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古典文献 > 我的人生,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我的人生,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11-29 11:34编辑:古典文献浏览(177)

    你好!我叫陈彤。 “你好美女”,我叫马旭。 你是哪里的啊。我是明德中学的啊。你呢帅哥?我也是啊。真是有缘啊!“是啊是啊”陈彤说着。就这样陈彤认识了马旭。 逐渐的两个人就聊的开心了。对了彤彤下午咱俩见见怎么样?“好的呢!”彤彤爽的答应了。咱们具体在哪呢?这个我考虑考虑吧,下午我有个篮球赛,要不你来看我来吧。行啊! 听说马旭也是篮球高手呢!彤彤的朋友说着。你认识啊?不认识,就是听说,好吧好吧,人家说马旭打篮球那是没得挑,外称“篮球王子”得到了许多的女孩子的青睐,可是你也不例外啊,楠楠说着。虽然林彤彤不能称得上什么美少女,但她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个小巧的鼻子,一个樱桃小嘴也还可称得上半个美人,性格开朗、活泼可爱、得到了挺多的男孩子的青睐,但他唯独只对网上认识的马旭情有独钟。 一个高大的男孩站在彤彤面前,你好彤彤,我在你空间上见过你的照片,我记住你了,“哦!你是马旭吗?”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啊。旁边的楠楠说着太帅了啊。没有了啦,行吧,就这样彤彤和马旭认识了。 回到宿舍彤彤打开手机给马旭打了个表情“亲亲”。马旭回个抱抱,这时候的她心动不已,彤彤对他说“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不信啊!怎么了?彤彤你好怪啊。是吗?没有啊?好吧。那就算你没有把,但是我想我相信一见钟情。我喜欢上你了。但是马旭的表情再也没动。不一会他的头像变为灰色的了…… 今天她又像往常一样,带上自己的好姐妹来到篮球场看他打球,好姐妹楠楠不耐烦得说彤彤早恋了什么的话,彤彤连理她也没理她,只是目不转睛得盯着他心中的白马王子那帅气的身影在球场上飘来飘去,她觉得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也是一种幸福,虽然她每次都是被那些爱慕他的比自己漂亮好几倍的MM挤在后面的一个小角落里,但只要能看见自己崇拜的人也是一种幸福。 球又打完了,他也离开球场了,人也散了,而楠楠也不知什么时候从他身边跑开了,寂静的球场只剩她自己在那里沉思着,突然响起了林俊杰的熟能生巧“我不再逃空虚日子这一路都在熬也许爱情就是熟能生巧……。”彤彤急忙慌张的望了一下,原来是放在一件外套里的手机响了,咦~那不是他的外套吗、他跑了过去,拿起外套将手机拿出来接听、“喂,”“你好我是马旭,是你捡到我的外套吗?”“对啊,我现在在球场里,你过来拿吧我等你”“额……那好吧、那我先挂了哦”“恩,拜拜”接完电话后彤彤的心情格外兴奋,因为心爱的他就要来了,她好开心! 彤彤急忙拿出镜子把自己被风吹的有点凌乱的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过了一会,后面传来“哒哒……”的走路声,她的心跳得好快,她不敢回头。直到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好,小妹妹是你捡到我的东西吗?”她才回过头轻轻的点了点头,一看竟然是彤彤,然后把手上的东西交给了他,“谢谢你蛤~?”“小妹妹”“噢噢,没事啊,”“我也很高兴能在这里遇到你。 ”“那我先走了,拜拜”“走好哦”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想到刚刚的场面,心里酸酸的也甜甜的。转过身她也朝家里走去,一路上,‘小妹妹’这句话老是在她心头浮起,是啊自己与他相差3岁,在他心中确实是个小妹妹,纯粹只是小妹妹而已,要发展到恋人是不可能的事,自己何必这么在乎他呢,难道爱上一个人就不得不在乎吗、既然不可能那就要忘了他不要再纠缠不清了,一定要清醒点,以后不再去看他打球了。 我发誓,不能爱上他了!此时心真的好痛啊,做出这么个决定,坚持下去吧! 从那次开始她再也没有去看他打球,有时很想跑去,可还是坚持下来了。也很少再见到他。 并不是说见不到,而是彤彤为了忘记他,坚持不去见他,有意避开他。每天每夜,每时每刻,她的心里都有他的影子,虽然有时想去找他,想跟他说她爱他,很爱很爱,很想看看他,可是因为一句“小妹妹”,她就坚持下来了,不想再去看他,害怕再次看到他又会陷得更深,爱得更深,她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每次想到这里,总是一个人偷偷哭泣,然而她也明白了原来爱一个人,真的忘不掉,哪怕只是一次简单的偶遇!她想他应该快要把自己忘记了吧!日子就这样匆匆的过去了,夏天也逐渐的慢慢离去。 两个月后,彤彤考到了广州的**学校,三天后就要走了,这几天彤彤忙着跟朋友道别和买东西,忙这忙那。 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就到后一天了,那天下午彤彤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呆,想着自己要走了,能不能再见上他一面呢,不行,她担心自己见他之后会更加想念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东西没买,跟妈妈说了一声便出去了,在经过篮球场的时候,竟意外得看到马旭在打球,她很满足了,可今天气氛怪怪的,以前总有很多女孩子来看他打球,现在只剩几个能在旁边看,她正纳闷呢,旁边来了几个女孩子说话了“看见没有那个就是他的女朋友!”‘女朋友’彤彤看了站在旁边的那个女孩,看着他们,彤彤一下跑开了,躲在一个角落里,不知怎的心一下痛了,泪一下落了,原来他有女朋友了,呵……都怪自己太傻,但只要他能幸福就好,痛苦过后。 彤彤站起身,擦干眼泪,转过头说声“祝你幸福,我走了”然后往超市的方向走去,在买东西的时候她的心很沉重,但是想到明天就要走了,还能看见他,她已经很满足了。 结了帐,拎着东西朝家里走去。那晚,她做了个很美的梦,可始终还是个梦!在去广州的路上,她一心想着自己的新生活会是如何呢……,很快就到了广州了,下了车,拿好了行李,栏了辆出租车朝学校开去,汽车在公路上飞快行驶了一会儿,终于到了学校,下了车,彤彤看着自己的学校,心想自己就要在这里过上新生活,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很快彤彤就住进这间学校了,在读书期间她认识了很多的朋友,有活泼可爱的曼曼,幽默的纯静,还有帅气的俊伟,还有……。 她过得很开心,每天上完课就被好友们拖去玩或者开什么派对,尽管心里还是无法忘记那些人那些事,但她说有这帮好朋友就已经很开心了~很快到了暑假,又一个夏天悄悄来临,学校也放假了,彤彤便踏上了回家之路,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快的行驶着,她很开心,她终于快可以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妈妈和那个时不时让她心痛的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终于到了,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城市,彤彤别提有多高兴了!坐上了公车,终于到家了,下了车,走向那熟悉的小路,经过那熟悉的球场,往事又依稀浮现,可看着这个球场,它仿佛很寂寞,她也不多想了,回到了家里,和若妈妈小聚了一会儿后,她便找起了楠楠,两人约好了在老地方见,两人见到后,聊了一会后,楠楠便跟彤彤说陈马旭没打球的事,原来彤彤去了广州后,陈马旭就没打球,去了深圳,这几天有回来,彤彤很意外,他是那么喜欢篮球,竟然没打了。聚完后,彤彤便一个人走回家,转了个弯,走进小巷里。 “你是彤彤吗?”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彤彤转过头,竟然是他,彤彤很惊喜,他竟然还没忘记他,“是啊,马旭”“你还记得我啊”“怎么不记得,篮球王子”“我们找个地方聚聚好么”“聚聚……”“恩,走吧”说完他拉住彤彤的手便往篮球场走去,来到了篮球场,他便打起了球,彤彤满脸幸福的看着他,突然他说了一句话,令彤彤既意外又开心“以后打篮球时,只打给你看,我爱你!” 彤彤这一下心慌了,‘这是在做梦吗?’该怎么办……“好吗?”“嗯”彤彤满脸幸福又开心的应了他的话,马旭这一下开心的把彤彤抱住,“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好么?”“恩,永远不分开”“彤彤,你知道自从那次你走后,,盼的就是你,可是我就是总是再也没看见过你,你去哪里了?不过我现在终于盼到了。呵……”“马旭,其实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马旭把嘴捂住了,“什么也别说了,只要你记得我是永远爱你的就行了,你知道自从你走后我是对你日思夜想的,心里有多难受,我终于知道爱一个人是多么的难,别提是得不到,所以,我就找了我表妹假做我女朋友,让那些女孩子对我死心,彤彤,你不会生气吧!我想知道这一年自从我们那次后,你去了哪里?”“我我去了广州读书!”“哦!”…… 回到了家里,彤彤别提有多高兴,更值得她高兴的是陈马旭竟然要跟她一起去广州。暑假这段期间,他们两经常聚在一起,就连有时见不到面,也要打电话,好像谁也离不开谁似的。日子就这样过去,很快,一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过几天就要去广州了,可是即将离开之际,马旭出事了。这才是悲剧的开始。 这天,马旭家里突然又反对马旭上广州,马旭家确实很有钱,但是本来说得好好的,突然就这样反对,马旭当然不允许这样,所以马旭跟家里大吵了一番后便离开了,他离开时他的父亲对他说一句话‘如果你去了,你就不再是马家人’那晚,马旭出去后没有去找彤彤,他怕彤彤担心,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借酒消愁,他先给彤彤打了个电话,可是谁也想不到那是彤彤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那晚,陈马旭喝了很多酒,还驾车,结果出了车祸,等彤彤知道这事时已经是第二天了。早上,彤彤打他的电话老是关机,等到有人接时,却是医院的医护人员,彤彤什么也顾不得了,直奔医院,到了医院,马旭已经是昏迷不醒了,见到马旭躺在病床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就这样,彤彤在病床旁守了两天两夜,她老是哭,哭道连眼泪都快干了,欲哭无泪,可是一看到马旭这样她就忍不住想哭,马旭的家人也来过了,他们同意彤彤留下来,也认可了她。过了几个星期,马旭虽然病情好点了,可还是随时有生命危险,一天晚上,马旭终于有知觉了,他好像想说点什么,可是,病情突然恶化,看着医护人员的进进出出,彤彤好像预感马旭就要离开她了,她好害怕,她又不能进去,只能在一旁痛苦,悲剧终于来临了,医生走到她面前摇了摇头,说“我们已经尽力了,快进去见他后一面吧。”彤彤当场呆住了,然后缓缓走进病房,马旭睁开眼睛,看着眼睛都哭肿了的彤彤,用仅剩的力气说了十一个字“为-了-我-好好-活-下去”“马旭你可不能走啊,我不能没有你,真的不能没有你啊,呜……”刚想伸出手摸彤彤的脸,生命就这样被死神带走了,“啊……”接着便听到一阵痛苦的哭声,彤彤扑向马旭冰冷的身体,“马旭,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良心,放我一个人啊,你别走啊,呜……”就这样,两个相爱的人就这样阴阳相隔了。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而这个悲哀的爱情的结局又是什么呢?我要的幸福是你给的在乎。 更多的短篇小说请关注,王炎qq:1334260881

      等到六点半左右,父亲精疲力尽的一步一步往家里走来,母亲从家门口便望见父亲,里面走过去扶住左斜右倒的父亲。

    你是光啊,是我的太阳啊。

       城市的夜,绚烂的像一副油画,却又空虚的像一张白纸。抬头没有浪漫深邃的星空,只有冷漠的高楼和被各种灯光映的有些发紫的天空。街边的路灯总是将人的影子拉的很长,然后又被汽车无情的碾过。穿着名贵西装和漂亮礼服的人会从一辆黑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的豪华轿车里走出来,连水泥地都嫌脏怕弄坏了他们比台阶还高的高跟鞋的他们,却贪婪的呼吸着这城市中做致命的空气,然后拎着他们心爱的Lv包包走向一个又一个光名字就已经很上档次的名牌服装店。但大多数人则会去马路对面的一个破旧的市场,因为那里可以买到几十块钱的漂亮衣服还能讨价还价。从地铁口里出来的人们总是拿着iphone破口大骂,还不忘往地上吐一口痰,他们站在若有若无的红灯前等着攒够一批人就可以随时过马路,然后遇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却视而不见或远远避开。周国平那句话说的不错:“现在生活的特点之一是灵魂的缺失。”也许这就是城市的魅力,它是如此的热闹与繁华,却使人感到孤独与冷漠。

      “哟,你这是怎么了?”母亲急忙问道。

    四年前一个平常的下午,我去你们教室找哥哥,我记得那天我刚竞选班长成功。哥哥一如既往的调侃着我,你也跟着附和了几句。那几句平淡的话,让你的身影突兀的闯进我的世界,从此不离去。故事的开始,我初一,你初三,阳光正好。唯一不巧的,大概是没有一见钟情。那时,我们都有心上人。

       宁冉一个人走在一条布满灯光的笔直大道上,他的影子和别人的一样被无情碾过,但却又有些不同,他的影子比其他影子更加落寞,仿佛一点点在变淡。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是走着自己的路,想着自己的事。他刚刚考完中考,想一个人走走。夏日的天,却使他觉得有点冷。他知道,大人们口中的命运,也许已经被注定。他不知道怎么向别人交代,更不知道该对自己说些什么。他努力过了,也拼命过了,但结果就是,他最终失败了。有些事自己可以决定,但命运不行。宁然的老师说过,如果你把你能做的都做到了,但还是没有成功,那么天,就不公平了。那时,你也不用后悔,因为你已经尽力了。现在,天的确不公平了,他也没有后悔,只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就像他那孤独的灵魂,最终飘散在夜晚的灯火之中。

      “没事,今天下午领导请员工喝酒,我喝多一点。”父亲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特别豪爽,特别开心,犹如捡到金银珠宝般,乐个不停。父亲就是这么乐观,看他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但是父亲却非常细心,他在工厂里修理机械时,总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故障。

    后来不知怎么,我们开始熟络了起来。在qq上会经常聊天,在学校碰见了也会打招呼。后来我已经没有了喜欢的人,真正喜欢上你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那时开始,想要每天看见你,偶尔看见你和女朋友走在一起也会不开心,每天下课都出去望着你们的教室……每天中午都在第二层楼吃饭,刚好坐在离你两排远的位置,远远看着你,就很满足了。

      “爸,妈。我与我朋友约定好在迎江路球场打球,你们快一起来吃饭吧,吃好我还要出去。”泽东急匆匆的拉着父母坐到饭桌前。

    记忆最深刻的,还是你教我打篮球。那时我心血来潮,想要学篮球,哥哥说他暂时没空,而且你球技比他好,所以让你来教我。也没想过那时你会答应,毕竟升学的压力已经开始增加。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对话

       篮球场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这里记载着几代人的回忆与青春。年轻人总是爱在晚饭后来到这里,就像大妈们跳广场舞一样,祖国的未来们在这个舞台上挥洒着他们的时间和汗水,顺便可以把拧的紧的快裂开的生活发条放松一下。他们在这里可以把生活的压力和烦恼统统存入矿泉水瓶里,然后瞄准了扔进垃圾桶里去。之后去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打场比赛,两个人就成了要好的朋友。这里的一切都很轻松,随意。篮球场却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这里亘古不变的变化。他看着一代代人成长,看着一个个人长大。长大的人总会离开,而成长的人,总会长大。篮球场,一个青春的的专有名词,它凝聚了一群有着梦想和故事的人,因此,篮球场也有着属于它们自己故事。

      “这孩子着急什么,爸正头晕呢,你自己先吃,等爸缓一缓神在吃饭。”父亲说完,便东倒西歪的走到木床前,一倒下便呼呼大睡。父亲只是轻笑的摇摇头。

    “想学篮球喔,哥哥说你打篮球很厉害,让你教我,你有空吗?”

       宁冉身高不算太低,但在小区球场打球的人里,他是较矮的一个,身体也最弱,还长了一副文气的脸蛋,戴了一副五六百度镜片的眼镜。他儒雅清秀的气质和这里其他四肢发的的运动男相比,他看上去就有点像个姑娘。其实宁冉以前并不喜欢打球,他十分内向,和陌生的女孩说几句话就会脸红。他不喜欢和一群不认识的陌生人玩这么有危险性的游戏,那时在他看来,一群人在打球就像一群人在打架。但他慢慢的长大,和他从小一起吃辣条打卡片的小伙伴们都去选择了篮球,那个更适合他们年龄段的游戏,他也只好融入这个他不喜欢的一项运动,这个令他感到陌生的圈子。

      “孩子,你先吃饭吧,我给你父亲买点清醒药,你父亲喝酒太多了。”母亲说完便往外走去。泽东挠了挠头,既然父母都这么说了,泽东便不客气的先填饱肚子。今晚的饭菜多了一盘鸡肉,泽东比往常多吃了两碗饭,把肚子撑得鼓鼓的。

    “可以啊,我明天早上有空,七点在广场等你。”

       宁冉第一次遇见简月,是在初一的暑假。夏日傍晚,夕阳的余晖映红了头顶上的一片天空,释放出一片宁静。正在打球的宁冉看到球场边站着一个抱着篮球的女孩,个子不高,但却很漂亮,黑色眼镜上面的乌黑长发搭在右边的肩膀上,白色的短袖配上牛仔短裤,散发出一种甚至可以闻得见的清新。

      “不好,已经七点了,得快点过去。”泽东自言自语着。说完便一溜烟的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急匆匆的往迎江路的地方急速而去。

    你不知道的是,当时我捧着手机,笑得像个傻瓜。

       “嘿!”宁冉没有注意到有人给他传球,转过头时球刚好砸到了他的脸上,然后鼻子里流出了一道血滴子。

      迎江路还是跟往常一样热闹,公里的上车如潮龙,川流不息。公路两旁种着各种绿化树。人山人海,从远处往去,像一群热锅上的蚂蚁,一只接着一只满地乱跑。而且迎江路的中间段,有十多个链接起来的篮球场,在四号的篮球场站着几个年龄不大的小孩子,差不多十多岁。虽然他们身子板小,而且身材不高,但是他们投篮一颗球接着一颗,好像跟喝水吃饭一样简单。

    第二天早上,我穿着一身运动服去篮球场的时候,你已经下场跟别人一起打球,清风微凉,还不热烈的阳光镀在你身上,整个人好像真的在发光。你回头看见我,拿着球向我走来

       “没事吧,那女孩儿有那么好看吗?鼻血都流了。”一个人向宁冉打趣道。

      “你们这么快就到了啊。”泽东笑嘻嘻的往着他们。

    “带你去一个少人的球场练,这里太多人打球了。”

       宁冉将头扬起,用指节抵着鼻口说:“我没事,谁有卫生纸?”

      “啊,东哥,你终于来了,我们四人等你好久了。”一个秃头小子一手搂住泽东,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往泽东的胳膊轻轻一拳。这个秃头小子叫郑楠,别人都叫他三毛,就是因为以前他的头发只有三根。

    “好啊。”

       但篮球场的一堆大老爷们,好多人穿的球衣连口袋都没的,哪来的卫生纸。

      “东哥,你来啦!”一位穿着白色球服的,长相有点帅气的小孩子搭着郑楠的肩膀,脸却朝向泽东,笑咪咪的说着。他叫浩洋,韩国人,跟着父母来到中国,在中国居住下来。

    你在我前面走着,时不时回头看我有没有跟上,我们的影子时而重合在一起,我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我能和你一起走下去。

       “你要这个吗?”那个女孩走了过来,将一包纸递到宁冉面前。

      “韩妹妹,你别这样看着东哥,我怕东哥受不了你的诱惑。”一个身材较为魁梧,脸色红彤彤的小孩子对着浩洋说着。

    你一边教我一边跟我闲聊,学校,学习。一不小心,练控球的我把球粘到了一些脏东西,我抱歉地看着你,你笑着说没事,然后接过球,熟练地让球沾上东西的那面与地面亲密接触,一下两下三下......你把球递给我,“继续练吧。”我忍着想要犯花痴的冲动,接过球,继续重复着那些动作。练投篮的时候,每次进球你都会大声地说“好球”,若是没进,你也会去捡球然后扔给我说加油,你的鼓励让我的命中率越来越高,直到我们聊到那个话题。

       宁冉看了看女孩,她还真是漂亮呢,在那黑色的眼镜后面,有着一双像蓝天下太阳映照的白云一般的眸子。他点了点头,含糊的说了声谢谢。

      “别玩了,聊点正事。”突然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带着黑色眼睛的少年往着大家,然后继续说道:“我们学校篮球赛快开始了,今天好不容易全员到齐,我们讨论一下比赛方案吧。”说完便环视一周。

    “你有喜欢的人吗?”

       “哎,那个女孩,我们这儿少一个人,你打不打?”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问。其实篮球场打球女生并不少见,但大多数都是来一两次装装样子,就再也不来了。

      他叫晓林,泽东的同班同学。泽东看了看大家,然后说道。

    “有啊”

       女孩抿着嘴,点了点头。

      “先打球,打好后在讨论吧。”泽东说完,立马抢过球,向着篮球框投掷而去。

    “哟,可以哦。追到没?”

       天很快就彻底变黑了,篮球场也没有灯。周围静的可怕,风吹过树叶发出海一般的声音,拂过人的脸颊却格外清爽。面对这极致的静,所有生命仿佛已经瞬间死去,想要将这一刻变成永恒。

      “哐”的一声,进了。

    “你猜啊”

       球场的人很快就散了,宁冉也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女孩和他回去的方向一样,就轻轻跟在他后面,他也没发现。然后后面突然响起了几声狗叫,吓的女孩叫了一声跑到前面抓住了宁冉的胳膊。

    高一:利平

    “肯定是美女啦,你们班的?”

       “能不能走慢点,天有点黑。”女孩有些恳求的说。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等我毕业再告诉你啦。”

       “嗯。”宁冉的回答很简单,但他心里已经小鹿乱撞了。在这个年纪,人们总是对异性充满了美好的向往,但却又有些担心这种向往。这种矛盾的感觉就像是女生们整天吵着要看恐怖电影,但真正看的时候又会被吓得尖叫甚至流泪。

    我望着你投篮的背影一阵失神。

       那段短短的没有灯光的路终于走完了。两人互相说了再见,然后走向两个相反的方向,最终是越来越远。宁冉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她的背影在路灯的照耀下都显得魅力无限。这一幕像是电影里面俗套的桥段,不过这次,女主角始终没有回头看向男主角,最终,消失在了城市的迷宫中。

    打完球之后,我们一起走去原先的球场,我去拿自行车,你站在那等公交。

    “我去买瓶水,你别那么快走啊。”我骑往不远处的便利店,选好饮料付了钱,再回来,原地空空如也,不见你的身影。

       早上起来,窗外的天还没亮透,百无聊赖的寂静充斥着人们不大不小的房间。我们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冰冷的危机感和一无所有的空虚感。空荡荡的房间会使你感到害怕,就好像你身边的人都已经离开,你拥有的全部都失去,但我知道,篮球场依旧会守护在窗外的每个早晨,就好像太阳每天都会升起一样,让你对今天的生活产生一份向往和期盼。

    “你怎么先走了”

       宁冉现在越来越喜欢篮球了,暑假里每天都会定时去球场,仿佛是一种程序,每天写完作业都盼望着太阳快点下山,这样就能多打一会儿球了,好像一天要是不打球,就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女孩在那天来过之后又来了两次,宁冉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简月。他想不通为什么女孩会姓简,也害怕简月会和其他女孩一样只是来装装样子。但他还是天天盼望着女孩来打球,总是正打球的时候就看向那条晚上没有路灯的路,也许那次他就会碰巧看到简月穿着拖尾长裙向他走来。所以,他也经常被球砸到,然后鼻血流个不止,因为没有人会给他递卫生纸了,所以他现在总是自己随身带着一包纸。

    “我家里有事,拦的士走了。”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宁冉成了一个初二的学生。他以前听家长说过,打篮球就能长得高高的,但他那时候还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高,更不喜欢打球。可现在,自己喜欢上了篮球,也在努力的打着,可身高却并没有长得很高。他的身体和身高就注定了他打篮球并不会取得什么较大的成就。即便是这样,他依旧没有放弃。就像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要经历打击一样,宁冉的打击是在一个愉快的周末来到的。

    “这样啊,谢谢你今天抽时间教我哦。”

       那个轻松愉悦的周末,晚风轻轻的拂过,带来了泥土的清香,带走了生活苟且,唤起了心底里美好的一切。宁冉打了一下午的球,有些累,防守已经力不从心了,加上他有抢不了篮板,进攻也不行,终于在一次他的防守失误下让对方又进了一球后,他们队的一个打的较好的高个子对他说:“你能不能好好打,不想打就不要嘛。”

    “不客气”

       “要不你先下一会儿,让那个人替你一下。”一个带着眼镜的人语气温和的说,还用手指了指场外抱着篮球的人。

    把手机放回口袋,我一人站在站牌下,手中握着两瓶饮料,看着城市的车水马龙,有些失落。

       宁冉抿紧了嘴,登了一眼那两个人,想冲他俩大喊:“凭什么!”但最终是没有喊出来。轻轻的点了点头,落寞的向场外走去。其实他打球技术并不差,但就是身体不行,随便一个没打过球的个子较高点的人都比他作用要大。


       天黑了,月亮冷冷的凝视着夜晚的大地。所有人都走了,只有宁冉还待在球场,却并没有打球,一个人蹲坐在他的篮球上发呆。他好委屈,为什么他努力了这么久的结果,却没有人认可,自己的努力竟然一点儿都比上先天优势;为什么总是别人的替补;为什么热爱的东西却偏偏伤害我?终于,这个十三岁大的孩子还是流出了眼泪,他终于感受到了世界的不公。他知道,大人们说的不对,不是打篮球的人就能长高,而是只有长得高的人才能打球。篮球场,真是一个快乐,却又伤心的地方。

    “你去广州了?”

       “你怎么了?没事吧?”一个女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简月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了。

    “是啊,去那边念书”

       “嗯?你怎么来了?”宁冉赶紧抹掉了眼泪。

    “加油哦,听说那边压力很大”

       “我下来走走。”简月的回答很简单。

    “一定会的,你也要加油啊,要白白胖胖的。”

       “我问你一个问题。”宁冉望着简月说。

    你离开的消息,我是从你的微博上知道的,在你心里,我没有那么重要吧,所以你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告诉我。

       ”嗯。”简月点了点头。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你为什么要来打球?”宁冉问。

    “有喜欢的人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澳门威斯尼人平台,  “这个,其实是因为我喜欢人喜欢打球。”简月说。

    “看情况吧。可能是好事可能是坏事。”

       “啊。”宁冉突然特别激动,心跳快的厉害。他想,她喜欢的人喜欢打球,那个人不会是自己吧?然后又立刻在心里否定了这样猜测,没有任何理由的否定,就像没有任何理由的猜测。

    “如果我喜欢你咧?”

       “那你刚才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哭了。”简月蹲到他旁边问。

    “那就当作动力”

       “没什么,眼睛被球砸了一下,砸砸出了眼泪。”宁冉含糊的搪塞了。

    今年我高一,你高三,我还记得你的话,一直不停努力着。四年来,从你去广州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你,qq上一年也只聊几次而已。可我却越来越喜欢你,难过伤心喜悦快乐都想和你分享,但我并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哦,下次打球注意点,天黑了就不要打了,你还带着眼镜呢。”简月关心的说。

    今年除夕鼓起勇气吐露心声,你说你并没有那么优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嗯。”宁冉心里顿时没有了委屈,剩下的,只是满满的感动和幸福。

    是的,上天让我遇见你,就是最好的安排。爱情也好,友情也罢,只要能与你有交集,我就觉得很幸运了。

       “不早了,送我回家吧。”简月站了起来,顺便拉起了宁冉。

    你高考后,我们见一次吧。虽然我并没有比四年前漂亮多少,依旧自卑,但是,我很想见你。

       “嗯。”宁冉真想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但美好的时光注定是走的最快的,就像你喜爱的东西,终究会离你而去。


       天上的月亮那天真的很亮,仿佛闪烁着耀眼的白色冷光,将和平与安宁撒向人间。那条没有灯的小路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黑了,宁冉和简月的影子在月亮的照耀下被逐渐拉长,然后汇合到了一起,一直延伸到了篮球场的篮板底下,终究却还是突然消失。

    “为什么会喜欢一个遥远的人?”

    “因为他会发光啊。”

       初三的我们,为了几个月后的那场考试,而去把自己关在棺材里刻苦学习。但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在那个迷茫惆怅的时刻,人们总是祈求时间过的慢一点,再慢一点,最终却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仲夏早晨猛然发现,那场热血却悲伤的电影已经结束,就像一个濒死的病人,在无数遍祈求上帝的宽恕之后,却依旧换来了死神的镰刀一样。几个月后,每个人都会迎来自己的结局,从此,就是不同世界里的人了。有些人的结局就像是金币辉煌的宫殿里盛装舞会的华丽谢幕,而另一些人的结局,就像是送葬宾馆里歌颂灵魂的歌声一样悲凉。歌声将他们的欢乐和悲伤一起焚烧,存入那个小巧玲珑的盒子里,然后埋入那荒凉的,他们正在走着的路。

       宁冉后来和简月成了要好的朋友,经常一起打球,一起无所事事的走在傍晚的大街,聊一些有用没用的。但自从上了初三,两个人就很少有休闲的时间了,只能偶尔在QQ上聊一会儿。

       宁冉的成绩本来就不好,上初三之后的第一场考试更是不理想。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后,一个人跑到篮球场大哭,然后又碰到了简月。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每次哭都能碰见一个理解他的女孩。简月先是安慰了他一会儿,又鼓励他,说要让他一定和她考上同一所高中。

       那天开始,宁冉像是变了一个人。每天睡三更灯火,起晓风残月;人渐憔悴衣渐宽。终于,各方面成绩渐渐好转。成功的家伙,人们只看到他轻松的微笑,而当初腐烂的像一滩烂泥,润湿了泪与血的双眸,和那只有夜深人静时才听的见的秒针的孤独。

       命运就像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编制的程序一样,该来的一定会来,一次次的摧毁你年少天真的心,教导你走向成熟。中考前一天,正好是宁冉的生日。简月发来QQ说生日快乐,很简单,宁冉却感动的死去活来,这个时候记得他QQ的人,恐怕也只有简月了。简月问他有什么愿望,他想了一下说,我希望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简月问他喜欢谁,宁冉想了一下,鼓起勇气把“我喜欢你”发送了出去。但是,简月却再也没有回他。那天晚上,他一夜无眠。第二天考试,各科发挥都不好,他的初中生活,也就此结束了。他的结局,像是一场甜甜的梦,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宁冉在那条布满灯光的笔直大道上走着,不知不觉路上的灯都不见了,他走到了篮球场。

       他听见有人在运着球向远处走去。月光下熟悉的背影,不正是简月吗?她旁边有一个男生陪着他,就好像曾经的宁冉一样。但是这次,男生的胳膊是被简月搂着的。

       今天的月亮不是很亮,朦朦胧胧的,像是被一大片布遮住了,发出了雾一般的光,却格外刺眼。简月和那男生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最终汇合到了一起,延伸到了篮球场宁冉的脚下,就像是一把刀,又将宁冉的影子贯穿。

       宁冉觉得自己好傻,命运终究还是决定了命运。他走过一个便利店,看到里面有买烟的。宁冉的父母不抽烟,但球场有人抽,宁冉觉得那样做不对,抽烟的人却说,烟能解愁。宁冉走进便利店,说是帮父母买烟。出来后,坐在一个冰凉的凳子上,抽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了一口,并没有任何不适应,看来烟果然可以解愁。

       他缓缓吐出来的烟飘到空气中,变成了一朵云。而他那云一般的眸子,却早已变成了烟。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是那个天真,傻傻的少年了。篮球场,真是一个充满回忆,却又令人伤心的地方。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古典文献,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人生,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