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古典文献 > 也是一味治病的药引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父亲所

也是一味治病的药引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父亲所

发布时间:2019-11-23 02:30编辑:古典文献浏览(75)

    坐火车去省城,上车之前先买了本新一期的《意林》。有了它,漫长的车程将会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中国论文网 不知过了多久,我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时,放在小桌上的《意林》却不翼而飞了。我看了看小桌对面的那对父子。父亲在低头睡觉,一只手却紧紧地搂着他的孩子,而我的书,就在这个十多岁的孩子的手里。我从来都不喜欢别人乱动我的宝贝书籍,正要问他为什么要乱拿我的书的时候,却发现孩子看得很认真,就连我站在他的旁边他都没发现。不忍心打扰他,我回到我的位子坐了下来…… 许久,孩子终于抬起了头。看见我已在他对面,他羞赧地笑了笑,把书送还到了小桌上后,又朝我面前推了推。 我笑了笑,问他:“你也爱看《意林》?” 他点点头:“我很喜欢这本书,阅读的时候我可以忘记烦恼、病痛,可惜这些年家里为给我治病都没钱了,所以我只能把这个爱书的梦想藏在心里。” 一本好书,也是一味治病的药引啊。 下车的时候,我把《意林》给了他,并且硬塞给他父亲五十元钱。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真的希望,有了《意林》的陪伴,这孩子在饱受病痛折磨的时候也可以暂时忘记痛苦,去感受精神世界里的阳光。

    那是石榴花盛开的季节,远远望去,火红火红,燃烧整片天空。那样美丽的花,盛开在这美丽的季节,如同最美好的爱情,相遇在此刻最美好的时光。我曾在石榴花下虔诚祈祷: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一
      “老板,这本书多少钱?”小如在书店终于找到她一直想要的《石榴花开》,可是看到标价却让她有些心疼。
      “看后面的标价。”老板头也不抬的继续玩着他的电脑。
      “我是想问一下有打折吗?”小如试探的问着。
      “没有。这些书都是最新款,按原价出售。”
      “老板,你就少一点吧,我今天钱没带够,我真的很喜欢这本书,你就便宜点卖给我吧?”
      “你可以等下次钱带够的时候再来。”老板有些不耐烦地从小如手上抢过书,像这样爱贪小便宜的人他见多了。
      “老板。”小如继续叫着。
      “不要再说了,这本书就剩下最后一本了,不要拉倒。”
      
      二
      “老板,请问你这有《石榴花开》这本书吗?”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男生,开口问道。
      那是小如第一次见到泽,他帅气的外表深深地吸引着她,就像城堡中的王子,而自己就像等待他发现的灰姑娘。
      “有的,你运气真好,就剩这最后一本了。”老板笑嘻嘻地把书递给了泽。
      看到老板把书给他,小如才反应过来,“喂,那本书是我的。”小如生气地喊道。
      “什么是你的?买书你都要讲价,像你这样爱贪小便宜的我见多了,书是我的,我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泽从他们的对话中明白了他们僵持的原因,微微的朝小如笑了笑:“那小姐,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他爽快的付完钱,朝门口跑去,突然又转身看了一眼小如,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他觉得心里特别的爽。“谢谢你的书!”然后一溜烟消失在人群中。
      “你……”看着他的背影,小如气得直跺脚,“别让我再碰到你!”
      
      三
      自从这件事以后,小如一直耿耿于怀,她开始后悔不应该为了那点小钱而损失了自己的爱书。可是转念一想应该怪那老板和那个可恶的人,这样想着小如心里就比较好受一些了,毕竟把错误归咎在别人身上,总是比较容易让自己接受些。
      小如来自贫苦的农村,很早便辍学出来挣钱养家,现在在一家花店卖花,同时身兼数职。今天她要去上一堂选修课,在大学里很多人为了不去上课,又避开老师的点名,一般都会出钱请别人去上课。这样轻松又赚钱的活,小如自然是不会放过。
      因为去得比较晚,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坐满了,小如找了很久,好不容易在角落发现了一个空位,可是却放着书,但是环顾四周又没有座位了,小如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喂,同学,这位置有人了。”旁边趴着的男生突然抬头看了小如一眼。
      小如尴尬的转身想要说抱歉,可是却在转身的那一秒愣住了:“是你!”
      “呵呵,原来是你啊!”泽笑了笑。
      “真是冤家路窄!”小如撇了他一眼。
      “至于吗?买了一本书,就把我当成仇人了!”
      小如不搭理的坐了下去,背对着他。
      “不过,美女,这个位置有人了。”
      “是吗?有人吗?我怎么没看到?”
      “你没看到桌上的书吗?”泽指了指桌上的书。
      小如哈哈大笑,把手中的书放在桌子上,“这桌上也有我的书,那不就是我的位置了!”
      “你不懂得先来后到吗?”
      “先来后到?”小如嘲讽一笑,“那你抢我书的时候,怎么不说先来后到?”
      “既然如此,我倒是不介意我们同坐一个位置,你是想让我坐在你腿上呢?还是你坐在我腿上呢?”泽无赖的笑着。
      “你……”小如气得脸发紫,站起来,抄起书狠狠向他砸去。这时铃声响起,她只好无奈忍气坐下。
      泽并不理会她,一脸得意地朝她摆了个胜利的手势,从地板上捡起她的书欣赏着,看着她那娟秀的字迹,还有那个显眼的名字:梁小雨。他心里默默念着,笑了笑。
      小如看着他也毫不客气的桌上拿起他的书,顺便看了一下他写得很随性的名字:林轩。原来他的名字叫林轩,闲得无聊,小如突然想起一个报复他的办法,拿起笔在他的书上毫不客气的画起画来。
      
      四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泽从小如手中抢回了书,迫不及待的打开看,想看看小如在画什么,当他看着名字旁的乌龟时,并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嗜好!”
      “懒得理你!”小如拿回自己的书,收拾着走出了教室。
      “喂……”泽朝着她叫着,追了出去。
      小如一直往前走着,并不搭理他。
      泽就一路跟着,跟到了公交站。这时他电话响了,他从口袋掏出手机,钱包掉在地上,还没等他弯腰捡起,就有人抢先一步捡走了他的钱包跑开了。“喂!”他刚要起身追去,从他身后跑过来另外一名男子把他手中的手机也抢走了。他追了几步,发现自己追不上了,只好停下来,朝着小如走去。
      小如被那一幕吓着了,愣在旁边看着他。
      “喂……”泽叫了声。
      小如才反应过来,“你没事吧?”
      “你居然会关心我?你不应该幸灾乐祸吗?”泽说着,就像没事人一样。
      小如看着他完全不像被打劫过的人,“是啊,我真开心,真是老天有眼,恶人有恶报。只是有些遗憾怎么只是抢了你的东西,没把你揍一顿!”
      “呵!”泽微微一笑,“果真是最毒妇人心,我真怀疑那两个人是你找来报复我的!”
      “你才那么无聊呢!我看你是平日坏事做尽,遭报应了。”小如看着自己等的公交车来了,正要准备上车。
      “等一下。”泽突然拉住她。
      “你干嘛?”
      “你走了,我怎么办?”
      “关我什么事?你不会打电话找你朋友帮忙吗?”
      “你没看到我手机被抢了吗?”
      “你就没有记住一个号码?你父母的?”
      “没有,借我一些钱,我打车回去。”
      “打车?”小如笑了笑,“你没看到我自己都是坐公交车吗?”
      
      五
      看着泽挤上了公交车,小如觉得很可笑,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乘公交车,泽一直紧紧跟着小如,还一直用手捂着自己的脸。
      “你干嘛啊?”小如问着。
      “帮我看一下有没有我们学校的人?”
      “你还真把自己当明星啊!大明星要是觉得丢人就下车走路回去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你才这么倒霉!”
      “你说什么?”
      “我说遇到你,很倒霉!”
      小如突然不说话,朝他伸出了手。
      “干嘛?”
      “还钱啊!”
      “你放心,回去后,我双倍还你。不,十倍,绝不会让你这个爱贪小便宜的人吃亏。”
      “是啊!我就爱贪小便宜,也请你记住了,还我十倍的车费!”到了自己要下的车站,小如自己挤下车了,留泽一个人在车上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他打开那本画了乌龟的书,欣赏着,“真难看。”他笑了笑,“如果遇到你会倒八辈子霉,那我也愿意。”
      
      六
      “你这小子,今天可把我害惨了。”泽一回去,推了林轩一把。“说,你今天跑哪去了?非得让我替你去上课。害我今天坐公交车回来。”
      “什么?你今天是坐公交车回来的?我的大少爷,你的车呢?”林轩笑着。
      “还不是因为你!”
      “我的错,我的错,大少爷,求你原谅。我今天是真的有事。我打电话给你你怎么一直不接呢?”
      “别提了,今天真是倒八辈子霉了!手机,钱包都被被抢了。”泽说着,回忆着今天的事,想起了小如,心里偷偷地乐了下。
      “怎么回事?”
      泽把前前后后的事都跟林轩说了一翻。
      “扑哧……”林轩没忍住笑了。
      “你还敢笑?”泽打了一下林轩。
      “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我请少爷好好吃一顿。”
      “不够。”
      “那要怎样?”
      “你那本书归我了,还有帮我找一个叫梁小雨的人。”
      “梁小雨?”
      “怎么?你认识她?”泽开心地笑着。
      “如果没有同名的话,应该就是了,我有个学妹叫梁小雨,我可以带你去找她。”
      
      七
      “小雨,外面有人找你。”同班同学唤了小雨一声。
      “谁找我啊?”小雨走出教室,看到林轩的那一刻她有些愣了,开心地叫了起来,“学长,是你找我吗?”
      “是她吗?”林轩小声的问泽。
      泽一直盯着面前的女孩看,眼前的女孩长得挺漂亮的,打扮得有些花哨,“你叫梁小雨?”泽一脸失望地问着。
      “是啊!怎么了?”小雨一脸疑惑。
      “你们班还有叫梁小雨的吗?”
      “没有啊。就我一个。”
      “真是同名不同人。”泽看着她冷笑着。“我先走了。”他朝着林轩说了声,失望地离开了。“还欠你钱呢!”他自言自语道,“你那么爱贪小便宜的人怎么会舍得这十倍的车钱呢?”
      他决定再坐一趟公交车,然后在她上次下车的地方下车,他决定碰碰运气,没准会遇到她。可是他在附近找了很久,却始终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一周了,他每天都去碰运气,却再也没有遇到她,又是那个教授的课,他早早就去了,占了上个星期的那两个位置,可是一直等也没有看到那个她,只看到了那个梁小雨。小雨看到他们朝他们走了过去:“林轩学长。”
      林轩笑了笑,“嗨,小学妹!”
      泽坐在旁边不想搭理她们,打开书看着上个星期她在书上画的乌龟,然后自己一个人笑了。
      “学长,我可以坐这边吗?”小雨指了指泽旁边的空位,问林轩。林轩看了一眼泽,“当然可以。”然后小雨就毫不客气地坐在泽的旁边。泽一脸厌恶的看了她一眼。
      
      八
      “小学妹,你上个星期有来上课吗?”泽无心问着。
      小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
      “你不怕被抓啊?”
      “我上个星期身体不舒服,没有来上课,怕被点,让我姐替我上了一节课。”小雨回答。
      “你姐?”泽激动的跳了起来。
      “对啊,我姐,怎么了?”
      “你是说上个星期你姐替你来上课。”泽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摇了摇身旁的林轩。
      “是啊!怎么了?”
      “你姐在哪啊?”
      “在上班啊!”
      “上班?”
      “对啊!”
      ……
      
      九
      “姐,我没钱了,给我些钱!”一回家小雨就朝着小如伸手。
      “小雨,我前两天不是刚给过你吗?”小如摇摇头,“你省点花,咱爸的身体不大好……”
      “好啦,好啦……你真够啰嗦!每次让你拿点钱都是这样!”
      “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自己省着点。”一边说着还是一边从钱包里拿钱给了小雨。
      “姐,你放心,等我毕业工作了就把钱还你。”小雨接过钱,弄了弄头发。
      “谁指着你还啊!”小如生气的说着,看着小雨,“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小如问着。
      “呵呵,应该不算。我也不知道林轩学长到底喜不喜欢我?”小雨害羞地说。
      “什么学长?”
      “林轩学长。”
      “林轩。”小如轻轻念着,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不就是叫林轩吗?
      “姐,你知道吗?他真的好帅,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还好有钱。”
      “你是喜欢他的钱还是人?”
      “都喜欢。”
      
      十
      “小如,我去送花了。”宇对着小如说着,一脸不开心。
      “你今天怎么没送小雨去上学?”小如问着。
      “小雨说以后都不要我送了。”宇拿着手上的花整理着。
      “你们吵架了?”
      “没有。”
      他们说着话,店里突然进来一个人,“请问你需要买什么花?”小如抬头问着,却愣在那里,泽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笑着。
      “我去送花了。”宇对小如说着,朝外面走去。
      “你喜欢什么花?”泽突然开口问道。
      “你什么意思?”
      “我想要买花给我喜欢的女孩,但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花?所以我现在在问她!”泽一本正经的说着。
      小如耳根发红,“你是来还我钱的吧?”她突然转移话题。
      “梁小如。”泽大叫一声。
      “请问林轩同学找我有何事?”小如回应。
      泽突然大笑,“错了,错了,原来我们都搞错了,我不叫林轩,就像你不叫梁小雨。我现在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王泽,我喜欢你,好了,我说完了,该你了!”
      “该我什么?”
      “该你说是不是喜欢我了?”
      小如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
      “你可别不承认,这可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泽打开书本找出那页小如画的小乌龟。
      小如看着那只乌龟忍不住大笑起来。
      
      十一
      那一天,阳光正好,微风正凉。叶子在舞蹈,微风在歌唱。
      “我们是不可能的。”小如说着。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同一类人。”小如哼笑一声,看着泽,那个城堡里的王子。你真的是我的王子吗?你是来拯救你的灰姑娘吗?可是灰姑娘的梦十二点到了就该醒了,十二点过后,你还是王子,而灰姑娘还是灰姑娘。
    澳门威斯尼人平台 ,  “你听过有情人终成眷属吗?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只要你说你喜欢,剩下的都交给我承担!”

    作者:雷米特
    推荐:《父亲所忘记的》,是一篇短篇文章,却引起无数读者的共呜。在数百种杂志、家庭机关,和全国各地的报纸上刊出,同时也译成了很多种的外国文宇。而使人感到惊奇的是,大学杂志采用,中学杂志也采用。有时候一篇短文,会有奇异的效果出现,《父亲所忘记的》就是如此。

    原本隔天就该去还钱,但你知道的,我的记性不好。 所以第二次走进莉芸的店是在三天后,刚下班回到社区时。 我在社区大门碰见李太太,由李太太联想到钱,再由钱联想到莉芸。 我没上楼回家,直接走向她的店,走到离店门口还有三步距离时,莉芸突然推开店门,探出头说:「欢迎光临。」 『你有装监视器吗?』我笑了笑。 我走进店裡,依然选了最裡面靠右牆的座位。 餐桌铺上淡蓝碎花桌布,再用透明玻璃压住。我发现压著一张纸,写上:「如果人生没有错误,铅笔何需橡皮擦?」 正在品味这段话时,莉芸拿著Menu递给我。 『这段话似乎有点哲理。』我指著桌上那张纸。 「是呀。」她说,「如果不重要的记忆也能用橡皮擦轻轻抹去,那么人们应该会很轻鬆。」 『你的话比较有哲理。』我笑了笑。 我打开Menu,右下方又贴上「迷迭香鸡排——特价」的贴纸。 『那就迷迭香鸡排吧。』 她收走Menu,走回吧台跟女工读生交代一会,又带著笑容走向我。 「我想跟你说话。」她说。 『请。』 「你今天上班没发生特别的事吧?」她在我对面坐下。 『嗯……』我想了想,『我今天知道有个女同事怀孕四个多月了。』 「然后呢?」 『但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她笑了起来,说:「那么说说你知道的吧。」 『我只知道孩子的父亲不是我。』 她又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开心,我发觉除了她的人很乾淨外,她的笑容也很乾淨,像白雪公主刚洗完脸后的笑容。 「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笑声停止后,她问。 『你的名字三个字都是草字头……』 说到这裡,我发觉竟然又忘了她的姓。努力回忆了一下后,说:「薛莉芸?」 「我是苏莉芸,叫我莉芸就可以了。」 『抱歉。』我笑得有些尴尬,『我的记性不好。』 「你记得我叫莉芸,我就很高兴了。」她笑了笑,「以后就叫我莉芸,别管我姓什么了。」 「我可以陪你吃饭吗?」她又问。 『你这家店总是提供陪客人吃饭的服务吗?』 「你一个人吃饭,会很寂寞的。」 我看了看她,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便出了神。 「可以吗?」 『喔。』我回过神,『当然可以。』 她立刻起身回到吧台。过了一会,跟女工读生各端了一份餐点走来。 这次吃饭我倒是跟她聊了几句,通常是我开头,她回应。 如果我没开口说新话题,她会保持安静。 客人又陆续走进店裡,约有三桌,女工读生忙进忙出。 但她始终坐著陪我用餐。 『你请的女工读生很能干。』我说。 「她不仅能干,而且任劳任怨,完全不拿薪水呢。」她说。 『啊?』我差点噎著了,『这怎么可能?』 「因为她是我妹妹。」 『原来如此。』我笑了笑。 「其实我妹妹三年前就见过你。」她突然说。 『可是我没见过她。』我仔细看了看正在吧台忙碌的女生,『我说过了,我有一张大众脸。』 「不。」莉芸摇摇头,「你也见过她。」 『啊?』我很惊讶,『我完全没印象耶。』 莉芸简单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她看我已放下餐具,便问:「好吃吗?」 『迷迭香的浓烈香气让鸡肉的味道更鲜美。』我顿了顿,接著说:『虽然很好吃,可是感觉跟上次的味道完全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 『肉的味道完全不一样。上次的味道很强烈,这次却是甘甜。』 「因为上次是四隻脚,这次是两隻脚。」 『你说什么?』 「你上次点的是迷迭香羊排……」她突然笑出声音,「这次点的是迷迭香鸡排,肉的味道当然不一样。」 『不好意思。』我哑然失笑,『我只记得有迷迭香,其馀忘了。』 她似乎没有停止笑的迹象,我便静静看著她,等她笑完。 我发现她的笑容除了乾淨外,还给人一种放心的感觉。 「我请你喝杯咖啡吧。」她终于停止笑声,然后站起身。 我这次学乖了,眼睛紧盯著她的背影。 她确实是从冰箱拿出一壶东西,是冰咖啡没错; 但似乎又将它加热,再端出两杯咖啡走出吧台。 「是热的。」杯子还没放在桌上,她便叮咛:「小心烫。」 我端起咖啡,小心翼翼喝了一口,是热的没错。 我觉得很纳闷。 为什么要将冰咖啡加热呢?直接煮热咖啡就行了啊。 况且所谓的「冰咖啡」,其实不是由冰水冲泡而成,而是将煮好的热咖啡用冰块或冰桶迅速冷却而成。 为什么她要将热咖啡冷却成冰咖啡,然后放入冰箱,再从冰箱拿出来加热又变成热咖啡呢? 她的日子太无聊?或是吃饱了太閒吗? 『为什么……』我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因为我是奇怪的人。」话没说完她便打断我。 『这不叫奇怪,应该叫无聊。』 「那好。」她笑了笑,「从此我不只是奇怪的人,还是无聊的人。」 『啊?』我一头雾水。 「现在别想了,专心喝咖啡吧。」她说,并比了个「请」的手势。 我又端起咖啡,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跟一般咖啡香不同。 浅浅喝了一口,口感似乎比一般咖啡柔顺,而且更香醇。 用「醇」这个字确实是贴切的,因为咖啡中竟然有一种酒酿的香味。 原先以为我的舌头和鼻子出了问题,但一直到喝完那杯咖啡,酒酿的香味始终都在。 我百思不解,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她,她的表情似乎很得意。 『为什么……』我又忍不住开口询问。 「因为我不只是奇怪的人,还是无聊的人。」她又笑著打断我。 『喂。』 「找一个下午时分来这裡,我煮给你看,你就会明白了。」她说。 我心裡盘算著,如果要下午来,只能在假日。 但不知道放假时,我会不会记得要来看她煮咖啡? 我起身走到吧台,打算结完帐离开。 她跟著我走向吧台,在我拿出皮夹时,她刚好走进吧台内。 我心想Menu上最贵的餐也不过180块,而且我点的餐还是特价。 所以我掏出两张百元钞票拿在手上。 「一共是300块。」她说。 『可是……』 话一出口,便觉得尴尬,即使比想像中贵,也应该不动声色才对。 「还包括上次你欠我的钱。」她说。 『差点忘了。』我楞了一下后,便恍然大悟,『上次的钱还没给。』 「有我在,才会『差点』。」她笑了笑,「不然你应该会忘记。」 『说的也是。』我不好意思笑了笑。 赶紧再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凑成三张后拿给她。 才刚走出店门两步,听见背后的门又被拉开,她说:「以后如果懒,不想骑车出门,就走到我这裡吃晚饭吧。」 『嗯。』我回头说,『如果我记得的话。』 「这跟记性无关。」她说,「你只要养成习惯就好。」 『你很会做生意。』我说。 「多谢夸奖。」她笑了。 我一个人住,又不会煮饭,到哪裡吃晚饭是每天都会碰到的问题。 我确实懒得骑车出门吃晚饭,因此走到她的店吃饭是很好的选择。 从此以后,我偶尔在下班回到社区时,直接走到她店裡。 偶尔久了,偶尔都不偶尔了。 总不能一星期有五次到她店裡还叫偶尔吧。 每当我到她店裡,都会点「特价」的餐。 景气不好加上物价飞涨,钱要省点花。 后来我发现,我好像每次吃到的特价餐点都不尽相同。 有迷迭香羊排、迷迭香鸡排、迷迭香牛排、迷迭香猪排…… 还有迷迭香排骨饭、迷迭香鲷鱼饭,甚至还有迷迭香糯米糕。 这些特价餐点只有一个共通点——迷迭香。 我一直很想问莉芸为什么偏好迷迭香?但总是忘了问。 因为当我走进店裡刚坐下时,她一定会问我一个问题:「你今天有发生特别的事吗?」 然后我必须要用我有限的记忆能力去回忆当天发生的大小琐事。 于是我就会忘了问我想知道的问题答案。 莉芸都会陪我吃饭,好像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吃完饭后她会请我喝一杯具有酒酿香味的神奇咖啡。 喝咖啡时我们会閒聊,很随兴,像多年的老友閒聊那样。 说也奇怪,我常有那种我们是多年老友的错觉。 咖啡喝完后,我才会想起又忘记要在假日下午来店裡看她煮咖啡。 我曾经在閒聊中问莉芸:『你是学什么的?』 「我大学念化学系。」她说,「现在开这个店算学以致用。」 『这也算学以致用?』 「以前在实验室调製化学药品,现在把这种实验精神用在烘焙饼乾、 调配饮料和烹饪食物上,这难道不算学以致用?」 『不。』我笑了笑,『这是一种境界啊。』 莉芸也跟著笑,依然是乾淨的笑容。 『你应该对摄影有兴趣。』我指著牆上的照片,『都是你拍的吧?』 「是我拍的。」她说,「但我对摄影没兴趣,也拍的不好。」 『你太谦虚了。这些照片看起来……』 「说谎会短命的。」她微微一笑打断我。 『这些照片很有人性,一看就知道是一般人拍的,技巧不高。』 她笑了起来,然后点点头表示认同我的说法。 「我得拍下这些照片。」她的视线缓缓扫过牆上每张照片,说:「因为每张照片都代表一段被遗忘的记忆。」 『被遗忘的记忆?』我很疑惑,『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不只是奇怪的人,还是无聊的人。」 『喂。』 「我帮你拍张照吧。」她突然说。 『喔?』我有些意外。 她从吧台下方拿出那种常见的数位相机,走出店门,然后向我招手:「来呀。别害怕。」 我只好站起身走到店门口,站在招牌下方,右手比个「V」。 几天后我再到她店裡时,我笑起来像白痴的照片已挂在牆上。 坦白说,她这家店的摆饰跟她的人一样,乾淨而温馨;但牆上的照片不仅技巧很一般,景物或人物也很一般,似乎不应该成为整体装饰的一部份。 难道真如她所说:每张照片都代表一段被遗忘的记忆。 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儿,你静静听着:

    我在你酣睡去的时候这样说,你的小手掌压在你小脑门儿下,金色的头发给汗水黏贴在你额上,我悄悄地进来你的房里。那是几分钟前,我在书房看书的时候,突然一股强烈的侮意,激动了我的心,使我失去了抗御,使我感到自咎的来到你床沿。

    孩子,这些是我所想到的事——我觉得我对你太苛刻了。你早晨穿衣上学的时候,你用毛巾轻轻擦了下脸,我就责备了你;由于你没有把鞋拭干净,我也责备了你;当我看到你把东西乱丢在地上时,我也大声责备你。

    吃早餐的时候,我挑剔你的过错;说你这又不对,那又不是……你把臂肘搁在桌上你在面包上敷的奶油太多。当你开始去游戏,而我去赶火车的时候,你转过身来,向我挥手说:「爹地,再见!」我又把眉皱了起来,说:「快回家去!」

    午后,这一切的情形又再重新开始。我从外面回来,发现你跪在地上玩石子,你袜子上有许多破洞,我看到那些小朋友羞辱你,马上叫你跟我回来。买袜子要花钱;如果你自己花钱买的话,就会特别小心了!孩子,你想想,那种话竟由一个做父亲的口中说了出来!

    你还记得吗?后来我在书房看报时,你畏怯地走了进来,眼里含着伤感的神情。当我抬头看到你时,又觉得你来扭扰我,而觉得很不耐烦。我恼怒的问你:「你想干什么?」

    你没有说什么,突然跑过来,投进我的怀里,用手臂搂住我头颅,吻我……你那小手紧紧的搂着我,那是充满了孺慕的热情。这种孺慕的热情,是上帝栽种在你心里的,像一朵鲜丽的花朵,虽然是被人忽略了,可是不会枯萎。你吻了我后,就离开我,跑上楼去了。

    孩子,你走后没有多久,我的报纸从手上滑了下来,突然一种可怕的痛苦和恐惧,袭击到我身上。那是习惯支配了我,整天责骂你,憎厌你;吹毛求疵的挑你的过错。难道这是我对你的一种奖励?孩子,不是爹地不爱你,不喜欢你,那是我对你期望太高了,我用了我现在自己的年纪来衡量你。

    其实,你的品性中有很多优点,都是令人喜爱的,你幼小的心灵,就像晨曦中的一线曙光……

    这些都由你突然返进来吻我、说晚安的真情上表现出来。孩子,在这静寂的夜晚,我悄然来到你房里,内咎不安的向你忏侮这是一个不懂事的父亲,一个可怜的父亲。

    如果你没有睡去,我向你说出这些话,在你赤子的心里,也不会了解的。可是,明天我必需要做到的是,做一个真正的好父亲。你笑的时候、我也跟着笑,你痛苦的时候,我愿意陪同你一起承受这个痛苦。

    当我有时沉不住气要责为你时,我会咬自己的舌头,把这话阻止下来。我会对自己不断的这样说:「是的,他还祇是一个幼小的孩子……他还是个小孩子」

    我恐怕自己已把你看作一个成年人了。我现在看到你疲倦的酣睡在小床上,现在我明白过来了,你还是个小孩子。昨天,你还躺在你母亲的怀里,你把头脸依偎在她的肩上。是的,你还是个眷恋着慈母爱抚的小孩子,我对你的要求,实在太多了……太多了!


    这是戴尔 卡耐基在《人性的弱点》中推荐的一篇文章。《人性的弱点》是一本遍布街角书摊的书,曾经对该书表示过不屑,以至于到今天才读了该书。书中分析人性的弱点,是为了告诉读者如何在人际交往中以良好的方式来应对这些,从而构建和谐的社群和家庭。这篇文章就是来自最后一章,关于家庭和睦的部分。最后,推荐以下卡耐基的人际关系学系列读物,文字表述简单易懂,而且具有很高的实用性,很多地方还涉及《圣经》中的话语和道理!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古典文献,转载请注明出处:也是一味治病的药引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父亲所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