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散文随笔 > 到底想干什么,如此而已

到底想干什么,如此而已

发布时间:2019-11-29 11:32编辑:散文随笔浏览(69)

    摘要: 唐钰左手边一个狐朋,右手边一个狗友,聊得很嗨。不好意思请问一下,你们这里附近的上善学生公寓在哪里啊?身后响起不知名的声音,唐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继续走他的路。倒是左边的朋友反应迅速,立马回头,给了身 ...


    只见,周围全是血,满地的碎尸,瞬间让狐小灵作呕。

    这是L第一次来我的城市开演唱会,得知这个讯息是三个月之前。我攒了两个月的生活费以及寒假以来近一个月的薪水终于买到那张暗红的门票。入场前,我在广场找入口 ,偶然碰到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因为L我们聊得很开心,我提议合照。就在我把手伸进口袋那一瞬间,我意识到我的手机……丢了!我慌乱不已向女孩借了手机打回去。

    唐钰左手边一个狐朋,右手边一个狗友,聊得很嗨。

    [ 哎!就在前面,前面就是了,那个小道的尽头左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死那么多人?她完全不知道,也没闻到血腥味。

    接电话的是一个有几分笑意的男人声音。“喂?”我急忙说道:“请问是你捡到我的手机了吗?可以还给我吗?”“好,广场前面的雕塑等你。”电话被迅速挂断。我把手机还给女孩,急忙向男子描述方向跑去,在马上快到雕塑时头一沉向后倒去……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你们这里附近的上善学生公寓在哪里啊?”身后响起不知名的声音,唐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继续走他的路。倒是左边的朋友反应迅速,立马回头,给了身后人一个迷茫的面容。


    还有既然这条通道有危险,为什么她来却没事?

    醒来时,我躺在一张单人床上,不远处坐着一个看上去50多岁的爷爷,略驼背、眼角向下耷拉。我忙上前问:“爷爷,这是哪啊?”爷爷神色慌张,急忙摇摇头,做出不要说话的手势然后向他正注视的方向指去。顺着那个方向,是一件白色的小屋,只有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毯、白色的单人床,一汪仅可容下一人的长方形水池里铺满了白色的鹅卵石,水池旁站着一个1米65左右的中年男子,白大褂、白手套、白头发、怀中一个赤裸的男子。只见他缓缓将怀中睡着模样的男子缓缓放入池中,然后看到一汪白色缓缓……慢慢……变的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唐钰意识到朋友的转身,倒也灵活地扭过了头,瞥见后面两个人手里拿着天蓝色的可贴海报,虽然是卷得严严实实的一把,唐钰还是看出来了。

    人的一生将要行过多少座桥,走过多少道路,才算修得到自己认为的无悔呢?

    不过,她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就算再害怕,也没有退缩的道理。

    原来真正的恐惧,不是嘶吼,而是喉头哽咽眼泪却默默的往下淌。当我低头看到我的双腿也开始慢慢颤抖起来,我意识到我的恐惧表露了出来。不不不!! 目前的情况,这样是很危险的表现。我开始整理状态,慢慢抬头,准备看向那汪池子时,一张堆满肉的男人脸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终于还是大叫了出来。

    “哦,那个,我们这是招聘广告,公司和学校公寓说好了的,可以去公寓里贴,请问您知道怎么走吗?”那两个拿着招聘海报中个子较矮的一位看到了唐钰盯着自己手中海报的目光,这样解释道。

    这个问题显然没有意义,比起最后的无悔,在哪个路口,向哪走,遇到谁,不是更显得重要许多吗

    于是,她硬着头皮快速往前走。

    是……那个白发。 本就比我矮的他从垫脚恢复正常站立,小眼睛眯成一条线,牙齿从厚厚的嘴唇中挣出来,堆出一个丑陋而狰狞的笑:“随便坐。”

    “我知道,我家就住在旁边的小区里,你们跟着我走吧,还有二十分钟的路呢。”此时的唐钰完全出于好心,心里有些小小的兴奋,莫名的。


    半个时辰后...

    我正不知所措,一个护士模样的女人从外面进来,原来那面试管架推开是门。“您为病人们订的餐到了。”女人很低的声音。“好。新来的,你跟护士姐姐去取一下。”白发男人脸上仍笑意满满。我马上意识到我就是那个新来的,下意识的跟着护士模样的女人走出去。

    一路上,二十分钟足够发起一场陌生人之间的聊天。那两个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组合到一起刚好可以来一段相声,只是稍稍可惜了,他们都不像是善于言谈的人,于是唐钰自顾自说自己的,问自己的。不过让唐钰欣慰的是,至少这两个人在回答自己诸如你们是哪里的啊,你们是学生吗,你们是做兼职的这一类问题时,这两个人回答得很是详细。

    今年已经是真华大师圆寂的不知多少年岁了,连同他还在世时学佛的寺庙一样,他的名声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只是当地人还流传着一个传说[听说这座小山有一条路能为心有疑惑之人解惑,很灵的...],这样的饭后闲谈。

    狐小灵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点亮光,她松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出口了。

    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民房,坐北朝南。我们刚刚的位置应该是东厢房,所以出来右手边应该是北正房,依送餐员的位置看,他应该是从左手边进来的,也就是说大门应该是在南面。但左手边是一个拐角,因为我这个角度看不到门,所以拐过去应该还有几步路才能到门,究竟多长我不知道。但不管多长就算死,也得冲一下,我拼了命往拐角冲,出乎意料的是,送餐小哥和护士扮相的女人并没有要拦下我的意思。

    比如说,唐钰问他们,你们是学生吗?他们在回答了是之后,倒是会一反沉默,说出一大串的学校名称,学校地址,自己的学习情况。这让唐钰一度觉得自己是查户口的。

    李学士在为一些事情已经苦恼许久,俗语如是,胸中有事心难静,轻靴上任路不平。这不,纠结一些时日后,只好出来散散心。有时候,苦恼和矛盾不相为谋,背道而驰,却愈发让人无奈。比起你死我活的选择题,晚饭吃点什么反而更难抉择。

    她慢慢的循着那道光走去,等走近的时候,只见,前方是一个大殿,豪华程度让狐小灵砸舌。

    我跑过拐角,拐角并不长,不到2米的样子,但我立刻怔住,没有门!那这座房子门在哪里?或者说这座房子到底有没有门?

    走到一半的时候,两个朋友弃唐钰而去,买晚饭去了。唐钰恨恨腹诽,四点钟吃什么晚饭啊!虽然有些不情愿,到了最后也只剩下唐钰和相声组合三人一同前往了。

    走过这金华山,一不小心这么一转,就走到了这真华大师悟禅的地方。百年光阴,沧海桑田,当年的夕阳与光,秋叶与影,早已不在,那悟禅之人端坐在地上的情形也不再现,唯有小道开头的路牌上模糊的还能看清[……由此去]前几个字早已模糊不清,周围的居民也不知道这条“悟禅路”叫什么名字,干脆就以“那条路”来代替。

    大殿上的台阶都是纯金做的,柱子也是纯金的,地板是稀有的极品羊脂玉铺成的,反正整个大殿不是玉就是金子,或者一些珍贵的矿石建造而成。

    在我回头一刹,那张堆满肉的脸再次出现,我吓得不禁腿软的倒退一步,却被白发男子扶住,刷的一下我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挣开他的手,才发现他身边还跟着刚刚那个女子。他好像并不介意我的挣脱,仍笑意十足的对旁边的护士说:“她的病加重了”停顿一下看了我一眼,伏在女子耳边说了句什么,女子便搀着我往回走。拐回来时送餐小哥已经无影无踪了。

    余下来的路程里,三人说了些细细碎碎的东西之后,目的地已经到了。

    继续说这李学士,心里揣着石头,晃着晃着就这么低头走到了悟禅路,行进几步,突然感觉出脚下已经从水泥路变为土块路,抬头一望,定睛一看

    只见狐小灵双眼放光,恨不得把拿着值钱的东西全部扣下来收进空间戒指。

    不对!为什么往正房走?“这方向不对吧?”我努力停住,她却用尽全力往前拽着我:“安排你手术了,患者,请您配合治疗,才能早日康复啊。”“不! 我不要!!!  我不要!!!!”我不能去,我去了一定会死,一定会的,那间完全没有日照,全部笼罩在阴影下,装饰应该也是全黑色的黑漆漆的房间,去了一定会没命的,一定的,一定的……去了之后一定会是下一汪红色。不……不!

    送走两人,唐钰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慢慢变老变得世俗,因为在看到那一胖一瘦两个人的时候,自己脑袋里不受理智控制的第一反应是,他们有什么“阴谋”.现在想来,相声组合只是两个稚嫩的大学生而已,连说话都有些腼腆的感觉。

    [……由此去]

    而那些坐在大殿里的人,则被她给彻底无视了,她眼里只有钱,那些人关她屁事。

    就在这时,那间黑漆漆的屋子响起了L的新歌Summer Eyes……

    只是,唐钰没有看到,那一卷天蓝色的海报上赫然印着的,是某家培训机构的广告,哪里看得见招聘信息的影子。

    【哎哟... 还真有这么一条路,平日里那些人说的还真不假...】

    那些人见狐小灵完全无视了他们,也没有生气,只是见狐小灵这么小,竟然一点抢都没受,都觉得有点好奇。

    带着些许的小心思,李学士继续踏上了悟禅路...

    不过,有些人就不满意了,只见,一个看起来尖嘴猴腮的男子,阴阳怪气的来了句:“哟,连个七八岁的小女娃子都敢来这里了,家里人呢?都死光了么?”他的话,让狐小灵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脸色也冷了下来。


    骂她可以,但诅咒她的家人,就该死了。

    另一分说,这陆商人也是为一事难以解忧。前些日子他刚了结一批买卖,但是和他的计划有些出入,他为这事总是觉得有些放不下。饭后想溜达一下再回家,结果就走上这村间小山。行至山中,忽看见远方有一人下山而去,远远望去,下山之人行路带风却又顾及身边,多是个读书之人,双手摆袖高低,想必近来有不错的境遇。

    “有谁规定小孩子不能来么?”她冷冷一笑,反问道。

    正想跟上去打个招呼,结交一番,便看到路中一段土块小路横插其中,路头一块

    澳门威斯尼人平台,“哟嗬,小女娃嘴巴倒是挺厉害的,你父母难道没教你尊重长辈么?”男子双手环胸,眼里闪过一抹淫邪,一脸猥琐的道。

    【....由此去】的牌子异常瞩目,这莫非是...?

    “尊敬长辈?我父母当然教过我,但你是长辈么?”狐小灵故作疑惑的道,心里却在冷笑,跟她斗嘴皮子,还嫩了点。

    想到了什么的陆商人,一锤拳,好奇的走上悟禅路。

    “我当然是长辈了。”男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渐渐走向狐小灵。


    “那你见过长辈欺负小辈的么?”狐小灵唇角勾起一抹笑,问道。

    李学士可根本没发现身后的陆商人,他还在高兴的为自己的机智夸奖,为什么呢,因为他刚在走过这悟禅路,还真收获了一番。

    那男子顿时没了话说,是她欺负这个小姑娘在先,大家都看到了,他也没办法抵赖。

    缘这悟禅路本是一段小路,两侧树林荫印,唯有一条小径向前。行过百米,小路戛然而止,尽头左手边,是一段路迹更不易见,两侧稀疏的灌木的土路,而右手边又回归了水泥路的怀抱,地势向下而行,有台阶,似是下山的路。而前方,便是悬崖峭壁。

    有的人甚至还在笑那男子蠢,连个小女娃都说不过,丢死人了。

    旅人至此,必须做出选择。李学士在尽头伫立许久,突然感发良悟

    有的人见狐小灵一个人,那么小,而且还得罪了人,顿时有些担忧起她来。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左手边是一路,右手边是一路,然他们与我路不同,何必强求,各走各路,各自天涯,又何患之有】

    “小妹妹,你得罪了那个人,他不会放过你的,要不你跟着我们几个吧?”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走过来,看着狐小灵担忧的问道。

    原来李学士与几位同是“读书人”的学友发生了争吵,真理无情,难免产生争执,可是最后的赢家没有出现之前,人与人的关系便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狐小灵看向那说话之人,只见那人身上都是血迹,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了,就像经过了一场大战似的。

    对此烦恼几日的李学士,终于还是做出了选择,【唉... 何必强求,有些人,本就不求你告知,黑暗之中,何需彩画?】甩下包袱的他可谓是胸有成竹意风发,山海自填何不平,大步流星的走下山去。

    还有他身后的两个少年,都是跟他一样的狼狈。


    不过,本质看起来也不坏,眼神清澈,没有那股子污秽、贪婪的杂质在里面。

    李学士之后,陆商人一边暂缓自己为上笔交易的纠结心情,一边欣赏着小路两侧平常的风景向前走去。时间不多,便行至尽头。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有几个伴也好。

    看着眼前的峭壁,左边的稀疏小径,右边的水泥路,陆商人陷入了沉思。

    那少年见狐小灵答应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一脸憨厚,还不忘介绍自己。

    【本来按我所想...这小路应该直接下山而去,这突然分歧..莫非这水泥路是后来才修筑的?】

    “我叫夜闵。”他回答道,直接把他自己的几个伙伴给无视了个彻底,只顾着跟狐小灵说话。

    小纠结了几分钟,陆商人突然明悟

    “你好,我叫胡小灵,你可以叫我小灵。”狐小灵干脆把狐换成胡,就叫她在现代的名字。

    【这左右也好,土路水泥路也罢,与我计划有出入,或是事与愿违,皆不重要,行至“尽头”,我还是要做一个决定继续走下去,所以就让上次的选择过去吧...】

    说罢,她又指了指他身后的两个人,问道夜闵:“他们两个怎么称呼?”

    想到此处的陆商人,忽然心生没必要追上去结交之前走的那个读书人的心思,于是放慢了脚步,徐徐下山而去。

    “他们啊,是我的好兄弟,左边那个是左飞,右边那个是李渊然,我们都是组合出来历练的,你别看他们现在不说话,平时可是比谁都啰嗦的。”夜闵解释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平时吊儿郎当的人突然变得这么安静。


    装的,对,肯定是装的。

    尽管太阳已经西斜,这人迹略微罕至的金华山还是迎来了他的又一批游客,几位组队而来游玩的少男少女路过了此地。

    “小灵,你难道没同伴一起来吗?”夜闵疑惑的问道,这么小的年纪一个人来内围,胆子也忒大了吧。

    喧闹着,玩耍着,他们来到了悟禅路的路口。

    狐小灵看了看周围,剩下的人还不到之前在外面的一半,估计都是在过通道的时候死了吧,不知道那些人遇到了什么,竟然能死这么多人。

    [.......由此去]的路牌依旧明显,

    “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吗?”狐小灵随口说了句,就算一个人她也无所谓,不过,来人界交几个朋友也不是坏事。

    【哎?这不是真华大师生前经常悟禅的那条路吗?】

    夜闵见狐小灵这么说,一时间悻悻的闭上了嘴,有点尴尬,便开始转移话题。

    【哎?!是啊,确实是,听说当年这....】

    “话说,我们都待在这大殿好一会了,不是说有宝贝吗?宝贝呢?”夜闵故意大声道,好让大殿里的人都听到。

    你一言我一语,几人边聊着关于这条路的事情,边快走到了悟禅路的尽头。

    果然,大殿里头顿时议论开来,有的人甚至在大殿里头东摸摸,西摸摸,看看宝贝到底在哪里。

    【小虎!你不是喊着要上厕所...对,过来这...】

    狐小灵心里冷笑一声,宝贝?要是宝贝在这里的话早就出现了。


    同时,她也觉得好奇,这陵墓的主人到底想干什么?

    [ 哎!就在前面,前面就是了,那个小道的尽头左转....]

    就在她暗自想着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快看,那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写在后面:

    世上或许存在着这么一条路

    世上本就没有这么一条路

    但是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金华山

    一间不知名的庙宇

    一位真华大师

    一个充满神奇的小路

    与下山的路

    还有那

    《左道》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散文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到底想干什么,如此而已

    关键词:

上一篇:好书应潜入历史,好书推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