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散文随笔 > 那场大雪,那一场北国春雪

那场大雪,那一场北国春雪

发布时间:2019-12-10 06:05编辑:散文随笔浏览(81)

    宁茹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望着眼前的火焰,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她脸色嫣红,分不清是心情激荡还是这温暖炉火引起的。小女孩仰头望着她母亲,眼里荡漾着好奇的光彩。她安静的听着,不时在她母亲怀里翻动着身体,好让自己能躺得更舒服。这时,雨还在下,天色也更为昏暗。屋内,破旧的炉灶,洗得明亮而摆放整齐的碗筷,柱子上挂着的一串串辣椒,都有些模糊不清了。我坐在火边,穿着这虽破旧却毫无异味的衣服,身体经过火焰的烤炙,已经变得有些燥热,手心里沁出丝丝汗水。我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说,她停下来也不催她。我知道,让一个人去回忆讲述过往痛苦的生活经历,无疑是痛苦而深刻的。给她一点缓和的时间,倒是能减少这样的悲伤情绪。她望了一会儿,觉出自己出了神,便不自觉的笑了笑。我是没什么急躁心情的,处在她的位置,我不免也会缅怀,甚至做出更为不雅的行为呢!

    小店烧了,白雪天天呆在家里,想小当,她就给学校打电话,小当不接,就去县城。去了县城,小当也不见她,白雪只好盼着小当能在假期回来。

    四月的北国天气变化无常。早上还是阳光普照,到了中午就变成了大雪纷飞。那些雪花哟,彷佛是从阳光的间隙中飘下来的精灵,在人间乘着风肆无忌惮地招摇。很快地,树上就起了一层雾淞,地上也覆盖了一层白毛毯。行路的人们还没来得及躲避这突如其来的风雪,头发上就已经被顽皮地抹上了一层白霜。

    雪花依旧在飘,转眼到了冬天,在我刚入初中,还不太适应住校的生活期间,父亲悄悄地结婚了,继母是黄花大闺女,编着两条拖到臀部下面的长辫子,一走一扭一摆,很是招摇。

    但幸福并没有持续长久。在她六岁那年,一场大火,将一切美好都埋葬了,彻底得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房子没了,可以重新修建;财物没了,可以用勤劳的双手去赚取;但唯一相依为命的母亲的离去,却是怎么也不能挽回,将她生命的最后的依靠也给剥夺了去。孤独无依的她,年幼的她,坚强的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随处漂泊,找不到栖息的地方。这样是生活持续了十余年,直到来了这里,遇着了他。

    静默中,人们看到了母牛和小牛眼中的泪水,在场的很多人也忍不住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太奇怪了,这个天气。”阿美皱皱眉头,自言自语地说。雪一向让阿美觉得很奇怪,它们太过顽皮,又太过短暂。它们让世界变得很美丽,可是也变得很寒冷。

    但父亲的房门紧锁着,我进不去,周末他也应该放假了,到哪去了?我当时想,肯定到继母那去了,继母在另一个镇上班。我只有找学校值班的人了,值班的人带我到食堂吃了一点儿冷饭,然后把学生宿舍打开,让我进去随便找地方睡。

    她又开始讲:“当时,我醒来的时候,心里既高兴,又有些害怕。我希望这家人能收留我,我想留下来,哪怕是吃不好,穿不好,哪怕是做什么奴仆,我也要留下来。我只想有个安稳的家。我的思想很乱,在从前,生活没有着落,我是从来不敢奢望的。但现在,躺在温暖的床上,看着喜人的火光曼妙地舞动,心里突然无比的渴望。我思绪杂乱,圆睁着眼睛,望着屋顶那破陋地方飘落的细微白雪,怔怔的,眼珠都不动了。这时,他进来了,带着一身的风雪。冷风在开门的时候偷偷地袭了进来,让我的精神振奋了不少。我转过头,望见了他。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孩子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喂奶,妻子的体温在一次又一次地下降,在这个风雪狂舞的五千米高山上,妻子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平常极为简单而现在却无比艰难的喂奶动作。她的生命在一次又一次的喂奶中一点点地消失。

                                                                                                                                                                                               (作于2007年4月 莫斯科)

    带着美好的憧憬走路,脚步迈得格外大,此时雪已下了厚厚的一地,天色已暗下来了。我走过的地方留下了我一串串的小脚印,鞋子已湿透,脚冰凉冰凉的。

    十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她来到了这里。在风雪中,那单薄瘦弱的身体冻得瑟瑟发抖。寒冷,侵蚀着全身,冰冷得没有一丝温暖;饥饿,让她精神迷糊了,视野之中,一切都成了可以吃的。步履艰难,如陷沼泽之中。她挣扎着不愿倒下。身下的雪已漫过膝盖,每走一步都得承受巨大的痛苦,三五步间就会倒下。不止一次,当她全身埋在雪里的时候,脸颊接触那冰冷的雪时,曾想过就这样放弃。但是,冥冥之中有着什么声音,在热切的呼唤着她,鼓励着她。“起来,站起来。你要继续走下去,要坚强的活下去,停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不能放弃,世间还有太多美好的事你没有经历,要去尝试,要坚定地走下去。”那声音是那么的热切,来自神秘的深远地方,遥远而又近在眼前,陌生却又那么亲切。她走着,走着。风吹乱了头发,雪迷住了双眼。等到视野中一个身影出现,她终于坚持不住,跌倒了,再也没有起来。迷糊中,她感到有人在呼喊着什么。“那是在叫我吗?”她不知道,但不久却感觉那冰冷的身体似乎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好像小时候躺在母亲的怀里一样。

    白雪非常大方,每每这个时候,她就把头发一甩,说,谁想摸?先吃两碗水饺再说。

    图片 1

    十几里的路程,当时感觉有万里之遥,用“雪花大如席,大如手掌”都不足以形容当时的雪情,白茫茫的一片雪地,连个鬼影都见不到,雪越下越大,我的眼睛有点儿睁不开,前不着村后不挨店,也找不到躲的地方,我拼命往前走,一阵眩晕,我倒下了,等醒过来,发现天已大亮了。

    那天,他穿着一件青灰色棉大衣,灰黑的布裤子,脚上穿着一双胶质靴子。肩上,头发上积满了白雪,衣服也似打湿了的。他三十多岁了,头发还是漆黑的,胡子也不长。只是额上的几条深深的皱纹,告诉我他已不年轻。

    丈夫把妻子和儿子揽在怀中。尽管如此,喂过一次奶的妻子体温下降了两度,她的体能受到了严重损伤。

    什么时候那些男孩子的肩膀也像这个小熊抱枕一样温暖呢?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身边的男孩子来来又去去,他们就像窗外的飞雪一样迷乱。阿美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踏实可心。虽然从小阿美就受男孩子们的追捧,但是她一想到那些男孩们的躁动、粗鲁和轻佻,她的心里就很不舒服。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沉静、优雅,又像小熊抱枕一样傻傻的温暖的男生来爱她呢?阿美想到这里,就把怀里的小熊抱枕又抱紧了一些,把自己的脸蛋也贴在了小熊的脑袋上,任凭修长的头发披挂下来,把整个小熊都遮盖到自己的怀里。

    风雪满天飞的季节,我躲进了我小小的被窝里,就如回到了我久别的家里。虽然当时肚子是空的,我要等到星期日晚上,其它学生都来上学,才能吃到学校食堂的晚饭。

    “风呼呼地吹着,从屋顶瓦块间灌进来的冷风吹在我的脸上,将我冻醒了。我睁开眼,看到了朦胧昏暗的灯光,一只只细小的蛾子环绕着飞来飞去,发出”噗噗“的声响。不远处,火坑里燃烧着旺盛的柴火,火红的光焰在袅袅地上升,火中不时有木柴爆裂,弹起一颗颗火星。不久,我感到了不同。身上沉重的东西,并非是冰雪的寒冷,它厚实而温暖。那是我幻想过多少次的,多少次梦见过的被子啊。我清晰地知道自己躺在一张温暖的床上,不由紧紧地抓住被子的一角。我看了看,被子是那种缝补得像是铁板一样的呈现灰黄的棉被,床也是硬邦邦的,有些咯人。但我不在乎,我感到很幸福,以前只有在梦幻中才有的被子,现在就真实地盖在我的身上,让我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受到温暖。但我又不免有些担忧,这仅仅是一位好心人对我这可怜人的怜惜罢了,只是不忍我在冰寒的雪中孤单地死去。等着我清醒过来,等到天气和暖的时候,他们便要我离开这,离开这似我原来的家的地方,让我去过我那流浪的孤苦生活。”

    气温继续下降,妻子怀中的孩子被冻得嘴唇发紫,最主要的是他要吃奶。要知道在如此低温的环境之下,任何一寸裸露在外的皮肤都会导致迅速地降低体温,时间一长就会有生命危险。怎么办?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他很快就会因为缺少食物而被冻饿死。

    但是很快,雪云就飘过去了,阳光又露了出来。阿美跑到窗前,屋外已经是一片安宁了。天空恢复了蔚蓝,房子盖上了金色,地面又变成了黝黑。“真是短暂啊,这场春雪。”阿美感叹道。她发现窗台上的积雪也开始消融了,还发出簌簌的声音。

    从此,我怕学校放假,怕离开我温暖的被子,怕离开我简朴而温馨的家,读书读到朱自清《背影》时,全班同学泪眼婆娑,而我一滴泪也流不下来。

    摘要: 她说她来自一个美丽的山村,名字估计是叫李乡吧。因为她离开时年龄太小,这么多年过去,印象已是有些模糊了。在她五六岁的时候,村里满山偏野的都是李子树。山上,地里,到处密布着。春天到来,一片碧绿,整个天地都 ...

    可是,一学期需要五千块,我问了。

    “还是呆子屋子里好。”阿美心想。她不喜欢冬季,也不喜欢风雪交加的天气。每当天寒地冻的时候,只有屋子里是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现在到了春天,可是还是有冬天的感觉,这样的下雪天,又让她眷恋起自己的屋子。她很欣赏自己的小屋,有一张小床、一个书桌、一个立柜,所有有用的家具似乎就是这么些了。但阿美觉得很满足,因为屋子虽小,但是很暖和,布置得也符合女孩子的别致。在那张小床上,有一个小熊靠枕,傻傻地躺在床沿上。桌子上呢,摊着一本没看完的书,还有一台小巧的电脑,正放着温馨的音乐。

    此时,雪花纷扬扬地下起来了,如柳絮、如蝴蝶、又像风筝,在空中轻盈而悠闲地飘荡着。我穿着墨水蓝的小棉袄,领子是黑色的绒毛,脖子挨着领子,暖暖的,脚穿一双红色的布鞋,背着军绿色的布书包,准备步行回父亲的家,

    她说她来自一个美丽的山村,名字估计是叫李乡吧。因为她离开时年龄太小,这么多年过去,印象已是有些模糊了。在她五六岁的时候,村里满山偏野的都是李子树。山上,地里,到处密布着。春天到来,一片碧绿,整个天地都成了绿色的海洋。风起时,荡起了片片波澜。不久,那里又成了白色的世界。置身其间,仿若进入了冰河世界。微风轻拂,带走了片片落英。阵阵幽香袭来,沁人心脾。花开之时,她就躺在母亲的怀里,呼吸着诱人的芬芳,注目那冰雪洁白的花朵,身体感受着阳光的温暖,享受母亲那温柔的抚摸。她就像进入了什么奇妙世界,到处弥漫着温暖。快乐,在心间浮现。那充满阳光色彩的童年,就在母亲那温暖的怀里度过。

    有人真的端起碗,一阵猛吃,吃了一碗,又是一碗。白雪水饺馆的碗都是特制的,一般饭量,吃一碗就饱了。

    阿美站在窗前,看着屋子外面飘舞的雪。这些不安的精灵们,时而迎面飞向窗子,彷佛要撞破玻璃闯进屋里似的;时而又冲向天空,彷佛不愿过早地落到地面生根;时而又俯冲向大地,像孩子飞奔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又迷迷糊糊地被门缝的光照亮了,天色微明,我起来了,关上宿舍门,悄悄地背起书包,步行到我上学的学校,外面的雪厚度可过小腿那么深,如果躺在雪地里,一瞬间会被覆盖,会隐形于人间,我找到一根粗大的木棍一边探路一边走。

    半月后,白雪送小当去县城,到了镇外的路口,小当让白雪等着,他说回去拿衣服。

    但是还不算糟糕的,至少阿美还可以抱着小熊坐在床上安静地听听音乐。这样的感觉还是让阿美很惬意的。虽然比不上南国,但阿美已经很满足了。“小屋子里还是很暖和、很安全的。”阿美心里愉快地想。只是自己不愿再看着屋外的飞雪,一看到这些杂乱无章自以为是的飞雪,阿美的心里就很烦躁。这样的雪还要下到什么时候呢?北国的春天怎么还没到呢?

    这间宿舍就像我们二十一世纪的大教室,床分上下两层都是木板钉成排,学生是打通睡的,我选了一床旧被子铺在下面,又找了一床新被子盖,外面成团成团的雪花飞舞着,我钻在暖暖的被窝里,望着空荡荡的超大宿舍,心里无比地冷。

    白雪水饺馆像块磁石,吸引着镇上的男人们。

    窗外的雪还在肆虐地飞舞着,外面的窗台上似乎都已经积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绒。阿美站起身来,又走到窗前。屋里面的窗玻璃上由于室内外温差已经结成了一层水雾。阿美用一根手指划过玻璃,划出了一个笑脸的形状。好冷,手指就像冰冻了一样。阿美赶紧缩回手,但马上就对自己的作品露出满意的笑容。这张笑脸,就像小熊的笑脸一样可爱。嗯,就是这个样子的,生活不就是在冰冷表面上生成的微笑吗?她来到北国已经快一年了,这里没有亲人,只有无穷无尽怎么也下不完的雪,怎么也刮不完的风。她不喜欢寒冷的感觉,太冰冻,又太凝固。她还是怀念温暖的南方,那里有暖洋洋的太阳,有和煦的海风。她可以在温暖的天气里轻轻地在街上走,跟朋友大声地笑,让暖和的风吹散长发。可是现在,只有面对狂乱的风雪,以及喜怒无常的天气。

    我在想,家是什么?台湾作家龙应台说“小时候,父母在哪,家在哪;结婚后,伴侣在哪,家在哪;老年失偶时,子孙在的地方便是家”。对我来说,我的家就是风雪之夜两张铁床连接处的那床暖暖的被子,是学校学生食堂开饭时,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是教室里我那一张矮矮的桌子和一方小小的凳子。

    三天后,当救援人员赶到时,丈夫已冻昏在妻子的身旁,而她的妻子那位伟大母亲已被冻成一尊雕塑,她依然保持着喂奶的姿势屹立不倒。她的儿子,她用生命哺育的孩子正在丈夫怀里安然地睡眠,他脸色红润,神态安祥。被伟大的生命的爱包裹的孩子,你可否知道你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她的母爱可以超越五千米的高山而在风雪之中塑造生命。

    图片 2

    图片 3

    这些人,虽然多是些体力工,饭量大,但是一般也吃不下三碗水饺。其中有个瘦子,只有一碗水饺一瓶啤酒的量,他硬是强吃了一碗半水饺,喝得啤酒从嗓子眼里直往外冒,最后摇摇晃晃,还 没走到白雪身边,就趴下了。

    阿美拿起小熊抱枕,抱着它坐到书桌前面。她喜欢欺负这个小熊抱枕,时不时地会打它脑袋一下,然后又把它搂在怀里,把头枕在小熊的脑袋上。小熊抱枕让阿美觉得很舒服,她就喜欢这样把它抱在怀里,用头枕着它,用脸贴着它,然后看书、看电影或静静地听着音乐。现在,她又抱搂着它了。在这样喜怒无常的季节里,虽然窗外飞舞的白雪让阿美觉得慌乱而烦躁,但这可爱的小熊抱枕还是让她的心觉得踏实起来。

    父亲在另外一个小镇的学校上班,我小学毕业后暑假期间,父亲和母亲结束了长达十几年的战争,离婚了,我被判给了父亲。在我的记忆中,很少见到他,也从没见他对我笑过,更不用说抱抱我了。而他拿到离婚证后,竟然对我笑了,还专门请我到镇上的不错的饭馆里吃饭,允许我任性地点菜,吃完后,专门把他的上海永久牌自行车,让我试骑,专门用半天的时间教我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学骑车。

    三天后,当救援人员赶到时,丈夫已冻昏在妻子的身旁,而她的妻子那位伟大母亲已被冻成一尊雕塑,她依然保持着喂奶的姿势屹立不倒。她的儿子,她用生命哺育的孩子正在丈夫怀里安然地睡眠,他脸色红润,神态安祥。被伟大的生命的爱包裹的孩子,你可否知道你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她的母爱可以超越五千米的高山而在风雪之中塑造生命。

    当时的我走在通往父亲新家的路上,憧憬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里面肯定会藏着两个荷包蛋,憧憬着一盘香香的花生米,是不是还会有炸鸡腿?

    这里的居民用水全都是靠驻军从很远的地方用军车运来,每人每天限定只能用3斤水。人缺水不行,牲畜也一样。

    我庆幸自己还活着,接着走,终于走到了自己上学的学校,进了寝室,找到自己的床铺,所谓的床铺,其实也就是找到自己的被子而已。因为那时宿舍的床是铁床,五个小孩睡两张铁床,中间连接处再睡一个,而我就睡在中间连接处,那儿就是我的床铺,也是我温馨的家。

    一旁的运水战士哭了,司机也哭了。最后,运水的战士说:“就让我违反一次规定吧,我愿意接受一次处分。”他从水车上取出半盆水正好3斤左右,放在牛前面。出人意料的是,母牛并没有喝以死抗争得来的水,而是对着夕阳,仰天长哞,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而今,我已人到中年,回首往事时,我依然泪流满面,我想,为人父母在尽情追求自己个人的爱情自由时,在摆脱自己不幸婚姻的枷锁时,不要只想到自己的爱恨情仇,要知道你们承受的痛苦,在孩子那儿是加倍的。

    小当铁了心肠,他所在的私立学校隔周放一次周末,但是,连连几个月,他也没回来。

    但当时的我感觉很有点像柳宗元《江雪》里“孤舟蓑笠翁,独约寒江雪”形象,不过我是“孤独豆蔻女,夜行风雪中”,终于走到了父亲的单位。

    雪下了几个小时,停了。当小当走到镇外的路口时,看到树下站着一个人,满头雪白,正是白雪。

    当时的我别提有多高兴了,阳光洒在我的小脸蛋上,我的活泼的身影印在路面上,这个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白雪说,你喜欢就去吧。

    八十年代末,我十二三岁,在一个小镇上读初一。星期六下午上了两节课,大概四点多的样子,学校例行每周放一天半假,学生们都兴高采烈地冲出校门回家了。

    然后就在他们稍事休息准备向新的高度进发之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风云突起,一时间狂风大作,雪花飞舞,气温陡降至零下三四十度。最要命的是,由于他们完全相信天气预报,从而忽

    只要是一个生命,都有他的喜怒哀乐,都有

    然后就在他们稍事休息准备向新的高度进发之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风云突起,一时间狂风大作,雪花飞舞,气温陡降至零下三四十度。最要命的是,由于他们完全相信天气预报,从而忽略了携带至关重要的定位仪。由于风势太大,能见度不足一米,上或下都意味着危险甚至死亡。两人无奈,紧急之中找到一处山洞,只好进洞暂时躲避风雨。

    他的个体追求。不只是牡丹花才惹人关注,狗尾巴草也应该有自己的春天。不只是成人懂得人间幸福与磨难,小孩也懂,只不过总是被人忽视。

    大年三十那天,下雪了。雪很大,铺天盖地的,楼上,树上,路上,到处厚厚的一片,像棉被一样。

    生命的姿势

    白雪翘首望着,过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一片火光。等她跑回去一看,原来,小当把水饺馆烧了。

    一对夫妇是登山运动员,为了庆祝他们儿子一周岁的生日,他们决定背着儿子登上七千米的雪山。

    此时,不远的沙堆背后跑来一头小牛,受伤的母牛慈爱地看着小牛贪婪地喝完水,伸出舌头舔舔小牛的眼睛,小牛也舔舔母牛的眼睛。

    没等牛的主人吆喝,在一片寂静无语中,它们掉转头,慢慢地往回走了。

    白雪的水饺馆开了五年,火了五年。可是,在他儿子小当十六岁那年,水饺馆被烧了。

    有一天,一头一向忠实憨厚的母牛渴极了,她挣脱缰绳,强行跑到运水车必经的公路旁,等待军车的到来。终于,当运水军车到来的时候,母牛以不可思议的识别力,迅速冲上公路,军车一个紧急刹车嘎然而止。

    丈夫制止了妻子几次要喂奶的要求,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冻死。然而如果不给孩子喂奶,孩子就会很快死去。妻子哀求丈夫:“就喂一次!”

    当然,这是生意不太忙的时候,如果是雨天,附近的工地都闲了下来,水饺馆里会挤满了人。白雪就抬高了条件,她乌发一甩,叫道,都想摸老娘的头发是不是?三碗水饺,三瓶啤酒,少一碗一瓶,休想。

    母牛沉默地立在车前,任凭驾驶员喝斥驱赶,不肯挪动半步。5分钟过去了,双方依然僵持着。运水的战士以前也碰到过牲口拦路索水的情形,但它们都不像这头母牛这般倔犟。

    那人也不犹豫,抓过来,咕咚咕咚猛灌,灌得肚子和西瓜一样圆,突然在白雪的头发上摸一把。白雪捏住他的手说,两碗水饺,一瓶啤酒,算帐。那人嘿嘿笑着掏兜,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

    丈夫制止了妻子几次要喂奶的要求,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冻死。然而如果不给孩子喂奶,孩子就会很快死去。妻子哀求丈夫:“就喂一次!”

    白雪呆呆地说,小当,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

    你再开水饺馆,我就永不回来。这是小当离开乌云镇的最后一句话。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孩子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喂奶,妻子的体温在一次又一次地下降,在这个风雪狂舞的五千米高山上,妻子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平常极为简单而现在却无比艰难的喂奶动作。她的生命在一次又一次的喂奶中一点点地消失。

    老板娘白雪,有一样东西吸引人,就是她瀑布似的头发,乌亮乌亮的,几乎拖了地。男人们常常一边吃着水饺,一边望着白雪的乌发,靠近的,伸出手,都想在白雪的秀发上摸一把,甚至在自己身上缠几圈。

    小当跑了过去,抱住白雪,哽咽地叫了一声。

    气温继续下降,妻子怀中的孩子被冻得嘴唇发紫,最主要的是他要吃奶。要知道在如此低温的环境之下,任何一寸裸露在外的皮肤都会导致迅速地降低体温,时间一长就会有生命危险。怎么办?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他很快就会因为缺少食物而被冻饿死。

    由于缺少定位仪,漫天风雪中救援人员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位置,这意味着风如果不停他们就没有获救的希望。

    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西部青海省一个极度缺水的沙漠地区 。

    原来,那不是雪,是妈妈的头发,全白了。

    他们特意挑选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踏上了征程。刚开始时天气一如预报中的那样,太阳当空,没有风没有半片云彩。夫妇两人很轻松地就登上了五千米的高度。

    人和牛就这样耗着,最后造成了堵车,司机用尽各种办法试图驱赶母牛,可母牛就是不肯离去。后来,母牛的主人来了,恼羞成怒的主人扬起长鞭狠狠地抽打瘦骨嶙峋的母牛,母牛被打得皮开肉绽,哀哀叫唤,但还 是不肯让开。鲜血沁了出来,染红了鞭子,母牛的凄厉哞叫,在寂静的沙漠中显得分外悲壮。

    略了携带至关重要的定位仪。由于风势太大,能见度不足一米,上或下都意味着危险甚至死亡。两人无奈,紧急之中找到一处山洞,只好进洞暂时躲避风雨。

    丈夫把妻子和儿子揽在怀中。尽管如此,喂过一次奶的妻子体温下降了两度,她的体能受到了严重损伤。

    小当点点头,说,妈妈,是我,我回来了。

    小当咬了咬嘴唇,没说话,他抬手想拂去妈妈头顶的白雪,拂去一层,还 有一层,却凝固了般,再也拂不掉。小当仔细一看,心猛地一震。

    一对夫妇是登山运动员,为了庆祝他们儿子一周岁的生日,他们决定背着儿子登上七千米的雪山。

    总有一个人,默默将我们支撑;总有一种爱,让我们泪流满面。这个人就是母亲,这种爱就是母爱,常常,我们感动于“春蚕到死丝方接下来小编给大家分享几篇关于母爱的故事吧。

    小当摸着床上的被子,想起了白雪。被子是小当上学前,白雪赶制的,上面绣着乳黄色的花,一团一团的,绽放着温暖。小当呆愣了半晌,决定回家。

    白雪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母亲和妻子,丈夫决定将妻子最后的姿势铸成铜像,让妻子最后的爱永远流传,并且告诉孩子,一个平凡的姿势只要倾注了生命的爱便可以伟大并且抵达永恒。生命的姿势就是爱的姿势,因为爱,生命在五千米的高度用一个最简单的动作传递着人间最伟大的与爱有关的一切。爱无言,行动无声,然而,当一个母亲明知必须用最宝贵的生命才能换取自己所爱的人的生命时,没有任何言语与行动比得上在零下三四十度的环境中因为喂奶而裸露自己的上身。在和平时期,在平常岁月,我们被这样一个母亲的举动所震动并且落泪。我们也会由此得知,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山高路远,爱,永远是我们赖以生存与感动的理由和目的。

    母爱故事

    小当一年年长大,目睹白雪的作为,渐渐不耻起来。他厌恶白雪,厌恶那些来水饺馆的男人。

    妈妈知道,这几年,妈妈积攒了一些钱,你全带上。

    白雪望着小当,眼里含着笑,浸着泪,说,小当,妈妈听你的话,再没开水饺馆。

    一天,小当对白雪说,妈妈,我想读县城的私立中学。

    由于缺少定位仪,漫天风雪中救援人员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位置,这意味着风如果不停他们就没有获救的希望。

    寒假后,小当一直在宿舍里呆着,不回家。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母亲和妻子,丈夫决定将妻子最后的姿势铸成铜像,让妻子最后的爱永远流传,并且告诉孩子,一个平凡的姿势只要倾注了生命的爱便可以伟大并且抵达永恒。生命的姿势就是爱的姿势,因为爱,生命在五千米的高度用一个最简单的动作传递着人间最伟大的与爱有关的一切。爱无言,行动无声,然而,当一个母亲明知必须用最宝贵的生命才能换取自己所爱的人的生命时,没有任何言语与行动比得上在零下三四十度的环境中因为喂奶而裸露自己的上身。在和平时期,在平常岁月,我们被这样一个母亲的举动所震动并且落泪。我们也会由此得知,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山高路远,爱,永远是我们赖以生存与感动的理由和目的。

    吃下两碗水饺的男人,站了起来,打着饱嗝,嘿嘿笑着向白雪走去。或许,这时候,白雪正在为某顾客开啤酒,看到男人走近,就拎起一瓶,打开,塞到那人手上,说,来,壮壮胆。

    烧水饺馆的是白雪的儿子小当。六年前,白雪的男人出车祸去世时,小当才十岁,那时的白雪,刚刚三十出头,在小镇一点靠山都没有,只好开了这家水饺馆,用一头拖地的秀发招徕生意。

    他们特意挑选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踏上了征程。刚开始时天气一如预报中的那样,太阳当空,没有风没有半片云彩。夫妇两人很轻松地就登上了五千米的高度。

    生命的姿势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散文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场大雪,那一场北国春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