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古典文献 > 冬的前奏曲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冬到鸭江绿水寒

冬的前奏曲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冬到鸭江绿水寒

发布时间:2019-12-27 23:50编辑:古典文献浏览(54)

    冬天,是一个季节,更是寒冷的象征。 入冬的时候,没有万物复苏,只有万籁俱寂。寂寞,吞噬着整个世界。正如一首歌是有前奏的,而冬这个季节,也是有前奏。它的前奏,简单而粗暴。 像是知道了爱上一个事物很久未接触后便会陌生,无论喜欢还是感情都是可逆的,我们只想要自己变得更好而已。冬,就那么义无反顾、气宇轩昂地踏过了春的羞涩、夏的奔放以及秋的内敛,如一把冰冷长剑,刺入了地球的心脏。你也看到过类似的画面:主角将长剑插入地下,瞬间,结冰的晶块从脚旁漫延,整个世界都冰天冻地。 门口种了两棵树,它们同样感应了这冷空气的到来,于是瑟缩着身子,静止在了为它们限定的土地范围内,抖了抖肩上的水花,知道了,这场寒雨之后,绝对会有另一种形态的水自空中落下,想想就心中发凉。那两棵树中有一棵缺了一半,只存着半棵叶片。它的品种是四季常绿的樟树。叶片低眉顺眼地垂向了一旁,向地面发展。冷风把叶片吹得抖动了起来,发出了一阵悦耳的响声。 “一场秋雨一场寒”。冷的时候钥匙下雨,就会变得更冷。前几天你还觉得是面如割的寒意,下场雨后,那温度便成了刺骨的寒意,直让人心脏也结冰。 乐曲的前奏部分,准备工作越充分,前奏越悠远绵长,越提示后面的主乐一定无与伦比;冬的前奏越猛烈,越提示我们将会度过一个怎样严寒的冬季。想到这里,我瑟缩了下鼻子,把身上的格子大衣裹紧了一点,继续用充满敬意的耳朵聆听着。 也不是不畏严寒,只是认为,传统意义上的冬,是伴有白雪皑皑的后奏,不会突然出现在世人的眼眸。我推开了房门,一股冷风吹过,想近距离接触一下这危险的前奏。 走着走着,到了儿时的池塘。这个地方自我有记忆来便是脏物堆积,墨绿色的水液粘稠,污浊了视线。此刻,生长在它周围的草木全都枯萎了,留下干枯的茎枝在迎风窸窣。看着那一塘沉寂的死水,早已给予不了植物的养分,只好屈服在冬的节奏中,不敢贸然流动。 四季之中,怕是只有冬有这种魔力,让河水凝结,鲜花枯萎,昔日热闹的街道霎时冷清无比。所以人们才说高处不胜寒吧!冬这位王者,让它四周所有的事物也笼罩了一层寒意。只待寒雪飘落,世界平等了。 这激人心魄的乐章,此时才正式拉开了帷幕……

                             

    四季分明的辽东山区,又迎来了寒冷的冬季。

    图片 1

    夏天酷暑,冬季严寒,是北方气候的特点。然而位于鸭绿江畔的丹东市,却是另一番景象。它酷暑不热,严寒不冷。是非常适于人居的佳地。

                                  01

    在我的记忆里,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北方的冬天十分寒冷,是滴水成冰的季节。一到冬天,大雪铺地,满眼皆白,整个北方是冰雪世界。那时人们的生活无不考虑防寒取暖。穿戴是棉衣、棉裤、棉鞋、棉帽,有钱人是穿皮衣、皮裤、戴皮帽。贫困人家则有“好过三伏,难熬三九”的民间谚语。

    北风萧萧,雪花飘飘。

    随着全球气候的逐渐变暖,严寒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冬天虽然气温都是在零下20度至30度之间,还是滴水成冰的季节,但是人们对寒冬的感觉仿佛已经淡淡忘却,冬天依然给我们带来快乐。我家居住在鸭绿江畔,从家里下楼走几十米,便是静静流淌的鸭绿江,严冬里,它依然那么美丽。两岸山川大地被皑皑白雪覆盖,银装素裹,一派迷人景象。呼啸的北风吹袭着原野,给出行的人带来几分寒意。

    自打四九的末两天起,这飞扬跋扈的雪花就不曾离开过大地,似乎不把四季中“冬皇”的诨名坐实了,心里就不安宁似的。

    寒冷,给喜欢冬泳的人带来快乐。碧绿的鸭绿江,是游泳爱好者的天堂。他们不分春夏秋冬,一有空闲便来到江边,成群结队在江里搏击风浪,欢快畅游。我最赞赏的是老年冬泳爱好者,他们大多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对于冬泳情有独钟。丹东市老干部游泳协会会长程源泉,现在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依然是游泳健将。最近在东北地区举办的冬泳比赛大会上获得冠军称号。按照他的话说:冬天虽然寒冷,但是对于冬泳的人来说,却是练体力、练毅力的绝好的时机。

    于是雪在空中飘,人在往家跑,脑子里复杂的思想被零下几度的气温变成了空白,嘴里还不停的叨叨:“真冷啊……”

    近几年,全球气候变暖,鸭绿江江面结冰的时候很少。即使是三九严寒的天气,江水依然缓缓流淌,最寒冷的早晨,江面上还飘着一团团白雾,似乳、似纱。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江面结冰,喜欢玩冰的孩子,穿上冰鞋、冰刀,到江上滑冰,胆大的孩子偷偷滑到鸭绿江对岸水边,然后再滑回来。累的身上冒热汗,头上冒热气,一个个小脸红扑扑的,惬意的心情溢于言表。如此美丽的场景,恐怕今后再也见不到了。

    这就是数九寒天的力量,让一切脚不沾地的爱与哀愁都归了零,冻成坚硬的、无法穿越的冰层,在冷飕飕的季节里,除了绕道而行或者弃之不顾外,你再无别的可能。

    干脆明哲保身做冬藏之状。

    护得自己三分暖,方能候到七分春,既然大自然给了世界一个四季鲜明的态度,人类就划分出一份二十四节气的心情来慢慢应对,该出手时就出手,比如承上启下,日渐长,夜渐短,阳气慢慢聚拢,气温慢慢回升的的五九六九。

    图片 2

                              02

    中国传统文化中,九为 极数,乃最大、最多、最长久的概念。九个九即八十一更是“最大不过”之数。古代中国人民认为过了冬至日的九九八十一日,春天肯定已经到来。

    民间有许多关于这段漫长而寒冷时光的谚语,其中敦煌文献伯的《咏九九诗》很生动:

    “一九,万叶枯萎,鸿雁南飞;

      二九,单衣觉寒,群鸟夜投高宿,鲤鱼游入深潭;

      三九,朔风凛冽,荒原地冻,水面结冰犹如冰桥;

      四九,参星半夜落下,辰星早上升起;

      五九,白日渐长,太阳未时之后可照进堂屋;

      六九,春风拂面,百草萌动,单衣即可出门;

      七九,黄河冰水各半,鲤鱼游向滩头,喜鹊筑巢,鸿雁归来;

      八九,草木生长,阳气遍地,正是种谷深耕之时;

      九九,耧车播种,玉苗丛生,正是农家欢乐之时。”

    看着这首鲜明有趣的“数九歌”,眼前逐渐浮现出一副冬季里万物生长图:寒冬腊月,万叶枯萎,鱼入深潭,荒原地冻,参商不见,冷天冻地几十天后,阳气渐聚,春风拂面,于是,冰河解冻,鱼雁归来,一切沉寂也一点点消失,万物复苏,播种新一轮的希望与欢乐。

    这是多么喧腾的一个画面,以至于每次从梦里醒来,都要静静的面对着枯寂的寒夜,沉思半天。很多成长是无人陪伴的,我想,从万叶枯萎到玉苗丛生,这寂寞如雪的八十一个日夜,是不是也和西游记里的唐僧师徒一样历尽了千辛万苦,才得圆满呢?

    而大寒做为二十四节气里的最后一个,是不是也预示了人生种种皆是定数,走到极处必有回路?

    就像冬遇到春春遇到夏,夏遇到秋秋又邂逅了冬一样,总有可望而不可求的相望,更有顺其自然的传承,相遇离开,都是不改初衷的细水长流,一切的寒暑往来,都在冥冥之中。

    那么寒意足时也不必惧怕吧!把这九九八十一数完,就是好暖的时光呢。

    图片 3

                                03

    五九六九,河边看柳。

    其实此时的柳不一定会有看头,但进入五九天气会回升倒是真的。

    早上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赫然显示着从明天开始最高温度已经不在零下了。

    图片 4

    看屏幕上那些零零星星落下的小雪,宛若是强弩之末,感觉冷还是冷的,不过已经没有了汹汹而来的气势。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许是想到日后还要与这天地人捉对儿厮杀,索性温柔的离去吗?

    历经四十五天的寒冷后,人类又会怎样对待即将到来的新春?

    扫一扫心里的积雪,喊一声离去的亲人,煮起一炉的温暖,饮下一季的清欢,再说出碎碎的思念,这寒意,已然走远。

    烹雪围炉,寂静夜话,何等的自在安闲。

    数着九,看着柳,又是何等的欢喜等待。

    在享受了惟有寒冬才能具备的“安心静体”后,人们蛰伏于凛冽气候里的心思,也正随着日照时间的增长而逐渐苏醒。

    五九的雪,细碎如稀稀落落的声音,唤醒着岁末的思绪,点滴都是充满生机的你。

    不如学古人,烹雪煮香茗,只待春来归。

    图片 5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古典文献,转载请注明出处:冬的前奏曲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冬到鸭江绿水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