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古典文献 > 那些年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爸爸作怪_恐怖惊悚

那些年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爸爸作怪_恐怖惊悚

发布时间:2019-11-29 10:21编辑:古典文献浏览(130)

    爸爸2005年5月1日就去世了,这么多年下来,他的离去我早已习惯。现在经常打电话问候已七十多岁的妈妈。这也是对因诸多因素不能常回家看望妈妈祭拜爸爸而作的补偿吧!这一晃就是六年又没回家了啊!正月里,楼道里摆上供品,烧上纸钱,说是请过世的人回来过节。搞得整个楼梯道都烟尘飞灰的。我爱人的妈妈是信耶稣的,不信这个,因此我家里到显得一片清静。我猜想是有点高兴过余,这几天就不对头了。晚上总梦见爸爸,他穿着干净的衣裳或劳作或休息或逗姐的小孩,还象他活着的时候的样子一样。我心底有种不好的感觉,便打电话告诉妈妈。妈妈在电话一端听着,说,“那是你爸爸想你了,又过节了。”“是不是真的呀,妈妈!我带着种不信任的口气问。”立马,妈又说,“你放心,我们过年你姐帮你忙,已把你那份纸钱化跟你爸去了。他在下面有钱用,还来找这个找那个干什么。” 妈妈说着就生起气来。“哦!”我应一声,就将此事放下了。但今年却奇怪了。我从进入正月来,梦见过爸之后:每天吃完饭就打磕睡,眼睛睁都睁不开,硬要上床睡过觉才见点好。这是不同往常睡完觉就有种轻松的感觉。有时反而睡意更浓,就好象熬了好久的夜了样。这还不算什么,有时候走路都打磕睡,使得好几次摔了跤。我自找原因,是不是吃药过量了,是不是有点感冒,是不是,是不是,我努力想着。但都不符合。在不知名的感觉中,我的腿象注满了铅样沉重极了。因此,我走路都拖不动了。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活到尽头了,但又甘心。我便上网查,看哪种病可能出现这种现象,却总没对上个号。于是,我又跟妈妈打去电话汇报了我的情况。妈妈担心的问我,要不要她去跟我信信迷信。我听后想了下,人死了呼吸停了是作不出什么的。于是笑笑告诉妈妈还是算了。妈妈在电话那端有些失落。我带着棵顽固的心就要与磕睡抗挣到底。这时,妈妈打电话来了。她畅然的告诉我说:“三儿呢,是你爸怪到你,是他在作怪。接完电话,我去跟你立水筷子来,请你爷爷、奶奶及姑姑 都没站起来。后请到你爸,问是不是过节了想你了,就去逗你,那水筷子一下子就站起来。”我想插嘴,还没开口,妈又兴致昂然的说到,“我骂人了。”我骂他:“你硬是傻儿,看得都命苦,养三个女,你不保佑三个女儿、三个女婿及几个外孙事事顺利身体健康,我就将你的坟挖来掉球它。不管你了。你硬是在下面耍得花儿没钵钵装了喔?”我沉黙了会儿,想问问妈妈她们有多久没跟爸爸烧纸钱了。妈妈又对我说:“立水筷子灵得很,我自从嫁进你爸家以来,我就测出来了。有一次,我下巴处的阳子疼痛,去看了医生,打了针吃了药就是不见点效。后来,我才立水筷子,立到是你一个死去的小舅舅怪到我。他小时候就是生阳子没钱治活活痛死了的。我就跟他悔过,要他保佑我好,我若好了就去跟他化纸钱。这样一说就真还好点了。但事情忙,没跟他烧纸钱。我的阳子就始终有点痛。想想后,我就在街上去买好纸钱拿到你外婆、外公及他的坟前去化了。嘿,还别不说,我的阳子真的一下子就好了。”“是吗,没听您讲起过呢!”“真的,你要好。啪!”电话那端传来响声。“倒了,筷子倒了。三儿呢,水筷子来得快去得快,你也好得快。放心了哈,有事再跟我说。”妈妈那端挂了电话。我记下妈妈说的话,晚上睡得特别踏实。第二天起床,走路轻松了,磕睡也打得少了。还不到中午,妈妈又打电话过来问情况,我如实汇报了。我是个相信科学的青年,但通过这件事,我还是“信了”那是爸爸怪到我,以后逢年过节还是应该烧点纸钱去,适当过点年月还是应该回去祭拜下爸爸。后解说下什么是阳子。这是我们家乡的俗话,其实就是指淋巴。

    “这是你儿子啊?”此刻李林听见老奶奶在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李奶奶的老公在婚后三年就撒手人寰,留下李奶奶带着儿子独自一人生活,从小养尊处优的李奶奶啥事不会做,所以当李爷爷去世李奶奶就带着李林的爸爸回到了娘家。

    李林安慰好爸爸带着妈妈再次来到了大仙的家。这里香火特别旺,每次都很多人,所以烟雾缭绕的一直不散。李妈妈与大仙聊了一会,商量好准备哪些东西,然后给奶奶烧了几捆火纸,带着妈妈离开了。

    “哎呀妈,你刚才不是说有转机吗?这堂叔死了是什么转机,还说是奶奶带去的,能不能不要那么吓人?”李林不放心还四周看了一圈,确实跟平时没两样。

    李林看了看老爸,那老爷子一直没吭声在抽烟,这事儿闹的,当初发那么大火不愿相信,结果没几日他堂兄弟就死了,再没几日人家墓主后人找来了。

      1                                       

    “爸,别想了,既然这样那就选择把事情办好,也许以后奶奶就不会再来找我们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继续生活。”

    我追着李林就掐,突然他大喊一声:“奶奶!你怎么来了?”

    李林呆呆望着眼前的大仙,八十岁的老奶奶一头黑发,说话中气十足,眼睛发亮,烟瘾很大,走路带小跑,一直絮絮叨叨讲自己的故事,说感谢老母保佑什么的。李林心里糊涂了,不想说话但还是听见自己在问:“那我奶现在跟别的老头合葬在一起?那别的老头有没有欺负她?她是不是没有钱花了?我们清明的时候给她烧了很多钱啊房子的,都收到了没?”

    “这么神?”我一听立马来了精神:“看来这大仙的称号不是白叫的,既然这样改天去会会她,看看大仙能不能保佑我赚大钱,哈哈哈。”

    “你们怎么能这样呢?奶奶居然在人家的墓地里呆了十年,难怪她老人家托梦给我,说不好。”

    “不要走,中午就在这吃。”说话的是大仙,但是手里拿着香点燃开始在香炉前口中念念有词,请谁去帮忙喊一下。李林听见了奶奶的名字,不由的眼睛发直心里发毛:“我去,难道等下真的能看见奶奶?这可是青天大白日的,这也太诡异了吧。不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李林摇摇头,不敢搭话。

    李妈妈不给他胡乱问,自己问了几句:“老奶你在那儿过的不好吗?有什么需要的吗?我们回去准备。”

    “去去去,什么老李头?不过说来也神奇,他现在脾气也好很多,而且每天都出去溜达两小时,这在前几年是不可能发生的,整个人精神面貌都很好,能吃能睡能跑的,我也真是服了。

    “猫猫,快起来,跟我走!”

    李林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脱口而出:“在哪?我奶奶来了?”

    “除了你堂叔的死,还有一件事,老家来电话了,我们当初把你奶奶真葬错墓了,葬在别家了。”李妈妈长叹了一口气:“你啊别不信,老家人说人家坟墓的后人回来扫墓的,多年未回今年浓重祭祖的,结果发现墓地被我们上次去祭拜过了,那家都举家搬迁了,所以不可能还有人来祭拜,所以……”

    李林也变最初的不屑到半信到现在的全信,母子二人拜别大仙回到了家。刚一说起这事儿,李爸爸就开始发飙:“你们脑瓜子坏的了吧?这也能信?这世上哪有大仙?上当了还帮人数钱。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李林摸摸后脑勺,汗水已经湿透了衣领,再看老妈正和大仙商量对策,只听大仙说:“这老奶奶走的时候脑子已经开始痴痴迷迷,否则闹的更凶,你爸爸身体不好有很大原因在这里,你跟你老婆离婚也是她附在你老婆身上没事发脾气跟你闹……”

    奶奶脾气一直很大,全家都让着她,但是这一次大家都没当回事,因为家乡的传统就是入土为安,所以当奶奶灯尽油枯全家人还是将丧事当成喜事给办了,然后将奶奶跟爷爷合葬了。

    “有一会呢,你安静坐着,我请大仙找你奶奶上来聊聊,看她在那边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没有的话就保佑你爸爸身体好起来,保佑全家平安。”李妈妈很认真的回答,眼睛一直看着那被称为大仙的老奶奶。

    好吧,李林脑子终于捋顺了:“这当初奶奶死活不愿百年后被带回老家与爷爷合葬,然后你们不但将奶奶骨灰带回去合葬了,还葬错了!”

    “你说,这大仙是真的大仙吗?”李林呷了一口咖啡看着我。

    “谁说不是呢?你堂叔也走了。也没有人怪了,只有去赔不是然后想个办法如何把奶奶接去你爷爷那里。”

    “烧了。”

    “来了”。大仙的话音一落,李林就发现大仙与刚才的不同,她眼泪哗哗哈欠连天,不停抽着烟,不知道在跟谁说着话,然后说:“你们家老奶奶的坟墓弄错了,她现在没有跟她老头子合葬在一起,她流落在外面。哎呀,这个乱啊你家。”

    自从烧完纸钱,李林就没再梦见过奶奶,日子似乎也安静了。

    2                                                         

    “在这呢,你看不见,你说话她能听见……”大仙朝前面空地上努努嘴。

    十年前,李林的奶奶去世,全家一致同意将奶奶与去世多年的爷爷合葬。但是,李林的奶奶一直是家里脾气很火爆的一个人,一生没什么毛病,一直健康的活到九十才带着点老人痴呆走了。

    通过大仙的描述,李林得知了为何父亲这些年一直身体不好,因为奶奶一直在闹,为啥闹?是因为当年合葬的事情很生气,她明明说好不要回老家的,然后不但回了老家还葬错墓了,跟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墓合葬一起了,原来这么多年奶奶一直流落在别家,她当然不开心,所以会一直在家里闹的人不得安生。

    “对了,你家老李头现在身体如何了?”我其实很关心这件事结束后李家发生哪些变化。

    出去没两天,接到电话,是李妈妈的:“大林快回来,跟你商量个事儿。”

    “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李林赶紧找点话题平复一下紧张的情绪。

    然后就是各种忙碌,终于在冬至前夕将奶奶接了出来,和爷爷葬在了一起,然后放鞭炮插花种树的,各种忙完心情大好,似乎心中一直有的小症结也消散了,生活又归于平静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下午跟我再去一次大仙那里,问问需要准备哪些东西,好尽快把这事儿办好。”

    李林偷偷打量着屋子,此刻还烟雾弥漫,但是并没有熏眼睛和想要咳嗽的感觉,若影若现的看见那些供奉的香炉,观音像在烟雾中显得越发的真实,有那么一瞬间李林感觉观音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他,顿时后背发凉收回了目光。

    这天,李妈妈让李林送她去一个地方,神神秘秘的不说是干啥,只说到了就知晓。李林开车七绕八拐的找好半天才在老妈的胡乱指引下来到了目的地。刚下车也没发现什么异样,可是一跨进院子大门,李林傻眼了,那里正对着门的方向有一张条桌,就是电视上经常看见的古代人用的条桌,条桌上方供奉着观音老母像,三个还是四个香炉的还在青烟袅袅,烟雾中一位黑发锃亮的老奶奶笑眯眯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屋里其他人将目光投了过来,吓的李林没敢仔细看。

    “啊?什么鸭腿?”他一脑门子黑线估计。

    妈妈的话没说完,李林心里就开始发毛,他从来不信这些,但是梦境与妈妈说的现实都太过真实,难道奶奶真的是因为墓地被灌上水泥而托梦的吗?可是这也太诡异了,不是说人死后并没有魂灵存在吗?为啥还能托梦?

    见李爸爸斩钉截铁的的态度,李林也不好说什么,回自己屋里继续玩手机去了。此后几天的功夫只要李妈妈一提到这事儿李爸爸就发飙,弄的李林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就借口躲了出去。

    “是是是,是我错,只是我有件事想不明白,所以要找你聊聊,不然我憋心里不舒服。鸭腿是吧?我们聊完我请你吃,管够成不?”

    纸也烧了,人也舒服了,但是奶奶在梦中说又硬又凉是什么意思?李林一直觉得这梦是有什么含义,就问了他老妈,这老妈一听就楞了:“啊?这下坏了,你奶奶找你要钱花的,你烧给她没?”

    “啊?”李林一脸茫然。

    “哎呀,去去去,大仙说了心术不正的人烧香也没用。”

    一进屋李妈妈就迎了上来:“大林,事情有转机了。”

    但是,李林跟妻子也不知道为啥就成天吵吵,李林每天躲外面不敢回家,一回家就是无休止的吵吵,李林的心里接近崩溃,终日在外面吃饱喝足到半夜才回去睡觉,有时候半夜两个人也吵,终于有一天不吵了,两人很平静的去办了离婚,李林爸妈都傻眼了,等他们知道真相离婚证已经放在眼前了。

    “我在梦里吃北京烤鸭,刚咬一口被你一闹,没有了,你赔我。”

    “不知道,但是人类这号称文明世界发展到今天,确实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也没办法验证,只能说如果你信了,而且刚好对你有益,那么你可以选择继续相信那大仙。”我说了一堆他也懂的话,翻翻白眼:“我当发生什么事情了,非要大早上喊我来说。”

    “那好,半小时后楼下的小咖店见。”冲着鸭腿这面子我给了。

    周末的早上还未睡醒就被李林电话吵的头疼,我这正在梦中吃北京烤鸭呢,这下好了,刚咬一口,哎呦我的鸭腿。气的没好气骂了他一顿:“你烦不烦啊,这一天天的总在早上打电话,几个意思啊?你赔我鸭腿!”

    这倒霉孩子,最近总有杂七杂八的事情告诉我,我简直成他家的记事簿了。刷完牙我顾不上抹脸就出去了。这下好了,我的记事簿上又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下面就是李林给我讲亲历故事。

    “哎,我说李大林,你说谁心术不正啊?我削不死你!”

    这一过就是几十年,直到李林的爸妈结婚有了李林,家里都还好,除开李奶奶时不时的发点2脾气,一家人生活算是很和美。这李奶奶生前还清醒的时候说过不止一次:“以后我死了,谁也不允许把我送回老家,我哪里也不去,你们把我一把火烧了,灰撒了,就行。

    李林不问就知道一定是为奶奶墓地的事情,这事情确实不好弄,说当初错了,可是错的这又是谁家的?万一人家有人发现了闹起来该如何收场?谁愿意自己的坟被掘开啊?想想头皮都发紧。

    “哈哈哈,你这孩子啊,你奶奶在别人家当然过的不开心,你们烧的那些都被人抢走了,她一分没捞到,当然回家去闹。”这大仙还笑,笑声怪吓人的,汗毛全竖了起来。

    “啊……”尼玛,没出息如我,吓得头都没回就跑了。

    “是的,离婚了。”李妈妈的声音里多的无奈。

    “哎,你奶奶不是几十年也没回你爷爷老家吗?这不是一直都由你堂叔在看守你爷爷的墓,你堂叔也一辈子未婚,奶奶也就当他是另一个儿子了。你看我这心里一直不得劲儿,所以找到他来家聊聊过去那些事,可他忽然就发狂,那脾气大的,拍桌子打板凳上蹿下跳的对天赌咒,不可能错的,他每年都会去扫墓。”

    那老奶奶跟别人说道一番,大家都走了,李妈妈跟她聊了起来,玩手机的李林其实竖起耳朵在听她们聊的内容。她们在说什么棺木啊,墓地啊,还说到了李林爸爸身体一直不好,然后李妈妈病急乱投医想来试试。

    老两口只好臭骂李林一顿就算了,毕竟已经这样了,生活还要继续。李林的爸爸自从李林婚后就身体一直不好,这十年断断续续的总要住院,每次住院也查不出什么大毛病,老毛病也无法痊愈,终日头昏沉沉,吃不香睡不好的,一年年看着憔悴。

    然后没过多久,李林就结婚生孩子了,毕竟家里有老人去世,长辈就会催促孩子结婚。这不他一日午睡梦见了奶奶。奶奶告诉他她在那儿过的不舒服,到处又硬又凉。

    李林的后背又开始发凉,不由自主看了一眼观音像,那双眼睛似乎也向他投射了一丝寒光过来。

    李林一惊梦醒了,睁开眼睛看看四周,一切依旧安静,脑子里却一直响着奶奶的话,她又冷又硬的感觉是哪里来的?李林脑子乱哄哄的,直接找了他爸爸,这老爷子让买点纸祭拜一下,还骂他脑瓜大想太多闹的。

    李妈妈一脸忧愁的说:“但是,你堂叔回去后,没几日我再打电话过去,人家说他已经去世了,我心里又不舒服了,不知道是你奶奶带他去的还是他自己生气气死的,反正人已经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扫墓吧,无儿无女的一辈子。”

    看大仙说的有鼻子有眼,而且能够清晰说出地点,能够清晰说出距离多远那一座才是李林那从未谋面的爷爷之墓。

    “再有,你奶奶跟你合葬后我们担心下大雨会冲坏了墓地,所以用水泥砂浆浇灌了一下……”

    “你家有神位!家里就乱七八糟的。老头子身体也不好吧,我从你身上能够看见。”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古典文献,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些年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爸爸作怪_恐怖惊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