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散文随笔 > 那些时光啊,短篇小说

那些时光啊,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2-10 06:05编辑:散文随笔浏览(174)

    只一会儿的时间,整个教室便远离了喧嚣,只留下她一个人被这一堆又一堆如山绵起伏的书籍给淹没。教室里的灯光依旧明亮,仿佛与窗外的夜相隔绝。

    好像又还能想起当年坐在教室里的模样,又好像已经想不起。最后靠近高考的那段时间里,我和老丁坐在教室靠后的位置。我只记得高三那年冬天,晚自习的时候,四十多个人在开着日光灯的教室里,安静的写作业的温暖。真的,没有空调,但是一点都不冷。日光灯的明亮的光,不时翻动讲义和试卷的声音,偶尔传来的低声的咳嗽……我常常做题做到一半,就抬头看看教室,看到大家低下的头,不停动着的笔,和各异的神情,运气不好,还能撞到教室窗户外面班主任的目光。当这一切只有我一个人偷偷看着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我拥有了上帝的视角。

    推杯换盏,席间灯光如烟。 笑靥如花少年,醉了眼。 那年盛夏,那次晚宴。 凌乱的筵席,颓了时光,却祭奠了青春。 清梦无痕,寻得处处屐履。 落叶无根,春风吹又来。 心逐波随浪, 偶然间曾相遇过,默然。 宇宙风,凡世尘, 葱葱菩提树,佛曰:“一花一世界。”    那一年,盛夏,天空很蓝,云朵非常轻,风在蒲公英上飘飞,一丝游离的线。 我在那一段时间里遇见了好多人,碰上了好多事,回忆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冲垮了堤。故事,盛开在纸页上,翻过一页页青春,喝下一杯杯烈酒,尝过一颗颗葡萄,一滴滴眼泪。 在次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而在一年前我还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当初的同学大都都已经毕业,各奔东西。我像一个守城人,时隔一年,再次来到这块土地。 学校大门已经置换成新的了,大理石的光洁在日光下熠熠闪烁,仿佛透明的水晶一般,将之前的光阴都包裹在里面,而今岁月安好。我走进校门,形形色色的学生从我身边走过,白衬衫的衣角在我眼里飘扬,男生脖子前松开的纽扣。女生蓄着一头及肩的长发,捋着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他们的眼里是漫天洋溢的日光与一树树的墨绿。 早在今天前,家里人就已经为我安排好了续学手续。拿着通知单,置身在茫茫学院里。“教室125...”我小声地念叨着,一边抬头看着各个教室门口的号码牌。“今天我们班会有一个休学的同学再来读书,希望大家......”老师话音刚落,我就在门口敲了敲门,发出三两声清脆的声音。仿佛在一个安静的氛围下,一小点的声响就像一块磁铁会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你就是那位同学吧?!快进来。”老师走下讲台,一手示意我进去。一年的陌生感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天花板上的吊扇与一排排灯管,教室最后面的板报,时间还停留在年初。“那让这位新同学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女生提议道,并且带头鼓起掌。那时候,我才慢慢看清楚下面的一张张脸,以及一身身相同的校服,一桌桌垒砌起的教科书,并无章法。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的名字叫做安纯,来自另外的一个城市,那里是我的家乡,我的爱好......”就像很多自我介绍一样,我在上面讲着我的故事,下面的人听着这些陌生的话,当我的目光稍稍投向窗外,那些静静伏在窗户玻璃上的阳光随树影飘摇而变得破碎。天边浮云缓缓地挪动着步子。在透明的那一面小窗上,看见了一张安静而柔和的侧脸,长长的睫毛上仿佛落了一层金色的粉末,那漆黑的眸子,真实无欺。坐在教室最后的那个女生,转头凝视着窗外,好像在倾听另一种话语。如卞之琳所说的那样,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那天,天空迷迷糊糊的。听着老师在讲台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教室里的风扇发出呼呼的声音,同学们支着脑袋,反反复复地转着笔。 下课后也会有一些同学来问我一些问题,相对于一些陌生人,那些过往是最具有吸引力的。“你好!我是这个班级的班长,南枝。今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一旁的一个男生主动把手搭在我肩上,“我们男生的问题,当然是我们男生自己来解决。是吧?”那个男生冲我挑眉。“我是这个班的副班,林海澜。有问题就来找我吧!”我点点头,瞥见班长嘟着嘴。三三两两的男女生小群体聚在一起说笑,谈论的话题也是一些明星韩流,动漫足球的青春的话题。那些热闹仿佛一阵阵涟漪,泛起我内心的触动。那些热闹,我好久不曾拥有了。 一天的课程,时间在落下的粉笔灰中悄悄过去。“下一节课,是我们每周一次到位图书馆阅读课,全班同学都要去校阅览室110。”班长在讲台上宣布,底下的同学不住抱怨,“好远啊,又要去那里”,“那个图书馆老师对人好凶”,“是啊,是啊,我之前就因为没把书放回架子上,他就好好教训了我一顿!”......似乎这节阅读课并不太受欢迎。 “安同学,我们一起去吧,带你熟悉熟悉路。”林海澜说。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往外走,安静的走廊,风穿堂而过,各班都在一间间教室里上课,关着大门,挡住外界。校园与前些年相比并无多大改变,花坛依旧盛开着鲜花,路上的街灯不曾改变过姿势,发出光亮。楼层还是一般高,有的窗户半开着,整面墙爬满了不知多少年岁的三色堇。 “海澜,今天怎么走得真么早。”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带新同学熟悉校园!”他指指我。那个男生哦了一声,“那你跟我打声招呼啊,我一直傻呆在教室里。” “抱歉,抱歉。”海澜双手合十。 “算了,谁叫我心胸宽广,不过这周末请我吃顿披萨!”男生嘿嘿地拍拍海澜的肩膀。“噢,我叫韶年。”天色微暗,可他的笑和嘴角扬起的弧度让人看得清清楚楚,自带闪光? 这座城的天黑的很晚,太阳依恋着大地,深爱一般。天边的云被霞光笼罩,淡淡的深红夹杂着深黄,温暖的色调勾勒出细长的天际线。树底的浓荫渐渐加深,斑驳的罅隙被黑暗一点点地填满。路边的灯还未点起,拉长倚倒在路上。 看见班长南枝身边围着班上的一群女生,从大家口中听得出,她在班级里是很有威望的。她们投下一片背影,在这片影子的末端,我看见那个课上转头凝视窗外的女生,一身简单的素色连衣裙,

    下课铃声如人们期待如约响起,瞬间让整个楼道辉煌无比。窸窣的脚步开始回荡在楼道。接着,人群的喧嚣淹没了外面雨轻轻下的旋律。有人高兴地说着一周的喜悦与疲惫,有人默无声息盘算着周末的日子如何度过,甚至有人在想回家是先喝一杯咖啡还是茗茶……

    她想:“如果光阴能够停留,那该有多好!就这样看他走下去,看着他青丝成雪,看着他在一片祥和与安宁中含笑离开这凡尘的世俗与喧嚣,从此,一路美丽下去,进入永生的天堂。”

    生活总是很枯燥的,每天都是写不完的卷子,看不完的书,上不完的课,还有啊,就是每一天都很困,但是又总是随时精神奕奕,这一种可笑的状态,反正是贯穿了我的整个高三。我总觉得我们一直在最不安分的年纪做着最安分的事情。我始终记得我和老丁偷偷看过的对面理科班的那个男孩子。

    是在前还是在后,或许还应有把伞。一把微笑的、温暖的伞。

    在她刚迈出下一个步子的时候,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瘦高少年从她身旁轻擦而过,脚步轻快无声,整个人像一片因风吹而向前飘飞的羽毛。一头黑亮柔顺的发,刚好衬托出了皮肤的白皙,一副黑色镜框的眼镜更显他的安静与佳质。只是侧面,只是轻轻一眼,随后便只留与她一个瘦削高挺的背影,渐渐模糊,向前,模糊,向前……

    第一次我走进这个教室,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教室。当我坐下来学习的时候,内心无比踏实而又感动。我甚至要落下泪来。真是怀念高中的教室啊,怀念那个每个人只有一张小小的书桌,但却拥有大大梦想的我们。桌子很小,高中的复习资料又有很多。我们常常抱怨空间怎么这么小,但是我依旧把水果和牛奶偷偷塞到桌肚里(因为老师说零食不允许进教室),然后桌面上堆满了书啊,卷子啊,各种。然后把放不下的练习册,错题本,继续塞到桌肚里。

    谁会那么有缘,同时听懂两个人心底的秘密?

    放学铃声响起,同学们争先恐后地挤出了教室。

    像一只仓鼠,不断往桌洞里塞东西,乐此不疲。然后跟前桌后桌打打闹闹,嘻嘻笑笑。一群朋友,一堆零食,整课桌的知识。

    春还犹豫未定的季节就像秋日初来的时候。春日的雨总是那么寻常,让人心底有一丝暖意,身上透着几许凉意。顺着走廊望到底,是一棵高大的不知名树,结着手掌般大小的树叶。雨就悄悄地下着,直到打在叶上。“啪嗒、啪嗒……”,偶尔惊醒了对面楼道的灯光。

    当上课的铃声在教学区域内来回荡漾开来时,她突然发现:原来,生命中还有这样的一段光阴居然比一生的时间还要漫长……

    在我们宿舍的公寓楼里,每一层都有一个24小时的自习室。

    白色的灯光下,他们各自坐在两人的对面,静静地离开了温暖的课桌,一个走向讲台,一个朝着相反的方向进行。“啪、啪”,前后两声幸福的钟响传过了每一间空空的教室。灯灭了,黑暗成了唯一的依靠。然后,门也被奏出两曲动人的旋律,飘进了夜色之中。楼道的灯也因安静许久而沉淀了黑暗。夜中,她的眼有些看不清脚下的阶梯,吐出了些许无奈的语丝。他慌慌伸出了手搀住紫色的袖口走向下一步。似乎,两人都意识到了什么。接触的双手又闪电般缩回到了身体两侧,却感觉无处可放。于是,黑暗中的漫步与转角成了她扶着冰凉的护栏蹒跚而下。夜,静得出奇;雨,细得如丝绸般温柔;天,在雨中显得更加红晕。也许好像两朵羞涩的云挂在脸上。那一段路很短,话语也平淡的出奇,走着走着就到了时间的尽头。那一段时光漫长,雨也下得温暖,听着听着不觉已到了今日。

    她抬头望了望黑板顶上正中央的大钟,正好二十二点十分,一分也不差。放学已有20分钟了,整栋教学楼彻彻底底安静了下来,只是依稀可听见一声一声的虫鸣。

    那些青春里美好的情愫,应该就是我们漫长而又短暂的高中时代的好看的注脚。

    一路上,他独自一人望着微笑的伞,嘴角轻轻扬起。忽略了耳边的世界与眼中的绿酒红灯,还有她一人没有遮拦在雨中回家。只是觉着这次回家有些漫长,他微微一愣,险些走过了家门。初次的喜悦让他遐想无边。夕阳下的漫步,海边的日出,山谷的落日,身边有着温柔的笑容……

    是第一次,第一次觉得这段回家的路好漫长,好漫长,可贪心的人儿却想让它变得更漫长,更漫长……那轻擦而过的一瞬……

    澳门威斯尼人平台 1

    那夜,他打着伞,心中忘记了所有。看着眼前便觉一切安然。伞下,她迈着同他一样的步子。静静地,还是一丝丝让人安详的低语。临别的时候,他们不约地回首,心中便刻画了眼中的坚定。 他拿着伞看她消失在她喜欢的夜里,细雨为她轻轻地歌唱。却不知,这一刻正在为明天埋下伏笔。

    “是他?是他……”她心里想着。

    路灯也像昨日一样昏黄,因隔着雨丝,却变得迷惘了许多。灯下,她的影子拉长又渐短。谁都说不清了她是怎样踩着步子回家。冷眼相待的路人也懒得揣测这个陌生人的心。徒留她一人握着今日的心情,一半阳光,一半紧张。她也想到了小屋,淡黄色的墙,厨房的香味,与今晚一样使人宁静的语言……

    少年的步子依旧如清风中的飘羽,从她身旁轻轻一过,等她回过神来,少年早已与她隔了一段的距离。她很想跑过去,想要追上他,可这时的晨曦已经开始微散,一层轻柔的光辉把少年修长干净的身影温柔地包裹,把他与周围的一切隔离开来,仿佛他本就不属于这庸扰的凡尘。她惊呆了,终究是没有追上去。她已找不到什么句子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个梦幻般的少年,她觉得他现在就是一副安静脱俗且美丽非凡的动态图画。她的心早已被抽离,在不知不觉中忘却了自我,也忘却了这周围的一切,只默默地跟随着少年,一步一步向前,向前……

    澳门威斯尼人平台,那天,天黑了。

    早晨的空气总那么清新,天空还没有明亮,看上去黑蓝黑蓝的,杏黄的灯光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她的嘴角突然上扬,是的,毫无疑问是想起了昨夜的那一幕,仿佛一个由安静来诠释的惊心动魄的一个梦。想着想着,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如果能够再见,该多好。”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头有些沉,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昨晚怎么总是睡不着呢?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但明明又那么真实。”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或者是神经错乱 ,她总以为现在还是晚上,可天空明明已经开始了朦朦胧的光亮。

    铃声又一次响起了,楼道经过一阵人潮的流动与嘈杂的嘲笑后又恢复了寂静。寂静得又听得到了雨打在草丛里,又看得见楼道的灯一闪一灭。

    清晨的街道上飘出了一声又一声很有节奏感的“刷刷”声。她从睡梦中醒来,意识模糊却也习惯性地看了看旁边转得“滴答滴答”的时钟。“哎呀,不好,还有半小时就要上早自习了。”她在心中一声大喊,一下子睡意全无,立马起床匆匆洗漱,换衣,然后一把抓起昨晚的作业,穿上鞋后就开门,出门,再关门。

    教室里也很安静了。人群已经散尽,空荡荡的楼层只有这间屋子还亮着灯光。他们是故意的,等着繁华落尽,星星睡着。那样,就不会有谁发现了。也许星星还睁着眼睛,云朵却让它看不清真实的画面,听不到动人的弦音。

    这一路上,许许多多的同学都在匆匆往学校赶,可也不知什么时候人流开始减少。她忽然间清醒了过来,立刻加快了步伐。可就在这一瞬间,她的心跳猛地加速,一种熟悉的感觉顿时让她血液瘫软。

    少年无意,却是神偷,在不经意间就把一个女孩的心神给偷走。

    她抱着两本书也离开了教室。路上的灯光杏黄,洒在街道两旁的树枝上,又透过枝叶间的空隙点落在地面,把她的影子拉得老长。一股凉风毫无征兆地侵入她单薄的衣衫,她不禁打了个寒战。深秋的风确实有点儿冷,更何况是在这寂静而又孤独的深夜。无星无月无闲杂人等,尽管如此,她却很是享受这份静谧与惬意。她的步子踩得凌乱又悠闲,害怕一到家就转瞬消失了这一小段浪漫而又可贵的光阴。

    摘要: 放学铃声响起,同学们争先恐后地挤出了教室。只一会儿的时间,整个教室便远离了喧嚣,只留下她一个人被这一堆又一堆如山绵起伏的书籍给淹没。教室里的灯光依旧明亮,仿佛与窗外的夜相隔绝。她抬头望了望黑 ...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散文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些时光啊,短篇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那场大雪,那一场北国春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