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人 > 古典文献 > 这样的网络流行语,从模因看网络语言的流行和

这样的网络流行语,从模因看网络语言的流行和

发布时间:2019-11-22 10:49编辑:古典文献浏览(195)

    摘要:计算机科技的发展使网络得以迅猛发展。伴随着网络的发展而出现并且在日常生活中被大家应用的是网络语言的出现。网络语言出现的伊始只是被一小部分人使用,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网络语言被广泛应用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中。模因从字面来看是模仿,也就是指语言的一种传播方式。在模因的框架下,语言的传播分为重复和类推这两种。所以模因在网络语言的流行中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本文以模因为理论基础来分析网络语言的传播方式和流行原因。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网络语言;模因;传播 计算机的广泛应用,网络的普及,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生活的极大改变,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而是从语言现象角度来看,网络的出现丰富了我们的语言,出现了一种新的社会方言―网络语言。之所以说网络是社会方言,因为它符合了社会方言的两个因素,被一部分群体所使用和具有一定的社会特征。现今网络语言的使用和流行异常的繁荣。模因和基因一词相对。模因是基于文化领域也就是用来解释文化语言的复制与传播;基因是基于生物角度,也就是生物进化论角度。模因借用基因的传播方式对文化语言的传播进行解释分析,并以此出现模因论。本文以模因论角度来分析网络语言的流行的现象。 一、网络语言和模因的概念 网络语言是指因网络而兴起的语言,才开始被特定的群体所使用,应用在计算机网络上(会计算机的人所使用的专业术语,例如,程序、死机、黑屏等),随后随着更多网络应用平台的出现,网络语言的使用者并不局限于会计算机的程序员,出现了新的群体―网民,网络语言局限于网民这一特定群体范围,但是随着使用者的增多而逐渐扩大范围,渐渐的被应用于日常生活中。网络语言具有特定的社会功能,归属于众多社会方言中的一种。 模因这一概念和基因相仿,应用于不同的领域。基因属于生物学领域和生物进化论相关,涉及生物的繁殖生存与发展;而语言模因属于文化领域范畴,对文化因子的传播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基因会因生物生存环境等的改变而发生变化;与此相对,模因也会因使用人群观念的改变,社会文化因素的改变而发生变化。模因论是Dawkins在1976年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提出的,模因是一个文化信息单位,通过模仿而得到传递。模因像病毒一般不断地复制和传播语言因子。 网络语言属于众多社会方言中的一个小分支,所以并不是被所有人所使用,但网络语言有着迅猛的传播速度,像病毒一般一经“感染”立马“见效”,在短暂的时间内被很多人熟知并迅速被发展而应用起来。网络语言具有传播速度快,易于被大众所接受,语言精辟传神,用简练的语言表达深刻或者是复杂的事情等特点。这一特点和模因理论的大部分相吻合,也就是说网络语言的流行和传播用模因来分析可以更好的诠释这一现象。 二、网络语言的复制和传播 模因是一个理论基础,是抽象的,它在网络语言的实际流行和传播中并没有发挥作用,但是它是推动网络语言流行和传播的基础。模因的基本传播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重复,另一种是类推重复 网络语言通过模因的重复这一传播途径主要表现在某一语言完全复制。主要某一人说的话、某一个电视剧的台词、歌词、游戏语言等的直接运用。 例如近爆红网络的网络语言:“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这一网络语言如今被直接缩略为“然并卵”,意思是无论你做了多少努力这些都是徒劳的毫无意义的。这一网络语言中的“卵用”起源于粤语,毫无意义,没用处的意思;后来被网络视频网站B站的一位up主在解说游戏中应用,被众多粉丝追捧使用,随后这一短语在微博上爆红,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话“读那么多书是挺好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有颜值才是关键”,“2015年我国男性比女性多3376万,然而这并没有用什么卵用,你依旧没有男朋友”等等,类似这样的话语在微博上随处可见。这一短语被直接完全复制应用在要表达毫无用处的意思上,在网络上爆红,随后这一短语也被应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和一些朋友交流的话,会时不时的听到这句话。 另一个例子是“人艰不拆”,这四个词出自歌手林宥嘉的一首歌《说谎》里的歌词“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这四个词的出现来自贴吧里网友的一句神回复。情景是这样的,一帖子的楼主在讲一事实的真相,网友神回复道:“人艰不拆,求不说”。后来这四个词被广泛运用在处境艰难,或者是在其他方面不如他人等等。例如,新浪微博扬子晚报发的一微博话题为“#人艰不拆# #孤独的人容易胖#”。日常交流中,一朋友因今年的大雨频频,家被大雨淹没了,与此同时她又把工作给丢了,在和其他人说起她的时候,真是“人艰不拆啊”。从上可以看出,网络语言在复制应用,所要表达的意思根据语境的不同稍有差异。正因如此,便捷了网络语言的传播与流行,因为它的语义不是单一而是丰富多彩的。 类推 网络语言的模因传播除了已经提及重复的之外,还有一种传播途径,那就是类推。 类推在语法层面是指仿照所属词类中大多数词的形式,用一种新造的形式替代语法词形变化的不规则形式或异干形式。和重复的完全复制不同,类推是指保留原词类的部分框架,也就是结构,对其内容稍作改变和扩充;换句话说就是形式一样,内容不同,同构不同义,是原模因因子的一个小变体。 2014年流行起来的网络语言“鱼塘体”原话是“我要让全世界,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这句话出自电视剧《杉杉来了》第11集结尾腹黑傲娇炫酷男主对女主说的一句霸道宣誓“主权”的话,这一集播出之后该句子迅速流行起来,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鱼塘体”,即“我要让全世界知道○○被你承包了”。例如,华为荣耀6plus推出的时候,在微博的宣传语就是“我要让全世界知道这个荣耀6plus被你承包了”。这句话就是对原“鱼塘体”部分内容的替换和改编,应用到刚刚推出的手机的宣传上,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意思是这款手机值得用户购买,并且这句宣传语也很容易被大家记忆。 三、网络语言的流行 网络语言的流行和传播也就是语言模因的流行和传播。Blackmore指出模因在流行和传播的过程中会因一些因素逐渐壮大或者是消亡,并把模因划分为两种,强势模因和弱势模因。强势模因是指经历了时间的磨砺该模因能够得以继续生存并被使用,反之则是弱势模因。网络语言更是如此,强势的网络语言得以生存,存活在日常语用中时间长;弱势的网络语言则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亡不再被使用。强势模因和弱势模因在网络语言上的对应分别是流行起来的网络语言和被淘汰的网络语言。闯进我们生活的网络语言就是说在日常生活被应用的,比如说你在说虾米等等,在日常生活中这些话语是经常可以听到的。被淘汰的网络语言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该网络语言已经失去了时代价值。例如前几年很流行的词“给力”,“今天好给力啊”、“老板太给力了”、“要不要这么给力啊”等待;而如今很少听到有人在用这个词,说明这个词的生命力正在慢慢的消亡。语言本身就具有自我淘汰功能,顺应时代发展,符合语言的遣词造句的,该词汇就能够存活下来,成为强势模因,网络语言也是如此。 四、结语 模因的传播方式分为复制和类推两种,从这个角度来讲网络语言的流行和传播也是这两个方面。了解了模因的传播方式会对网络语言的流行有着更深刻的认识,能够流行起来的网络语言说明该网络语言是具备强势模因的因子,反之亦然。更重要的是如今的网络语言并不仅仅局限在网络这一范围,网络语言被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用语中。网络语言在当今社会被广泛的应用,模因这一理论为为什么该网络语言会流行起来提供了理论依据。 参考文献: [1] Blackmore,S. The Meme Machine[M].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 [2]Dawkins,R. The Selfish Gene[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76. [3]Robins,R. H. General Linguistics[M].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11. [4]Robins,R. H.着.申小龙译.普通语言学导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 [5]陈琳霞,何自然.模因论与社会语用[J].现代外语,2003. [6]何自然.语言模因及其修辞效应[J].外语学刊,2008. [7]何自然.语言中的模因[J].语言科学,2005. [8]张薇,王红旗.网络语言是一种社会方言[J].济南大学学报,2009. 作者简介:尹攀,女,汉,河南唐河人,研究生,在读赣南师范大学,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

    编者按

    网络语“蓝瘦香菇”一夜之间爆红,微信、微博、贴吧都被“此物”刷屏。新浪网友“在这里”留言:“现在看见‘蓝瘦香菇’就想吐,伤不起啊,到处都是拼流行词的。此“蓝瘦香菇”为何物?

    我想你大概和我一样,已经被鹿晗和关晓彤的恋情,以及他们的“宣言体”刷屏了。这也是这几年中国网络中频繁出现的一个现象,不知为何,所有的人就开始抓住一个梗不断的刷,模仿,戏拟,然后这个梗又突然的悄无声息。为什么会有这种问题?我们如何对待这样的网络流行语及其背后的文化?

    伴随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网络语言应运而生,从此开启了从“舶来品”到“本土化”、从虚拟空间到现实生活的发展历程。如今,许多形象生动、幽默有趣的网络语言深入了人们的日常语言生活,“给力”“点赞”等更是走进了传统主流媒体的话语体系。显然,网络语言已然从小众走向了大众。本期我们特邀三位学者撰文探究网络语言的发展路径、生成机制与社会影响,期待您关注。

    香菇;网络语言;网络用语;网友;网民

    图片 1

    纵观世界科技发展史,互联网无疑是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不仅改变了并仍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生存方式乃至认知方式,同时对我们的语言也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而今对我们来说,网络语言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词语以各种形式、从各种平台汇聚到我们的屏幕上,再从我们的指端、口中飞出,这已经成为我们当下生活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你见,或者不见,它就在那里,大浪淘沙;你爱,或者不爱,它就在那里,层出不穷。

    网络语“蓝瘦香菇”一夜之间爆红,微信、微博、贴吧都被“此物”刷屏。新浪网友“在这里”留言:“现在看见‘蓝瘦香菇’就想吐,伤不起啊,到处都是拼流行词的。”此“蓝瘦香菇”为何物?竟引得众多网友争相模仿。

    网络虚拟社区和论坛等崭新的交际手段中,由于一些时事热点或社会焦点问题的促发,网民发挥自己的智慧,创造或改造出一些内容和形式高度统一,匠心独运的表达方法。这些由网民所创造并得到其他网民认可、接受和高频使用,在一定时期内盛行于网上的字、词、句等就是网络流行语。其衍生主要是由于一些重大社会事故、社会热点新闻事件的激发和点燃。

    1.网络语言从何处来

    原来,是一位来自广西南宁的小哥,失恋了难受想哭,随即在网上录制了一段视频,由于普通话不标准,带有比较重的地方口音,大家把视频里的“难受想哭”听成了“蓝瘦香菇”。

    一个新的网络语一旦产生,如果足够贴切新奇,表现力强,必然会被海量的网民疯狂复制,就像病毒一样,不断地自我复制、仿拟,同时产生一系列的变体,将一次次的网络狂欢推入高潮,然后在时间的大潮中,大浪淘沙,这些词语或去或留,生命力的长短取决于其表现力和交际值的强弱等等因素。网络流行语衍生与传播的三个最重要理据是解构主义、狂欢化和模因论。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这是1987年9月20日从北京发往海外的一封看似普通的邮件,但它不仅预示着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大幕正徐徐拉开,而且从一开始也注定了互联网语言传播的科技属性和外来多元的文化属性。

    “网络用语”中有不少是谐音或者错别字改成,以及在网上流行起来的经典语录。这些语言先于网上流行起来,然后逐渐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因其具有新颖、形象以及传播方式简洁等特点,成为网民在网上交流的“通行证”。在日常聊天中适当使用网络语本无可厚非,如网上说“再见”,一般只用数字“88”代替,时间久了也就约定俗成。还有,“1314”:一生一世;“晕”:看不懂,也指不认同对方的意见……凡此种种,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一)解构主义

    网络语言,顾名思义,就是伴随互联网应用与普及而新兴的一种语言现象,是现实语言的网络变体。作为高科技产物,网络语言以键盘输入、屏幕阅读诉诸视觉的书面化传播,改变了人类自诞生之时起口耳相传的语言传播方式,以及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产生并延续至今的“白纸黑字”语言书写方式;同时,互联网的科技属性也决定了网络语言最初只是一种小众的语言现象,是那些经常使用计算机的人彼此之间交流的话语形式。

    然而事物都具有两面性,网络语言在调剂人们乏味生活、满足网民娱乐性和刺激性的同时,也经常由于滥用、误用生造词汇对传统语言规范造成了影响,也对公众造成了理解障碍、沟通障碍,产生了负面影响。如用“稀饭”来代表“喜欢”,用“酱紫”表示“这样子”。有时真让对方一脸茫然,不知所云。更有一些污秽不堪的网络用语,不仅违背了公序良俗,更是对民族语言的亵渎。

    解构主义是从结构主义阵营而来的,并在对结构主义进行否定、反洁、驳难、叛逆中逐步形成的一种哲学、文化和文学批评理论。解构主义在巴尔特、拉康、福柯、巴赫金的理论中己初露端倪,但真正确立这一理论的是法国哲学家、符号学家、文艺理论家和美学家雅克·德里达(1930一2004)。德里达及其所代表的解构主义一直饱受争议,是“哲学中的非哲学想”(a7。但毋容置疑的一点是解构主义始终以颠覆形而上学,叛逆话语霸权,质疑任何权威,否认一切中心,反对恒定意义为终极目的。

    例如,第一个网络表情符号:-)就诞生于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斯科特·法尔曼的键盘之上。这个在1982年9月19日问世的“送给世界的小礼物”是基于专业人员熟知的ASCII码,最初定义为“发言者是在开玩笑”。被誉为第一部畅销华文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作者、网名痞子蔡的蔡智恒,1998年上传他的作品时则是台湾成功大学水利工程博士。

    如今,人们的学习工作生活已离不开网络,到处都能看到手机族、电脑族。面对网络语言,我们要宽容它,给它发展的空间。但是我们不能听之任之,网络语言要通俗但不要低俗,民众在其使用上理应有所选择,媒体在语言使用上更应慎重。如果我们随意使用网络用语,可能会对正处于学习和掌握语言知识的青少年造成不良示范。

    解构主义的这些理念己然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己经深入到人们的潜意识当中,网络流行语的衍生与传播中,处处是解构的“幽灵”。网络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权威和精英的挑战和解构。原来少数人拥有的信息和资源,现在通过网络和各种其他媒体,瞬时到达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公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知情权和话语权,可以通过网络媒介对社会上发生的任何事情发表自己的见解和观点,只要内容充实,只要形式优美,就能广为网民接受和传播。2010年,因为天气、市场、供求等原因,大蒜价格飞涨,赶超鸡蛋甚至猪肉价格,网民谐音衍生“蒜你狠”,激起新一轮的网络狂欢,类似“三字经”纷纷出现:豆你玩、糖高宗、姜你军、葱击波、油你涨、苹什么、辣翻天、鸽你肉,一直延续到日本核泄露事件后食盐价格飘升的“盐王爷”,后来随着市场的调节,蒜和姜的价格下降,菜农利益受损,又出现了蒜你贱、被姜军的狂欢化语言。这是民众对通货膨胀、食品涨价、政府调控的讽刺,是对权威的质疑,与狂欢节的脱冕异曲同工。

    1994年,我国实现与因特网的全功能连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推出我国第一套网页,国家智能计算机研究开发中心开通大陆第一个BBS站,1997年11月我国首次发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上网计算机29.9万台,上网用户数62万;计算机、科研、教育三大领域上网人数占比超过40%。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汉字博大精深,汉语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语言之一,我们要热爱我们的语言文字,对网络语言的使用要慎之又慎。

    解构不仅仅是怀疑、批判与否定,网络在解构和颠覆的同时,也在建构,建构一个更加合理、民主、坦率、随意、和谐的新秩序,不论建构的结果如何,至少饱含对这种新秩序的向往和追求。

    因此,当上网必备的Modem,被网友谐称为“猫”;痞子蔡让更多人熟悉并且乐此不疲地使用“恐龙、青蛙、见光死、当机”等网络语言,以及“:)、:(”等表情符上网冲浪时,以“陌生化”“非主流”的面孔渐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网络语言,曾一度被看作是“黑话”,认为它破坏了汉语的纯洁,“会给汉语规范带来极大的破坏”,并呼吁“不要为后人留下恶约”。

    (二)狂欢化

    然而,语言自有其发展的轨迹和规律,网络语言丝毫没有减弱其扑面而来的势头。随着我国互联网事业的高速发展,2008年末普及率达到22.6%,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网民规模达到2.98亿,十年的时间就增长了近480倍,可以说,其用户的增长速度是此前任何一种媒体都难以与之比肩的。特别是随着智能终端和移动互联的进一步普及,仅仅几年之后,到2014年6月,互联网普及率就接近50%,手机使用率也达到83.4%,首次超越传统PC成为第一大上网终端,我国也全面迎来自媒体时代。这也使原本具有交互性、开放性特征的网络平台,更加平民化、主动化和大众化,网络语言也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大众的、全民的话语。

    米哈伊尔·米哈依洛维奇·巴赫金(Mikhail M.  Bakhtin } 1895一1975)被誉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狂欢化理论是巴赫金整个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本是用来分析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拉伯雷的作品的,是一种文艺理论。巴赫金对狂欢化理论的全面论述主要集中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与《弗朗索瓦.拉伯雷的创作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民间文化》两本专著中,尤其是后一本书,是对狂欢化理论的全面阐释。

    2.网络语言众生相

    巴赫金认为一切狂欢节式的庆贺、仪礼、形式的总和就是狂欢式。狂欢式的世界感受包括四个范畴:第一:取消等级以及与它有关的各种形态的畏惧、恭敬、仰慕、礼貌等等,亦即由于人们不平等的社会地位等(包括年龄差异)所造成的一切现象。第二:人们之间的任何距离就不再存在,随便而又亲昵地接触。第三:俯就,随便而亲昵的态度,应用于一切方面,狂欢式使神圣同粗俗,崇高同卑下,伟大同渺小,明智同愚蠢等等接近起来,团结起来,订下婚约,结成一体。第四:粗鄙。狂欢式的冒读不敬,一整套降低格调、转向平实的作法,如插科打浑、洁秽语、摹仿讥讽等。

    近些年来,每逢岁末年初的各类网络流行语评选,以及始于2006年并持续至今的“汉语盘点”活动,逐渐成为网络时代新的“语言年俗”,这让更多人领略到了异彩纷呈的网络语言,认识、接纳并乐于使用网络语言。

    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社会变化日新月异,网络触角无处不及,草根文化不断解构精英文化的今天,狂欢化己经成为现代网络的表现方式,是现代人的一种价值观念,是新兴一代的话语体系甚至是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在网络的现代人,几乎每天都以网络为广场在狂欢,现实的平凡生活和网络的狂欢生活,互相补充,并行不悖。可以说,网络流行语的衍生与传播过程就是网络流行语解构精英和权威的狂欢化过程。网络流行语的狂欢化除拥有狂欢节的基本特征,比如全民性、自由性、宣泄性、两面性等以外,还有下列不一般的特征。

    1997年,国内最早介绍《网络文化中的新语言》中,只罗列了37个网络语言,如:B4、BTW、CU、IC、OIC、U、Ur等,“基本源自英文的缩写,有些是从电报惯用的简语发展而来”,网络语言外来文化的特征不言而喻。经过20年的发展演变,如今的网络语言在“本土化”过程中,既完美地体现了汉语文兼收并蓄的包容性,也充分激发了中国网民的语言智慧与无限创造力,网络业已成为各种新的表达方式的孵化器、试验场和集散地。

    1. 跨时空性

    就语言形式来讲,网络语言既有单纯的汉字、字母和数字类型,如“偶、版主、给力、高富帅、喜大普奔、mm、bs、gf、haha、555、886、7456、5201314”等,也有汉字与字母、汉字与数字、字母与数字等多种语码混合类型,如“8错、me2、+U、hold住、打call”等;曾经为年轻人热捧的火星文则将这种语码混合发挥到极致,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皆可为我所用,“尽入吾彀中”。

    网络的狂欢跨越了时空的界限,所以狂化显得更频繁,更像一个生活的常态,因为每天都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于是这里的表演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登场。可以说网络狂欢的时间因素不再成为局限了,几乎每天都在狂欢,地点限制也没有了,因为虚拟的网络平台让距离不再成为距离,这是全国的狂欢,甚至是全球的狂欢,网络为所有人搭建了一个没有边缘、不散场的广场,参与人是所有网民,只要你有时间有兴趣,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到网络的交流、讨论、声讨、搜索甚至是谩骂和攻击中来。

    就语言单位而言,网络语言也已从早期的词语层面,诸如以上各例,扩展到短语、小句,如“神马都是浮云,元芳你怎么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等;并进一步延伸到语篇,产生了形式各异的网络流行体,如“梨花体、蓝精灵体、丹丹体、扫地老太体、高铁体、舌尖体”等,因其经常是通过微博来传播,也被称作“微博体”,其中以“淘宝体”最为着名,并衍生出外交部、录取通知、警察、交通宣传等各式淘宝体,其话语形式也随着全民网购一起走进大众的语言生活。

    1. 解构性

    就符号类型来说,网络传播的非即时、非现场性,造成言语交际情态的缺失,这促使人们不断寻求各种表达方式来补偿,于是非语言文字符号的网络表情符应运而生,并从单个表情向系列表情、表情包发展,如较早来自日本的颜文字表情等;再由平台系统自带的表情到网民自创的表情、表情包,如QQ表情、UC表情、兔斯基表情、熊猫表情等;由单纯的表情符到文字、标点与表情复合的多模态表情,更由静态、图画表情到动态、真人表情包并行并用,如网民喜见乐用的姚明脸、花泽香菜、金馆长的“亚洲表情三巨头”、各种黑人小伙表情,等等。图文表情已成为网络传播不可或缺的情态手段,甚至成为斗图的制胜法宝。

    从上述狂欢化的四个范畴能看出,狂欢化的核心是脱离常规生活,是“反面”生活,是一种长期压抑、压迫下情感的宣泄和释放,是对专制和主流意识形态的消融,是对高贵的降格,是对主流文化、权威文化、精英文化的解构,是一种颠覆性的思维方式和行事方式,是民间话语的开掘和放大,是自由、平等、和谐精神的张扬,是对动态、多元、开放、发展的呼唤。络狂欢中的加冕和脱冕,在于一个个草根英雄的出现。网民可能因为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件事、一张照片、一个视频就被加冕,成为广场的英雄。

    语言和非语言符号共同打造了网络语言,而模因是其生成、演化的重要机制,通过模音、模义、模形、模构以及复合模因等形式的复制与传播,进而创造了蔚为大观的网络语言生活。与此同时,网络的虚拟性、电子身份以及把关人缺失,也使网络语言传播过程中泥沙俱下,市井骂詈、污言秽语以网络传播特有的变异形式移位到网上,软硬兼施的语言暴力不绝于屏幕。

    1. 幽默化

    3.网络语言向何处去

    狂欢节上的笑是普遍的,是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是针对崇高事物,是指向权力和真理的交替,是指向世界上不同秩序的交替。笑涉及交替的双方,针对交替的过程,针对危机本身,这是深刻反映着世界的笑,是无所不包的笑。网络流行语中也包含了这样的笑,流行语之所以能广为流行,就是因为不仅有内容,更有喜闻乐见的形式,有幽默化的倾向,有插科打浑,有讽刺摹拟。生活在重压下的网民,需要一些轻松幽默去缓解压力,迎接新的挑战,于是网络的狂欢成了最好的宣泄。遍观历年的网络流行语,莫不如此。

    互联网的横空出世,使我们同时拥有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两个空间;而随着网络应用和移动互联的日益普及,网络尤其是作为跨平台通信工具的微信等已然成为我们的基本生活方式。从现实世界到虚拟世界,宛若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太极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由于语言使用主体并无二致,现实语言生活和虚拟语言生活的边界正在被消解,进而整体走向融合、重合,两个世界之间已形成无缝连接的传播回路。

    (三)模因论

    例如,“厉害了我的哥”最早来自某中学军训,后蹿红成为2016年十大网络用语,进入各种媒体并固化为“厉害了,我的×”的词语模;2018年3月大型纪录电影《厉害了,我的国》在全国上映,再次掀起“厉害了,我的×”的模因高潮,促其完成向庄重、严谨的现实政治话语的华丽转身。

    1976年,牛津大学著名动物学家和行为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出版《自私的基因》( The Selfish Gene)一书,首先提出“模因(meme) "这一概念。在道金斯看来,正如基因(gene)是人类遗传进化的基本单位一样,模因是文化进化和传播的基本单位,究其本质,模因是一种复制因子〔Iz7,是借用达尔文生物进化的理论来解释人类文化进化的一个新的理论视角。该书出版后,受到学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模因论(memeties)从此成为一门新兴学科。道金斯认为一个模因要想得到成功的复制和传播,必须具备以下三个特点。第一是长寿性(longevity),指的是模因必须在口头或书面流传的时间很长,模因存在的时间越长,被复制和传播的可能性越大。第二是多产性(fecundity),指的是成功的模因必须保证自己不断得到复制,越受欢迎的模因,被复制和传播的速度越快,范围越广。第三是复制忠实性(copying一fidelity),忠实指的是成功的模因在复制过程中必须保留原有模因的核心或精髓,否则,就是模因变异,被其他的强势模因同化、吞并。当然,忠实性可以是原原本本的复制,也可以是形式变而内容不变,或者内容变而形式不变,这又涉及到模因复制和传播的两种方式:基因型传播和表现型传播,简而言之,就是重复和类推两种传播机制。

    给力、洪荒之力、点赞、退群等网络语言,在通向官媒的路途上“也是蛮拼的”。

    Francis Heylighen详细划分了模因复制传播的四个阶段.

    再如,语文版的七年级《语文》下册,专门收录了《网络表情符号》一文,介绍第一个网络表情符号的诞生过程。这无疑是让教育更好地切合网络时代的语言生活,并使青少年能够正确理解和使用网络语言、网络表情符号。

    1.同化(assimilation),指的是模因有意或无意地进入个体的视野,被个体所发现、理解并接受的过程。模因一旦在个体的思想里留下印记,不管深浅,就使得个体成为模因的宿主(host),在未来的日子里,宿主就有将模因传染给别人的可能。

    与此同时,网络语言依旧会遵循语言传播与发展的自身规律,斗转星移,新陈代谢,受网民年龄、性别、群体等诸因素的影响,网络语言的使用同样会出现分化。2018年微信年度数据报告就揭示,从00后到70后,最爱使用的表情各有不同。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全面推进,网络平台应用更加多样化与个性化,这也带动各种游戏圈、弹幕圈、饭圈的出现,“圈语言”的分众化无疑会给圈外的网民带来新的陌生感,如sk、zqsg、酷盖等等。事实上,这种分众化与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专业词语、行业词语等的形成与使用轨迹极具相似性。

    2.记忆(retention),指的是模因在宿主记忆中保留的时长。保留的时间越长,模因传染的几率越大,传播给别人的可能性越大。不是所有的模因都能存活下来,模因之间优胜劣汰,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模因由于其容易理解和记忆,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更高。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融合与分众,无疑是网络传播和网络语言发展过程中的两个大势。虚拟语言生活即是现实语言生活的镜像与映射,网络语言即是对现实语言的模因;数字化、超文本的信息传播,让图片、动画、音视频等与传统语言文字、数字符号等相辅相成,多模态成为网络语言传播的基本特征。因此,我们应树立多模态的网络语言认知观和规范观,关注新兴传播平台以及自媒体传播的大众化所带来的新的语言应用趋向与影响,科学理性地引导网络语言朝着生态健康、环境友好的方向发展,以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3.表达(expression),指的是模因被宿主传播前,转化为宿主所能感知的有形体。表达最常见的方式是演说和交谈,其次是图文以及言行举止。表达的方式可以是刻意的,也可以是无意的,比如名人的言行举止,往往在不经意间引领时尚,所谓东施效肇,就是这个原理。

    (作者:汪磊,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

    4.传播(transmission ),主要指模因从一个宿主到另一个宿主之间的流通和传染过程。模因传播的方式很多,所有的模仿手段都属于其传播方式;传播的载体有声音、文本、或电子媒介。演说时,通过声音传播给受众;阅读时,通过纸质材料或电子媒介传递给受众。

    从上述简介不难看出,模因是模因论的核心观念,而模仿又是模因的精髓,因为从发生学的角度来说,只要发生广义的模仿过程而得以复制和传播就是模因,这些理论是网络流行语衍生与传播的重要理据。在网络上,字、词、短语、句子、段落乃至篇章都可以成为模因,被广大的网民疯狂的模因复制,在一定的时间内,大量传播。

    模因有好有坏,传播的能量有正有负,优秀的强势模因会淘汰低劣的弱势模因,但是强势模因不一定就是优秀的模因,所以在模因传播中,固然会遵循自然界优胜劣汰的进化法则,更需要网络语言研究者和管理者去引导和规范。

    网络是一种特别的生态体系,网络是现实社会的延伸,是对现存权威和中心的解构。网络流行语是某一时期社会生活的变化在语言中的映射,因为一些当下发生的社会热点或新闻事件,网民运用自己的智慧,创造或改造出一些独特的字、词、句等表达方法,其他网民理解并接受,成为强势的模因,在网络上疯狂的复制,构成一次又一次的网络狂欢。解构主义、巴赫金的狂欢化理论以及模因论是网络流行语衍生与传播的三个最重要的理据。

    网络流行语的衍生与传播过程其实就是平民利用网络这个平台解构现存权威体系,不断疯狂模因复制的狂欢化过程。狂欢就其意义来说,是全民性的,无所不包的,所有的人都加入到亲昵的交际在狂欢中,人与人之间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相互关系。在网络信息技术触角无处不及,草根文化不断解构精英文化的今天,解构、模因复制、狂欢化己经成为现代网络的表现方式,是现代人的一种价值观念,是新兴一代的话语体系甚至是他们的生活方式。网络狂欢化同样具有狂欢节的全民性、自由性、解构性、宣泄性、两面性和幽默化等特点,同时因其跨越时空,席卷全球,使得网络的狂欢更频繁、更持久。生活在网络的现代人,几乎每天都以网络为广场在狂欢,现实的平凡生活和网络的狂欢生活,互相补充,并行不悖。网络的狂欢有着巨大的能量和力量,要因势利导,发挥其积极一面,为社会的发展进步做贡献,同时要抑制其消极一面,将破坏力降到最低。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发布于古典文献,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样的网络流行语,从模因看网络语言的流行和

    关键词: