用艾维,让艾维以苹果首席设计师的身份把握所有产品的设计方向,还特别为艾维打造了全公司最神秘也最有价值的工业设计团队。乔布斯回归并发现艾维的这段佳话,绝不比历史上三顾茅庐、月夜追韩信之类识人、用人的精彩故事逊色。

    关于为什么一定要寻找杰出的人才,乔布斯在一次采访中说:「我想,我一直去寻找的,是那些真正聪明的人、愿意与之共事的人。我曾经做过的所有事情中,没有哪件主要的工作是可以由一两个人、甚至三四个人独立完成的。有些人,比如米开朗琪罗,可以独自完成宏伟的艺术巨制,但其他的工作,比如制造半导体电路或波音747飞机,都需要团队的协作。为了完成那些无法由一个人单独完成的工作,你必须去寻找非凡的人才。」

    乔布斯继续说:「这里面的关键在于,生活中,通常两个平均质量的东西,在价值上就能抵得上一个最高质量的东西。比如,在纽约,最好的出租车比平均质量的出租车,也就快20%左右。对计算机来说,最好的计算机比平均水平的计算机大概快30%。这里面的差别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在我关注的研发领域,我发现,通常50到100个平均水平的人才,其贡献才抵得上一个最高水平的人才。鉴于这样的差别,你肯定会建议我们去寻找人才中精华的精华,这也就是我们正在做的。只有追寻A+级的人才,才能创建一个好的团队。一个由A+级人才组成的小团队,完全可以与B级和C级人才组成的超大型团队抗衡。」

    记者问乔布斯:「不过,在一个创业型公司里,经理可能没法把太多时间花在招聘上。」

    乔布斯反驳说:「我完全不同意。我想,招聘是最重要的工作。假定你自己要做一家创业公司,而且想找一个合作伙伴。那么,你一定会花大量时间去找最合适的合作伙伴,对吗?因为那个合作伙伴将成为你的公司的另外二分之一。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肯花同样多的时间,去寻找公司的另外三分之一、另外四分之一或是另外五分之一呢?当你做一家创业公司的时候,最初加入的10个人将决定公司的成败与否。他们每个人都是公司的十分之一。为什么你不愿花同样多的时间去招聘,保证公司每个员工都是A级呢?」

    在创建Storhouse之前,设计师Mark Kawano作为高级设计师,在苹果公司工作了整整7年,他所涉及到的产品是Apetrue和iPhoto。此后,Kawano成为了苹果用户体验布道师,引导第三方开发者开发更为优质的iOS应用。Kawano同苹果公司一起度过了iOS平台向着全世界扩张的关键时期,所以,说他是苹果设计团队的关键人物,并不为过。在这次的Co.Design访谈中,Kawano讲述了他在苹果的日日夜夜。在此过程中,他还澄清了关于苹果设计和设计师的一些传说。

    作者:杨景厚2340次浏览

    图片 1

    传说#1:苹果公司有最好的设计师

    我认为人们对苹果最大的误解,就是把苹果产品的优质设计、优秀的用户体验和令人心动的细节都归功于苹果拥有最好的设计团队或者最可靠的设计流程,Kawano这么说道。但是,作为iOS用户体验布道师,Kawano每天都在与世界500强的企业打交道,同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和开发者接触,他从中认清了一些更为深刻的真相。实际上(苹果能有如此成就)是基于一种工程师文化,公司的框架本就在支撑和鼓励设计。你会发现这里每个人都在思考UX和设计,而并不只是设计师会考虑这些。并且也正是这种无处不在的思考和实践让产品如此出彩,比起单独的设计师和一个设计团队来的更加优秀。

    常有人说,好的设计是自顶向下的——亦即是CEO需要比设计师更加关心设计。而大家更多地会将注意力投放在创建这种架构的人,乔布斯。然而事实是,这种结构的最重要的地方并不在于顶上那个人,而在于它让公司下面每个人都思考设计,重视设计,无处不在。它是集体设计,而不是个人意志。

    当你走进库比蒂诺的时候,你并不会获得超能力之类的玩意。但是这个地方会让你全情投入到产品设计中来,它不会让你将时间耗费在摆弄办公桌和文具上,你也不会因为工程部主管提出更好的设计而感到沮丧。这些事情只存在于库比蒂诺之外的多数设计师和公司中,在苹果,这都是奢望。

    图片 2

    Kawano强调,苹果的每个雇员——从工程师到市场营销部门——从某种程度上都在以设计师的思路思考问题。正如同谷歌的HR会寻找谷歌式思考的雇员一样,苹果的HR在雇佣员工的时候会寻找拥有良好品味,且具备设计师式思维的员工。

    你看那些挖走苹果设计师的企业,他们最终做出了界面精致,功能有趣的应用,但是他们的产品和业绩并没有从根本上发生改变,一点都没有。他们找来的设计师仅仅只能帮他们完成界面上的设计,他们的产品并非乔布斯所说的真正设计良好的产品,因为乔布斯所说的那种整体上的设计,存在于每个环节,每个角落。设计思想是要贯穿到每个模块每个环节的,商业模式要设计,市场营销要设计,物流环节要设计,等等等等。每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

    传说#2:苹果的设计团队无所不能

    Facebook拥有数百名设计师,谷歌的设计师有1000多号人,甚至更多。但是Kawano告诉我们,在苹果,他们的核心的软件产品设计团队仅仅只是一个拥有100人的小型团队。

    我认识他们每个人的脸,叫得出每个人的名字,Kawano说道。

    大多数情况下,苹果公司并不会聘用那种特别专的设计师。也就是说,他们的设计师大多是多面手,比如,几乎每个设计师都能独立制作精致的icon和可靠的用户界面。苹果在招聘工程师的时候都会招收以设计为中心的工程师,得益于这种招聘模式,设计师团队可以与工程师团队合作得更加紧密,设计师们无需从头开始制作产品原型和高保真设计稿,新APP的设计和开发工作比起他的公司更快更深入。

    当然,现在这种模式也可能有所改变了。

    在乔布斯时代,小型而极为专注的设计团队对苹果而言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有很多点子都来自乔布斯,两者是相互依托的,Kawano说:进入新阶段之后,苹果的高层不再是一言堂了,我想苹果的设计团队会进入一个更为有趣的方式变的越来越多,这是符合逻辑的。

    据报道,目前主导着苹果软硬件可用性的乔纳森 艾维,让市场营销团队参与到iOS的重新设计中来。这是一个妙招。你想想看,市场部与设计师、工程师扒在一个战壕里面,并肩作战。这种程度的深入合作在这个行业中前所未有。

    传说#3:苹果产品的每个细节都别有深意

    苹果产品在细节上非常出众,尤其是那些无处不在的交互设计。比如,当你输入错误的密码,输入框会左右震动。这些充满意味的交互细节令人内心愉悦。当你面对它们的时候,那种令你怦然心动的感受,逻辑是无法清晰解释的。

    如此多的公司试图模仿苹果的这种思路,想以更活泼的方式来设计X、Y和Z啥的。可实际上,苹果的设计师们在发现新的杀手级动画效果或者新的数据算法之前,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要如何推进下去。Kawano解释道。事实也如他所说:如果你在这件事情上为设计师设定一个最后期限,他们是不可能拿出极为创新的产品设计的。

    图片 3

    Kawano告诉我们,苹果的设计师和工程师通常会在自己休息的时候想出绝妙的点子,比如3D的界面,或者基于物理惯性球状图标等等,然后他们可能耗费几年时间来慢慢打磨完善,直至这些东西可以在特定的场景下使用。

    他们不断地在这些小项目上测试,而团队成员也基本都知道队友们各自在折腾什么小项目,一旦当中某个项目基本完善了——比如我们需要为帐号密码输入创建一种更漂亮的反馈动效,而某个刚刚弄完的动效项目的界面还不够漂亮,但是比较好玩,用不到这个地方又不舍得扔了,于是他们会看看整个系统其他的地方是不是能够用上这种有趣的动效,然后将它应用到对的地方。

    但如果你盯着iOS中某些动效猜想它们背后是不是在下很大一盘旗那你就错了。事实上这些东西最初都是信马游缰瞎想出来的。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什么正式的素材库之类的玩意,因为这种东西多数时候也没有什么正式的素材来供他们参考,Kawano解释到:有的仅仅只是一个个了解队友在研究什么的小团队,以及一个乐于分享、喜欢合作的团队氛围和企业文化。

    传说#4:乔布斯的激情会吓倒所有人

    可能你已经听说过苹果内部的这个忠告:设计师最好走楼梯,因为如果你走电梯会碰到乔布斯,而他会问你在做什么。一般这个时候会出现两种情况:

    1、他会讨厌你做的东西,然后你会被炒鱿鱼;

    2、他会喜欢你做的东西,设计细节会引起他的注意,然后你所有的晚上、周末和假期都会贡献给这个项目。

    乔布斯传,苹果以强化保密提升企业竞争力。当Kawano聊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笑了起来,不过在他看来,遭遇乔布斯是一件极为微妙的事情。

    图片 4

    事实上,那些在苹果茁长成长的设计师都挺喜欢乔布斯的这种激情和专注的,因为他们能通过与乔布斯协作学到很多东西。同时,他们通常也都是舍得将周末和假期风险给客户和产品的人。那些对此抱怨的人,通常不太明白牺牲一切全情投入创造完美产品的真正价值所在。这就是为什么乔布斯会为了创造最好的产品而背负骂名,他会期望其他人也能一样全身心投入。他不明白如果他们不认同这一点为何会加入苹果公司为他工作。他难以忍受对于不认真对待自己工作的人,并且难以理解为什么他们选择了这样的工作,却不愿意牺牲一切去做的更好。

    当问及是否从乔布斯那里获得过有意义的忠告只是,Kawano笑道:我从乔布斯那里获得唯一积极一点的话,是他在食堂告诉我的一句话,他说食堂里面的鲑鱼不错,他想多来点。

    他很体贴,我非常希望他能插队到我前面,但他其实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这次也一样。(在工作上)他非常有趣也非常严苛,但是在工作之外,他对任何人都特别民主。所以他会在这两种角色之间来回切换,不断挣扎。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乔布斯传,苹果以强化保密提升企业竞争力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