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散文随笔 > 卡尔维诺,春眠不觉晓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卡尔维诺,春眠不觉晓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11-29 11:32编辑:散文随笔浏览(156)

    摘要: 我叫特提,已经失去父母,源自一场战争,话说西方没落意味着东方的升起。公元1640年,是我十二岁的那年,我和妹妹见过活着还在骨子里的战事。妹妹叫兰娅,她刚完成一个梦想,让父亲死亡,父亲还键在的时候,向她最 ...

      文/熤华吹吹儿

    从前,有一对夫妻,养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小女儿。父亲常出外谋生。一天父亲正在路上,两个儿子对母亲说:“我们出去迎迎爸爸”。妈妈说“好,好,你们去吧。”两个男孩来到一片树林中,停下来玩耍,不一会,远远看见爸爸了,两个人跑着迎上去,抱住爸爸的腿,说“爸爸,爸爸”!父亲那天心情很不好,说:“别惹我发火!快走开!”但是,两个孩子不听他的话,抱着腿不放。父亲更恼了,大骂:“该死的,但愿魔鬼把你们抓走!”正巧,魔鬼路过那里,真把两个孩子给带走了,父亲却一点没发现。回到家,母亲看到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心里很焦急,哭了起来。丈夫开始的时候还对她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随后才说自己见到了孩子,咒骂了一句后,就再也看不见他们了。这时,小妹妹说:“我就是死了也要去找他们。”尽管爸爸、妈妈不赞成她去,她还是带上一点干粮就出发了。小女孩来到一座装着铁门的宫殿。进去以后遇到了一位先生,就问他:“你看没看见我的两个哥哥?他们是让魔鬼带走的。”那位先生对她说:“我没看见。不过你可以去那边看看,那间屋里有二十四张床,你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人。”果然,小女孩在床上找到了她的两个哥哥,她高兴极了,说:“哥哥,你们怎么在这里?还好吗?”两个哥哥对她说:“你来看一眼就知道我们好不好了。”小女孩掀开被子,只见两个哥哥身下烧着熊熊的烈火。“哎呀,哥哥!我怎么样才能救你们?”小女孩说。两个哥哥说:“如果你能在七年不说一句话,就能救回我们,不过你可要知道,那样你要忍受各种各样的痛苦。”小女孩说:“好,我知道了,你们别着急。”说完就走了。路过那位先生面前的时候,他示意小女孩走到他身边去,小女孩摇了摇头,划了个十字就离开了。走呀,走呀,走到一片树林中,她太累了,就躺在地上睡着了。一个国王在这林子里打猎时发现了正睡着的她。“多美的姑娘啊!”国王推醒了她,问她怎么会在树林里睡觉。小女孩摇头示意她没什么事。国王又对她说:“你愿意跟我走吗?”小女孩示意说愿意。随后,国王又抬高嗓门大声说了几句,他怀疑她是个聋哑姑娘,但他马上就明白了,就是他低声说话,小女孩也听得见。回到王宫,国王让她走下车,然后去告诉妈妈说他碰见了一个哑巴姑娘睡在林中,他想娶她为妻。妈妈说:“我不赞同!”国王说:“反正这里我说了算。”就这样,他们结了婚。太后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她总是刁难、虐待媳妇,可媳妇从来不抱怨,只是默默地忍受。那时,姑娘怀孕了,太后让人给儿子送来一封伪造的信,说有人把他在另外一个地方的财产都侵吞了。国王抛下妻子急忙奔去。新娘生下一个男婴,但太后暗地里与接生婆串通好了,找来一只狗放在新娘的身边,而把孩子放在一个小盒子里,然后放到了王宫的房顶上。可怜的姑娘看到听到了这一切,心都碎了,但是她想着两位受火煎熬的兄弟,强忍怒火,一言未发。太后又马上给儿子写了一封信,说新娘生下了一条狗。国王回信说他不愿再听人谈到新娘,吩咐宫里送她一些钱维持生活,在他回来之前把她赶出王宫。太后却命令一个仆人把姑娘带出王宫杀了,然后再把她扔进大海,并把她穿的衣服带回宫。仆人带着姑娘来到海边,说:“女主人,现在我不得不杀了你,请你把头低下。”姑娘跪倒在地,满含泪水地拱手请求放过她。那个仆人实在下不了手,改变了主意,只割下她的长发,然后用自己的衬衫和裤子换下了她的衣服。姑娘被单独留在了海边,终于看到一艘船,她向船挥手。这是一艘战船,士兵们以为她是个小伙子,问她是谁。姑娘打着手势解释说自己是一个水手,她的船沉没了,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士兵们对她说:“太好了,虽然你是哑巴,但同样可以跟我们并肩作战。”战斗打响了,姑娘也投入战斗,点火开炮,同伴们看到她这么勇猛,当场推举她做了二副炮手。姑娘应付完这次战斗,就请求退役回家,上司批准了。到了陆地上,姑娘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晚上,她看到一间倒塌的房屋,就进去了。到半夜,她听到有脚步声,仔细一看,只见从屋后走出十三个强盗。她等这些人出去以后,走过去查看一下他们是从哪里出来的,结果找到了一张摆好了饭菜的大台子。台子上面摆着十三个人的饭菜,姑娘走过去在每个盘子里吃了一点点,以免被强盗们发现。吃完后她又回到那个破屋子藏了起来,但她把一个小勺落在了一个盘子里。强盗们在天亮之前回来了,其中一个发现了那只小勺子,说:“啊!这里有陌生人来过!”另一个说:“这样,我们都出去,只留下一个人监视着。”他们便这样做了。姑娘以为强盗们都走了,就从屋里转出来,这时,留下来的那个强盗一把抓住她说:“哈哈,我可抓住你了,你这个臭婆娘!看我怎么收拾你。”姑娘吓得要死,打手势说自己是个哑巴,她来这里是因为自己无处可去。强盗于是反过来安慰她,还给了她一些吃喝的东西。其他那些强盗回来后,听到这个情况,都对她说:“你既然已经来了,就跟我们干吧,如果你不干,我们只好杀了你。”姑娘打手势表示愿意,就留下来跟着他们了。强盗们从不让她单独待着。一天贼头对她说:“明天晚上我们全部要到某国王(他告诉了姑娘那个国王的名字)的宫殿里去,偷他的财宝。你得跟我们一起去。”贼头说的国王就是她的丈夫,姑娘马上给他写了一封信劝他在王宫里做好戒备,以防不测。到了半夜,强盗们摸到王宫的大门前,一个跟着一个进去了。王宫的侍从们早已设好了埋伏,要一个接着一个地收拾这些强盗。结果贼头和另外五个强盗被杀死了,剩下的那些四处逃散,把姑娘一个人留在了那里,因为她也穿着强盗的衣服,侍从们抓获了她,将她五花大绑关进了牢里。姑娘从牢房里看到广场上已经立起了绞刑架。这时候,离她装哑七年的时间只剩一天了。姑娘用手势请求等到明天再处死她,得到了国王的恩准。第二天,刽子手把她带上了绞刑台,刚上第一级台阶,姑娘又打手势请求把行刑时间由三点推迟到四点。国王又恩准了。四点的钟声一响,姑娘又上了一级台阶,这时两个武士来到了台前,他们来见国王,请求国王允许他们讲话。“你们说吧。”国王说。“你为什么要处死这个小伙子?”于是,国王给他们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但是,我们知道她不是一个男人,而是我们的妹妹!”他们向国王详细叙述了她装哑七年的缘由,然后对妹妹说:“你说话吧,我们得救了。”他们给妹妹解去了枷锁,这时姑娘对着广场上的人群说:“我是国王的妻子,是那个狠毒的太后害死了我的孩子,你们到王宫顶上把上边那个盒子取下来看一看,我生下来的究竟是一只狗还是一个婴儿。”国王马上派侍从取来了那个盒子,里边是一副婴儿的尸骨。这时,人群沸腾了,高喊:“放了她,把太后和接生婆送上绞刑台!”就这样,这两个恶婆被绞死了,而姑娘又回到了王宫跟国王生活在一起,她的两个哥哥成了朝中最尊贵的两个大臣。

    有东方性的奴隶,没人把他当少爷对待,跟让人生气的,就是他哥哥 ,东方易,东方易经常欺负东方煜,不是扯他头发骂他,就是让他跪在仆人面前,还经常不给他吃饭,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熟话说现在是好的时代,也是坏的时代。

    我叫特提,已经失去父母,源自一场战争,话说西方没落意味着东方的升起。公元1640年,是我十二岁的那年,我和妹妹见过活着还在骨子里的战事。

       第一章白痴的行为

    一个月前。

    “什么?我要跟那个白痴结婚!”

    “父亲!您难道看不出来,他就是一个白痴吗?

    “您这是要把您的宝贝女儿给祸害吗?

    “不必多说,二十年前早已定夺。”邓离是皇室难得(落难)的一位公主,因为她不是他亲生的。

    当年他父亲经历家族战乱,亲人们都失散被遗弃的她幸存了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父亲被别人统治着为别人效命。

    终有一天,一个皇室贵族的远亲一家人同来探望国王,同时要求国王赐个男爵给他们,但是国王嫌弃他们,并且将他们撵出门,后来遇到罗斯博将军接待了他们,于是一个“反统治团队”诞生,在共同合作下产生的效益是:成功推翻君主统治,十五年后自立为王,定下皇族通婚协议。

    阳光穿过密密的松针树可以看得见粗粗细细的光柱。在远处万人礼仪主婚花车司机接到密令,拿出红色礼盒中的钥匙——第一台汽车引擎发出了激烈的声音,随后欢快的乐曲喧天,百十辆车中间一对新人骑着同一匹纯种汉诺威马等待出发。

    今天这个盛大的日子里,是属于欧洲皇室成员(罗斯博•雅特)王子的世纪大婚,坐在他身前的公主(斯威汀•邓离)则默默的笑着看着街上的人们为他们欢呼雀跃。

    环形街道上一周前就封闭通行,现在却是百千万人齐聚一旁观看豪华婚车中的雅特和邓离。前面的主婚车缓缓的前进着中间的马车队也随即出发。

    马车队来到环形路口前,邓离的心快跳到嗓子眼儿了,坐在后面的王子在行车中告诉她:“我要你看看我是不是白痴,我只要这匹马!”“好自为之,此后不见。”她不明白他的意思,也不知道他要准备干嘛。

    但她明白“离人怎挽,去者何留”的意思。只怕是这个白痴在家园里关久了,今天准备做些疯狂的事情吧,她也只能这么想了……

    路边周围到处是人挤着人,大家都趴在铁栏杆上看着马路中间的一对新人,有的人为了一睹公主芳容鞋子都被挤掉;有的人为了挤到前面看王子殿下的正面则大哭大叫;有的人甚至晕倒,这些举动在邓离看来有些疯狂。

    “这些人真是疯狂。”邓离微笑着对后面的

    雅特说。

    “我会比他们更疯狂的。”雅特说完则抢过邓离手中的缰绳,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凭他摆弄。

    雅特拉马掉头就走,邓离被他搂得更紧了,她的心终于不再平静。

    道路一旁的人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不自己的一起呼声呐喊“公主笑了”没错,公主确实笑了。

    “这个白痴,是要干嘛。”邓离心中有无数个疑问。

    礼车看到王子骑马掉头,纷纷退避到两旁,雅特大声对邓离说:“后悔了吗?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邓离从小认为他家什么都好,就是他脑子不好,不过现在依然不怎么样。

    “你个白痴,我才不后悔呢。”

    第二章你不习惯,我不为难

    雅特带着邓离在环形路口穿过街道边,看着人人羡慕的表情,雅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应该叫“时宜炫耀”。

    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主礼婚花车已经来到皇宫殿堂入口正门口,皇家礼炮放了数百响,雅特和邓离跟随在仪仗队的后面中间位置,后面跟着的是邓离家的长兄、姐妹、仆人及乐师。礼乐一路过来鸣奏了好几十首,现在全部停止等待密令。

    礼车来到大殿门外,这里得红毯直铺到殿堂内的楼阁处,哪里可不止有数百人等待着他们;先是雅特下马牵着邓离的手走在前面,长兄及姐妹们都簇拥过来,一起走在妹妹的身后。

    雅特和邓离互向双亲问好,这时礼师高声叫到:“国王到!”这时国王从红毯的尽头缓缓走出来,两边的礼仪队纷纷跪下,周围的众亲也是半跪姿态;除了一对新人抬头看向国王罗斯博一世。

    雅特王子走上前去搀扶着老父亲,众人起身跟在邓离公主身后,王子随国王及公主走到高台镂空礼殿门台前,台下多位兄长揭不敢动,只有几个姊妹在左看右看的她们都很小,是雅特王子的亲妹妹。礼师拿出双身帖递到国王面前,国王拿玺欲盖。

    众人眼睛盯得仔细,这是关系到两家人的命运、结盟、联强的时候。就快要印的时候,“慢着,父亲!我占时不想结婚。”雅特鼓起所有勇气违反家族的安排。

    台下的人纵说纷纭,不断的猜测,质疑。台上的人却流下几行泪。

    “你可以暂时不结,对内不对外。”父亲是理解儿子的,但是他更知道自己的责任,自己的承诺。这显然是小王子无法理解的。

    虽然关系到亲上加亲,终究不过是国王的一句话而已,全国人民都知道,今日头等大事就是王子与邓离公主的大喜婚事。双身帖上国王还是按了宝玺,家族联合,事出有因。

    礼乐师团队鸣奏着更加温馨的礼乐,国王走下台去。尽管此时的邓离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尴尬面颊已经通红,但她还是主动打破了这个画面转头对王子耳边轻轻说:“你不习惯,我不会为难的。”

    第三章执意要走,就别回头

    雅特听着这话想到“你还想为难我?真是可笑愚蠢。白痴已经装了很多年,还是逃不开这个祸害东西,母亲从小就告诉过。”

    礼殿内几个小姑娘跑到哥哥面前其中最小的妹妹(罗斯博·珍妮)说“哥哥哥哥,你有姐姐了还会要我吗?”

    雅特开心的笑了,嘴上的漩涡快拉到耳朵了,邓离也在等待雅特该怎么回答珍妮才好。

    “姐姐没有妹妹有趣哦。”雅特说完抱起小珍妮吻了她的额头。

    珍妮的小手搂着这个她最爱的哥哥,雅特抱着珍妮下了楼,七八个小朋友跟在身后。

    礼台只剩下邓离一个人,此时的她脸色就像洪荒暴雨一样难看。

    威斯汀家族的几个姐姐看到这种情况,也不免为妹妹感到难堪,轻声对着姐妹们说:“父亲为了要跟这种有权利的家族和亲,把这么美貌的公主许给他们,他还不领情,哪怕是有个对手戏也好呀。”

    邓离已经猜到台下的姐姐们在说什么不好的言辞,她索性快步走下台,不顾众人的恭辞走出了礼殿来到中央大花园里。

    雅特抱着珍妮说:“你快快长大,以后找个自己喜欢的男生哦。”

    珍妮听着哥哥说的话不由得皱起眉头说:“怎么找自己喜欢的男生?哥哥是不喜欢姐姐吗?”

    “对呀,哥哥不是很喜欢那个姐姐的。”雅特看到她爸爸在前面便放下了小珍妮。

    小珍妮也看到了爸爸,朝着他跑过去,抱住爸爸的腿说:“雅特哥哥不喜欢姐姐。”

    “哥哥说喜欢我喔。”小珍妮骄傲的说着。

    “不许乱跑了,雅特哥哥还要陪姐姐呢,听见了没?”珍妮爸爸说。

    雅特王子转身往左边的花园里走了。

    邓离也在这花园里转,这里到处是百合玫瑰的芳香。特别是中间喷水池周围围绕着一圈紫色的薰衣草,阳光洒得到处都是暖光。

    雅特看到一个熟人叫了一声“嗨,杰瑞。”

    杰瑞回过头看到的是童年的玩伴雅特,今天的主人。

    “嗨,伙计。很久没见到你了,天天关在这里面呀?”杰瑞知道雅特家规很严格,索性嘲讽他一下。

    “没有呀,这里挺好的,你老婆呢?”杰瑞的父亲现在是我们家族得力将军的儿子,雅特在小时候跟他经常一起玩儿,现在在一般情况下杰瑞根本见不到雅特。

    “嗯,应该在前殿吧。”

    “天呀,雅特这儿比小时候大多了。”杰瑞很久没来过这儿了。

    邓离转过去看到身穿廉价服饰的杰瑞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杰瑞哥哥呀。”

    杰瑞根本不认识这位美腻了的美人儿,一头流水金发,挺拔的身姿仿佛不是这西方国家的产物。

    “雅特?这是?”杰瑞有礼貌的问了问雅特王子。

    “我不认识,咱们走吧。”雅特不想同这个女人呆一起,转身拉着杰瑞就走。

    杰瑞有点念念不舍的多看了几眼被雅特拉着走了。

    又留下邓离一个人,“要不是父亲极力劝说,我会来这里受这莫名的委屈?”邓离的心十分受伤。

    大声对着远去的雅特说:“你有本事走,那就不要再回头。”

    在这个时代,有两大家族,一个是简家,另一个是东方家。

    妹妹叫兰娅,她刚完成一个梦想,让父亲死亡,父亲还键在的时候,向她最大的梦想,这是我们和父亲第十四次共餐,妹妹很顽强而露少些温柔,大声说我要战胜米国的最强勇士。她并不明白这意味看什么。所有仆人害怕这向话传出去,这样会使兰娅公主被人民所祖咒。这以后几天,妹妹偶尔会被恶梦吵醒,她一醒来,就大声叫我的名字,她永远希望哥哥守在身边,她曾对我说,妹妹以后要嫁给哥哥。

    简曦是这个时代好过的人,后有高富帅的帅哥追,前有挥金如土的爸妈。是这个时代的公主。

    这个恶梦是父亲被莫名的人刺死。

    简曦也因为自己的身世而拥有了傲慢的资本,除了性格之外,简曦没有一样不会,是10全9美的千金大小姐。

    公元1640年,米国的人民被强大的敌国卡罗所征服,它的国王是原国王和女恶魔生出来的,他完全是强者,这家伙的头长着两条羊角,他是来报仇的,父亲当年是他父亲的朋友,父亲不同意原国王的行为,用武力杀死了他和他的妻子。

    如果说简曦是上天的宠儿,那东方煜就是地狱的奴隶。 东方煜每天早早起床了,对于整个东方家族,东方煜不过只是个拥

    到处传来哭泣声,皇城被卡罗的死亡骑士所侵占。我们米国为什么变成这样,父母没有告诉我们两兄妹,只是在措不及防的情況,母亲把我们装扮成仆人儿女的样子。妹妹这时已没有任何勇士气质,大哭地说,妈妈,为什么要离开我们,我不想这样。妈妈对我说,特提,你快带妹妹离开,妈妈要和爸爸有事,你们有多远就多远。于是,我们走了一段很长的路。

    对于东方煜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他唯一的梦想就是母亲过的好好的就行了,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讲。只要母亲没事。

    这样的路是如何延长,一段的样子被人画了下来。我们被亲信的仆人来到河巷,我们拿到父母的信。

    一早,东方煜便被管家刘老头扯起头发,离开了床,离开了温暖的被窝,他揉了揉没有睡醒的眼睛,晃了晃还未清醒的头脑,自己喃喃道:“算了,我去做家务了!”说完,他便穿好那已经破的不像样的衣服,睡眼惺忪的走出了茅屋!走到他哥哥那皇宫般的寝室,开始了自己那魔鬼般的“奴隶家务活”。

    以后的,日后的,我们依傍着。

    当东方煜回到自己的茅房前时,已经是傍晚了。突然看到有一些人在茅房里,便急匆匆地跑了过去。没想到,他哥哥东方易竟然找了几个人把他唯一的住处给毁了,而且东方易还站在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地说:“这里,你不配住,你还是滚出去住吧!别丢了东方家的脸!”说完,东方易嘴边扬起了一道得意的笑容。东方煜大声说:“我妈妈去哪了?”东方易奸笑的说:“阿姨去客房了,你不能去,你去街上睡,明天早上起来乞讨,乞讨没有达到100元就别回来!”东方煜知道妈妈没有事,便释然了,一个人拿着一块破布,走出了家门,来到了黑漆漆的大街,找了个屋梁下,睡觉了。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散文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卡尔维诺,春眠不觉晓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好书推荐,你配得起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